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16:历史尊重太史公
    六月,河东郡发生了一次蝗灾,皇子刘德献上灭蝗策,刷了一波声望。

    此后他又前往河东,在汾阴掘出了可能是从前夏禹九州鼎之一的徐州鼎,也就是后来的汉鼎,再一次狠狠的刷了一波声望。

    而在此之前,在诸大臣的进逼之下,天子刘启已然把刘德的便宜老哥刘荣和弟弟刘非送出了长安,裂常山郡为二国。东为常山国西为中山国,封刘荣为常山王,封刘非为中山王。

    至今为止,仍旧留在洛阳的成年皇子,就仅仅只剩下刘德一人。

    虽然天子刘启仍旧没有正式确立刘德的皇太子地位,这样的结果已经能让很多人,尤其是追随刘德这个充满潜力的皇子的潜邸之臣满意了。

    刘德成了不是皇太子的皇太子。

    待到刘德返回长安,刘启杀母存子,正式册封刘德为皇太子。

    追随刘德的众人终于扬眉吐气,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就不再是某皇子的幕僚,而是真真正正的太子百僚之一了。

    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之中刘建维持着自身神隐的状态。

    他的知名度已经刷的足够高了,不需要冒险干扰剧情的进程,让剧情自己平稳的向前发展就可以了。系统也不是主神,不会看他刷声望刷的太轻松就突然给他增加难度。

    在刘德改名刘彻成了太子之后,刘健连凑到刘德身边一起吹吹牛逼都不行了。

    因为他是太子了,他的一言一行都要被史官给记录下来。如果再跟刘健一起像从前那样和刘健打打闹闹,被史官记上一笔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怕是某个嘴歪的史官就此传出什么太子无人君之象,刘健乃太子幸臣这样的话来然后传的满长安都是。

    千万不要以为史官的嘴巴有多严,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史官很多时候都在暗地里兼职小说家,否则你以为长安街头那些绘声绘色的宫闱秘闻真的是谁谁谁在自己家里臆想出来的吗?

    这一点上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原汉武帝时受了宫刑的司马迁,鼎鼎大名的太史公了。

    他所写的纪传体小说《史记》的影响力高到了让后世文人膜拜的地步,乃至到了堂而皇之改变历史的地步。跟司马迁比起来,历史尊重红老虎只是小意思。

    在史记的影响下,项羽从鲁王变成了西楚霸王。商朝最后一任人王帝子辛成了从功过参半好大喜功的有为之君变成了酒池肉林,剖开比干之心的荒淫暴虐之君。在史记之中真正的历史被篡改的面目全非,以至于后世人往往据此非议司马迁,说司马迁瞎几把乱写欺骗了后世人。

    但是这确实是冤枉了太史公了,因为他老人家虽然担任的是史官,但是他写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正史,而是一本小说而已。

    没错《史记》实际上是一本小说,只不过是采取了史书的格式来书写。即便是在现在,类似的野史小说也已经多到天下人见怪不怪的程度。

    作为一本小说,史记自然记载了诸多荒诞不经的传闻轶事,毕竟小说家言自然要以惊悚和吸引眼球为要,要让人看的好奇,听的惊奇,要充满浪漫的想象力。

    偏偏传到了后世,《史记》在某些因素的影响下竟然变成了所谓‘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被很多人当成了正史。司马迁也从一介小说家变成了鼎鼎大名的太史公,成了后来史官的精神偶像。

    太史公要是有幸活到那个时候,只怕也是要啧啧称奇的。

    有些人自己把小说当成正史看,知道了真相之后又要责怪太史公欺骗后世人。若是太史公地下有灵,只怕要爬起来在史记前面添上“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字样。

    只能说政治这玩意确实有让人弱智的作用,最开始的时候谁都知道史记只是一本小说,整个汉朝从来都不把史记当成真事,顶天了也就是无聊的时候看看解闷。但是汉朝之后,史记莫名其妙的从小说变成了史书,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根子还是出在曹丕身上。

    其目的无非是为项羽平反,从而建立曹魏代汉的所谓正确性。

    从统治阶级的立场上来说,这无可厚非。

    司马氏篡魏之后,为了最大限度的抹消汉室剩余的影响力,继承了曹丕的这一政策,几百年洗脑下来史记就从小说彻底变成了正史。

    于是项羽变成了西楚霸王,帝辛变成了荒淫暴虐的商纣,舜也真的成了他老娘一脚踩在天地的大脚印上生下来的,中国远古时期的历史从此变成了神话故事。

    如果刘彻现在已经是皇帝了,他可以有很多方法支开史官。但是刘彻现在只是太子,还不是皇帝,想要避开史官和刘健见面就会有些麻烦。

    于是吃饭睡觉啪啪啪,刘健在刘彻以及太**其他百僚费心工作的时候尽情享受着封建贵族的腐朽生活。

    顺便,之后不久真番王来朝长安的时候,刘健通过刘彻弄了一大包人参,这是真真正正的长白山野山参,而且年份都在百年之上,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宝贝啊!

    在未来刘健的那个时代,大吃货国的人民们不但要吃饱而且要吃好,野山参这玩意儿因为它的药用价值总是不可避免的要落入大吃货国人的嘴巴里,在刘健穿越的时候市面上几乎已经见不到真正的野山参了,尤其是百年以上的更是有价无市。刘健弄的这些野山参要是带回去卖,绝对要比同等重量的黄金价值更高。刘健翻检着那一包在后世价值数千万的野山参,现在这东西在东北的老林子里长的跟萝卜式的到处都是。刘健忍不住吐槽那些没有商业头脑的位面商人的冲动。

    贩米贩木材贩鲸鱼油……哪里有贩卖野山参的赚头大?这东西重量轻不说,带十几根回去千万身家唾手可得,比贩du品的赚头都大!

    更重要的是毫不费力,简直就是躺着把钱赚了。

    赶忙叫张大牛弄只鸡来杀了,挑出一颗小的折断了扔进去伴着鸡煮了一陶罐人参鸡汤。最近晚上有点太过劳累了,是该弄锅人参鸡汤给自己补补身体。

    也不知道真番王是从哪里听说了刘健是太子信重的重臣,还知道了刘健特别喜欢真番的土特产,激动的真番王连夜又给刘健送上了一大包野山参,其中甚至有一支重量在半斤(汉斤,大约一百二十五克)以上,年份估计要超过五百年的超级参王,看的刘健眼珠都险些瞪出来了。

    刘健直接拍着那位一脸谦卑的真番王的肩膀道:“以后在长安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只要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帮。”

    把个真番王给激动的险些要给刘健跪下。

    不过,刘健的腐朽生活很快就过到头了,因为在刘德弄出了一大堆事情,甚至倔出汉鼎提前搞定了淮南王刘安的情况下,吴王刘濞还是造反了。

    一出可笑的刺杀闹剧干掉了楚王刘戊这个在吴国和长安之间摇摆不定的二五仔的同时也给长安扣上了一个大大的屎盆子。

    毕竟刘戊是在长安,在天子的眼皮子底下被刘戊自己的心腹护卫给刺杀了。这件事情你长安天子说不知情,说这是刘濞的阴谋也要有人相信才行啊!

    毕竟真相是什么根本不重要,被大多数人相信的才是真相。

    同时,刘濞借口长安无罪诛楚王起兵‘清君侧’,楚国就此落入了刘濞的掌握之中,合计三十万具有战斗力的野战部队至少十几万的庞大叛军在东南举起叛旗,再加上作为东南霸主的刘濞必然会胁裹三越军队参战,吴王刘濞的部队数量极有可能超过五十万!

    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即便刘健对这件事情并不关心,他也不得不结束了自己的寓公生涯,穿上官服和太子百僚一起汇聚在了思贤苑的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