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15:快乐的西汉生活
    “让我为夫君更衣。”

    刘健看着面前低垂着头,在此之前与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女孩儿,心中有转身就走的冲动,但是两条腿却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地上一般不能挪动。

    刘健站着一动不动,任由女孩儿施为摆布。

    眼前的姑娘名唤张小妹,顾名思义,她是张大牛的妹妹。刘健在来长安之前曾与她见过一面,只记得她是一个长的挺清秀的十分害羞的一个姑娘。那天被张大牛的老爹张里正拉出来跟自己见面,躲在门后扭扭捏捏了好久才走了出来,一张小脸蛋红彤彤的跟个红富士似的都能滴出水来,让人看了就有在她脸上咬一口的冲动。

    前两天张大牛回了一趟新丰县,告诉刘健的理由是想回家看看老父。刘健当然不可能阻拦,但是刘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张大牛回来的时候不但是自己回来,还捎带上了自家的妹妹张小妹。

    于是,今天晚上张小妹出现在了刘健的房间里。

    刘健能拒绝吗?

    可以,但是那样无论是张大牛还是张里正都不能安心,刘健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

    刘健还真的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遇上这样的道德困境。女人送上门来给你睡,你睡你就是个好人,你要是装君子不睡,那你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刘健不想变成一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所以他只能把张小妹给睡了。

    当然实际原因是因为张小妹长的并不难看,不但不难看而且十分清秀,羞涩的张小妹很有小家碧玉的风范。如果张小妹真的长成无盐东施钟无艳那种,就算是做一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刘健也绝对不会睡的。

    所以直白的说就是刘健好色心起把张小妹给吃了,偏偏还要在心中矫情一番。

    当**还要立牌坊,无耻之尤!

    于是,又是雏鸟初啼,又是被翻红浪,又是和谐。

    刘健在西汉的生活,主基调是平静而祥和的。和程采薇以及张小妹没羞没臊的啪啪啪是刘健的主要工作,次要工作(弄反了吧)在上林苑实践嘴炮强国论。

    在搞定了肥皂和花露水之后,刘健没有用多长时间就在把徽州土法榨油给重新复制了出来。

    这个‘发明’……好吧,在刘健之前确实没有人想到可以从大豆里面榨出油来,所以刘健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植物油的发明者。

    这个发明得到了皇帝刘启高度的重视。

    众所周知人是杂食动物,像牛羊那样光吃青菜是不行的。尤其是对于士兵来说,一定要有充足的油脂供应。

    否则一个夜盲症就能废掉一群身经百战的士兵全部的战斗力。

    汉朝作为一个大部分继承了秦制的军国主义国家,对于这方面的认识是极为深刻的,所以汉朝的士兵普遍不存在夜盲的现象。但是对于长安天子来说,要供给包括长城兵团在内的庞大军队足够的油脂显然也是一件不那么轻易能够办到事情。即便是不考虑路上的损耗以及油脂的保存和变质问题,每年所需的油脂数量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上林苑里面养了那么多的野兽,珍奇异兽也就算了,但是上林苑连野猪都养,甚至即便是出了皇宫妃嫔险些被野猪咬死这样的导致了一大批人头落地的重大事件,上林苑的野猪饲养量却一丁点都没有减少过。

    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为了给长城兵团供给做油脂储备,否则每年少府从什么地方去弄那么多油运给边关?

    豆油的出现无疑给刘启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难题,其作用与晁错当初所献上的贵粟法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同时,刘德将大豆加入粮食保护价的想法也在他的便宜老爹那里轻松通过了。

    在豆油出现之前,豆只是一种低贱的杂粮,一般都是和刍稿混合在一起喂给牲畜。关中百姓除非是实在没有吃的否则是绝对不会去吃大豆的,毕竟这东西口感不好吃了还老放屁。但是在豆油出现之后,在皇帝的心目之中大豆的地位已然提升到了和粟米等同的地步了。关中百姓都去种粟了,不种豆了这怎么行?不种豆了豆油从哪里来,长城兵团的吃油问题要怎么解决?

    于是刘德的皇帝老爹大笔一挥,将大豆纳入粮食保护价之中。

    朝中群臣乃至关中百姓自然是山呼万岁天子圣明。刘启对于刘健这个“发明”了豆油的功臣自然要重重的赏赐。

    晁错可能会有所不满,毕竟将大豆纳入粮食保护价政策之中会对晁错曾经提出的‘贵粟法’形成冲击,损害晁错的权威。

    但是晁错是法家大臣。法家大臣的特点是一切唯上。再加上晁错此时的全部心思都扑在了削藩上,只要不干扰他削藩,贵粟法什么的……捏着鼻子也就认了。

    皇帝下旨赐爵刘健为左庶长,赐田八百亩,还有金钱绸缎等其他各种杂七杂八的赏赐一股脑的丢给了刘健。同时对于豆油法(大豆榨油的正式名称)严格保密,看来这位明君是想要将垄断经营进行到底了。

    皇帝的赏赐更加增添了刘健的声望,在皇子刘德群僚之中刘德的爵位成了最高的一人。同时皇帝的赏赐对于其他人来说往往不仅仅是筹功,还是看好的信号。

    刘健一下子成了皇子刘德僚臣之中的红人,门庭更加火热了起来。就连张汤、汲黯、剧孟这三人对刘健的态度都变的亲善许多。

    唯一没有来拜访刘健的,就只有颜异。

    这倒不是因为颜异不够君子,嫉妒刘健夺走了他的第一名。

    刘健相信别的不提,气量和节操这两种东西颜异肯定是很充足的。

    关键原因还是因为他第一轮考举时所写的那篇策文莫名其妙的泄露了出去,结果引起了轩然大波。

    其他人还好,可以若无其事的跟刘健交流。尤其是主父偃同志,在看了刘健那篇策文称纵横家为国之口舌,能以四两之力拨千斤之势,倒转阴阳合纵连横不可不重的评语之后,直接就把刘健当成了自己的知己好友,三不五时就要上门拜访与刘健纵论纵横之学。

    但是颜异就不行了。

    因为刘健的整篇文章里无一字提到儒家。

    在有些人看来,这种不提就代表了刘健针对儒家的态度。毕竟刘健的文章之中连小说家这种不入流的都提了,再加上刘健在提到这诸子百家的时候都赞赏了他们却独独遗漏了儒家。

    所以,在没有确定刘健对整个儒家的态度之前,颜异是万万不能和刘健见面的。

    因为在此时此刻,颜异代表的不仅仅是他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颜异是儒家势力放在刘德身边的代表。天然的,他身上属于儒家的政治标签鲜明的刺目。这给他带来儒家帮助的同时,也必然限制了他一系列的行动。

    不过,刘健并不在乎。

    颜异是谁?

    跟我有个屁关系?

    我只想过着每天吃饭睡觉啪啪啪的腐朽生活顺便时不时的装个**刷刷知名度,等到冷却时间到了就直接开门回家。

    儒家的态度很重要吗?

    至于当初为何不写儒家?

    当然是为了提高知名度啦,不写儒家肯定会造成争议,有争议就会有很多人议论,有人议论知名度就会提高。

    如此简单的算计而已,比起后世的炒作真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但是在如此淳朴的西汉时代,却意外的十分有效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