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11:是时候装一波逼了
    如同原着之中一般,颜异郑当时被刘德拜为谒者,宁成为侍郎,主父偃等为舍人,排名从第二名开始次第召见。刘健这个第二轮考举的第一名却被留在了最后,以至于在场诸人看向刘健的目光都有所变化了。

    “殿下迟迟不招见刘健,莫非是殿下不喜欢此人?”张汤看着刘健,忍不住回想起那天刘德看完刘健的试卷之后面沉如水的模样。

    “如果殿下当真不喜此人,那我当要与他保持距离。可惜了……”

    没错,张汤把刘健给当成了法家士子了,至少在他看来刘健的那篇《论诸子百家与三权分立》疏充满了法家思想,虽然刘健在考举时学派上填写的是道家士子。

    在张汤看来,刘健就算不是法家的也至少是偏向法家的,就如荀子一脉的儒家弟子一般。

    荀子说是儒家,但是他推崇人性本恶,教出的弟子诸如韩非、李斯、公孙尼子乃至于先帝大臣荀子的再传弟子也是张汤的偶像贾谊,这些人全部都是法家学士。所以虽然儒家和法家互相看不顺间乃至于一见面就要上演全武行的程度,但是诡异的是法家和荀子一脉的儒者却关系融洽,反而是荀子一脉跟儒家的其他派系经常弄的不可开交。

    不过法家一切唯上,以君主的想法为自己的最高准则。即便是再可惜,如果刘健真的恶了刘德,张汤也只会远远的避开不落尽下石就算是不错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宦官进来传话:“殿下召见刘健先生,请刘健先生随奴婢来吧。”

    “竟然是王道?”张汤看到前来传话的人竟然是刘德贴身宦官王道的时候又惊了一下。

    刘德将刘健特意留到最后一位,却又让王道来传,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深意?

    张汤忍不住又陷入了深思。

    张汤的深思刘健是注定不可能知道的了,同样他也不可能知道帮着自己引路的那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宦官王道。在王道的引领下,刘健走到一座大殿之前。

    “殿下这里面等候着先生……”王道帮颜异推开大门,解释道:“奴婢就只能陪您到这里了……”

    “有劳了……”刘健微微颔首,然后就迈进大殿之中。

    一进殿中刘健就发觉了,宽敞的大殿之中,空无一人,只有在殿中的上首,坐着一位头戴象征着皇子身份的旒冠的一位少年。

    这位少年大约十六七岁,虽然稚嫩,但精神奕奕,看上去颇有些英姿勃发的味道。

    “臣刘健拜见殿下……”刘健连忙一拜。

    “别来这套了,我让所有人都退出百步之外,现在没有人能听到我们说话。”坐在上面的刘德道。声音不错挺好听的,估计参加华夏好声音也会是一块好料子。

    “唔,那就好。”刘健松了口气扶了扶胸口站了起来,看着刘德一边笑着一边向前走去伸出右手指点着刘德:“你……是皇次子刘德?未来的河间献王刘德?”

    “是啊。”刘德也笑了起来,这一刻他彻底的确定了眼前之人确实是一个穿越者,否则绝对不会是这副姿态,更说不出河间献王。

    “哈……哈哈。”刘健笑着在刘德身前的案几前坐下,一只手搭着案几一边笑一边轻轻的拍打:“我擦,太诡异了。”

    “是太诡异了,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还会有其他的穿越者。”面对刘健,刘德也不在端着了。一直跪坐的他干脆将双腿盘了起来。

    “当我发现你卷子上的简体字的时候,我真的吓了一大跳。”

    “我也是,皇次子刘德?白纸?考举?”刘健笑着摇了摇头:“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吗?我以为我穿越到了什么其他诡异的历史朝代去了。但是又听说你提议建常平仓,我就觉得你很有可能是穿越者。所以我就在卷子上试了一下,没想到啊没想到……你是魂穿,什么时候穿的?”

    “薄太后的丧礼上……”

    “那个时候啊。”刘健轻轻的拍了一下大腿貌似认真的叹道:“我记得原本的刘德就是在那次丧礼上出了纰漏结果被批为不孝还被拘禁了起来,然后很快就给赶到河间国去了。”

    刘德的脸色猛地一变,紧跟着又恢复了过来。神色变幻的时间极为短暂,如果不是刘健一直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刘德的话,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一点变化。

    “给我说说刘德吧。我对这段历史也不熟,对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很好奇。”果然,就如刘健所猜测的那样。听到刘健说出这样的话,刘德颇为急切的问了起来。

    “刘德啊,我知道的也不多对他的记载很少。”刘健佯装思索的道:“不过按照史记和其他的一些史书记载刘德应该是一个贤王,好像发展农耕水利,好像还尝试着改进水车,最牛逼的就是他改进了造纸术这一点历史影响力很大啊,小学历史上都有写呢。”

    “那他,是怎么死的?”

    “正史记载是病死,不过史记和一些野史都说他是被汉武帝嫉妒派人给毒死的。”刘健摆出一副模糊的姿态,接着一摆手道:“我就是一个司机虽然平日里跟着一些考古团队们东游西逛但是知道的也不多。说起来我知道这么多还是因为那个刘德算是我的祖宗呢,有家谱明确记载。”

    在刘健的诉说之中,刘德陷入了明显的沉默,很显然现在的他正在激烈的天人交战之中。

    刘健所说的刘德一生的经历根本就不是真正刘德的经历,而是刘健在原着上看到的刘德第一次穿越之后的人生经历。改进水车,发展农耕,改进造纸术,这些都是刘德重生之前做过的。

    刘健这么说的目的很简单。

    他要让刘德认为他在这个时代所做的一切是有影响的,而刘健就是从被他影响过后的那个时代穿越来的。世界被刘德影响了,相对于原本的世界而言这个新的历史几乎就是刘德创造的,他对于从这个世界穿越来的后辈当然会有更多的好感。而后面刘健说

    简而言之,就是拍刘德的马屁!

    为了刷刘德的好感度,刘健直接把自己变成了他不知道多少辈后的子孙后代,简直就是不要逼脸。

    不过这一点,刘健还真不在乎。

    两千多年前的祖宗……谁知道是个神马情况!

    认一个,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果然,听到刘健这么一说刘德的神色都有些变了。他的嘴巴蠕动了几下,最终还是笑了起来:“那你是怎么穿越的?”

    “我跟一个考古队去挖你的墓……哦,是我那个祖宗的墓。结果在山路上突然下起了大雨还打了好大的雷,我一不小心车翻下了山再睁开眼睛就到这里了。”

    刘健抓了抓头发,他的头发已经很长了:“我那个时候还在想是不是挖自己的祖坟真的会天打雷劈。你呢,你又是怎么穿越的?”

    刘健看向刘德,问道。

    “我也不知道,眼睛一闭一睁就穿了。”刘德的神情很不自然,显然这个时候他还没有办法平复好自己的心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