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07:装逼就要往大里装(下)
    翌日,是个阴天。

    乌云开始聚集在云层之上,凉爽的雨风吹走了长安的闷热。

    颜异刚刚从睡梦中醒来,就听到楼外有人在喊:“恭喜济南国颜先生高中考举第二轮甲榜次名,从此鹏程万里,青云直上……”

    颜异推开窗户,只见十几个身着青衣的男子,统一的排着队形,在他的楼下整齐划一的说着许多恭贺的话。这样的景象颜异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了,考举第一轮放榜的那天他就经历过了一次。所以,他照例叫过老仆,让他准备千钱下去发给那些道贺者。

    在老仆离开之前,颜异心中一动拉住了他:“下去之后打听一下,谁得了头名,再问问有没有人解出第五题的。”

    天干地支,以甲为首。

    甲榜次名,那就是第二名。

    颜异对于这次考举谁最终摘得头名魁首,很是好奇,同时心中也隐隐有些不服气。

    若不是第二名也就罢了,偏偏他是第二名对于那位第一名为何能凌驾在自己头上,颜异自然就有了探究一番的心思。毕竟这番考举数学,前四道题他自认决无差错。第五题他虽然到现在仍未解出答案但是在考举当天却也给出了解题思路。

    颜异自问,绝难有人比自己做的更好了。

    若是那人解出了第五题,颜异自然甘拜下风。但是若是那人并没有解出第五题却能居于自己之上,颜异谦谦君子也不会计较这些,只是心中多少会有些不舒服。

    不一会儿,下去的老仆散完了钱回到楼上:“少爷打听出来了,此次考举第二轮甲榜头名乃是新丰县人刘健。”

    “刘健?”颜异一听,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可是那位不违父命髡刑代孝的新丰人刘健?”

    “正是。”

    颜异追问道:“他解出了第五题?”

    “是的少爷,听那些前来道贺的游侠儿说,此次考举刘健乃是唯一解出了第五题的士子,因此列为甲榜头名。”

    “原来如此。”颜异笑了笑:“是我小觑了天下英杰。”

    颜异家教森严,此刻听到刘健是解出了第五题而得列于甲榜第一之位心中的那点不平立刻就消散了,他反而对这位能解出第五题的刘健充满了好奇。

    那道第五题,即便是到了今日颜异依然没能够解出答案。虽然颜异确信,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他定然能够解决这一题,但是要在考场上当场解出却不可能。颜异觉得,这普天之下怕是只有北平侯计相张苍能够当场解出此题罢。

    刘健能够解出此题,将来未必不会又是一个计相。

    “你可打听了那刘健住在何处?”

    “少爷,我听那些游侠儿说刘健在柳市租了一个小院子,如今就住在那里。”

    “取水来,待我沐浴更衣,前去拜会。”

    “少爷这……外头这会儿已经来了许多人说要拜见少爷您呢?”

    颜异愣了一下,停下来道:“没错,我不可失礼。而且此时他定然门庭若市我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第二轮考举甲榜头名这一点早就在刘健的预料之中。在通过了第一轮之后他就没有为第二轮担心过,毕竟他可是唯一一个能答对第五题的人如果不是第一名那才是笑话呢。

    但是刘健没有想到自己得了第一名竟然会引起这般的轰动。

    一大早报喜的人就来了,让张大牛拿了几百钱打发了报喜的游侠儿之后,上门拜访的人就一个接着一个,而且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价值不菲的礼物。甚至有不少一看起来就非富即贵的人物如长安城里的列侯勋贵们就上了门来张口就是‘吾家有女,年方及笄,宜家宜室,可堪良配。闻君尚未婚配,吾欲招汝为胥……’

    幸好刘健先前扯了个父丧在身的遮天大谎,才算是勉强将这些红着眼睛的列侯勋贵们给应付了过去。至于商人们,他们当然也想把刘健绑到自家,但是看看那些就差没自己先厮打一番决出胜负的列侯们,这些商人哪个敢开口啊?

    而且根据原作推算,刘健估计这些上门的列侯可能还都是小鱼,真正的大鱼都等在后面,具体的刘健也记得不太清楚了,但是后来颜异娶了一个实权列侯家的小姐。刘健估计自己这块鲜滑嫩口的大肥肉只怕也已经被某位实权列侯给盯上了。

    他的知名度也疯涨了起来,按照这种增长速度,刘健估计要不了几天他就达到了再次穿越的基本要求。

    刘健没有想到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他是关中人。

    刘健原本心中对于考举之后的情况有些预料,但是他预料主要是以原著之中的描述和颜异得了第一之后受到的关注为基本资料参考的。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是关中人而颜异却是关东济南国人。

    不管是在什么样的时代,地域歧视都是普遍存在的。德国人瞧不起法国人,法国人瞧不起英国人,英国人瞧不起苏格兰人,全欧洲人都瞧不起意大利人。而在华夏后世,魔都神都两大都市对外乡人的歧视,城市人对农村人的歧视,农村人对城乡结合部的歧视等等等等。而在西汉,广泛的地域歧视同样存在,如果不往深处细究的话,最主要的歧视就是关东人和关中人之间相互歧视的现象。甚至汉室的政策和一些历史原因,这种歧视要比后世严重的多。

    关东人觉得关中人都是抠脚大汉没有文化,而相对应的关中人觉得关东人都是娘炮没有男子汉气概。

    颜异出身济南国靠近鲁国,而关中人一般最歧视鲁人。因此颜异得了头名,关中人虽然觉得羡慕但是打从心里他们都没把颜异当成自己人。而现在颜异变成第二,刘健成了头名,这一切立刻就不同了。

    别管刘健以前到底是什么地方的人,现在刘健的籍贯明明白白的写着关中新丰县张家里。简而言之,刘健是关中人心中的自己人!

    所以关中人的想法就很简单了。

    你们关东人不是老说我们观众人没有文化缺少教养吗?看到了没有,皇子刘德举行考举第一名就是我们关中爷们!你关东人服不服,不服回家玩泥巴去!

    刘健也是很久之后才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这样的迎来送往一直持续到天色擦黑,还有不少人请刘健晚间前去赴宴,被刘健以父丧在身为借口推辞了。

    送走了最后一人,刘健终于松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不喜欢应酬的宅男,刘健只觉得今天一天说的话比往年一年都多。

    “不敢不敢,不敢当刘君之礼。”程涳连忙回礼一脸笑意的道:“此次皇子殿下举办考举刘君夺得金榜第一可是为我关中男儿狠涨了一番威风啊,程涳恭喜刘君贺喜刘君了。”

    “不敢不敢,此是先父在天之灵庇佑,侥幸而已。”刘健连忙道。不管他有多么不喜欢应酬此刻此时此地这种境况之下,应和之话刘健是一定要说的。

    两人进了屋客套几番程涳这才道明来意:“此处刘君住的可还适应?”

    “多谢程兄关心,此屋甚佳愚弟哪有什么不适应的。”

    “这怎么行呢,柳市人多嘈杂刘君读书岂能安心?我另有一处宅子环境最是清幽,便赠与刘君为长安盘踞之所。刘君勿要拒绝,我与刘君一见如故区区一间院子,若刘君不收,便是看不起程某了?”

    刘健还能说什么,只能收下。

    “刘君自山中方出饮食起居皆无人照料可不行,吾家有一细君年方及笄,便让他跟在刘君身边。吾也不求名分,只让她在刘君身边伺候起居,铺床叠被。”

    “刘君,你可不能忘了我家细君啊。”哪知张大牛听了这话,立刻急了。

    刘健总算明白宋明之际为什么那么多人考科举了,甚至有些人考到七八十岁考的眼都花了还要接着考。这一考上就有人送钱送房子送妹子还不要名分,只要在你身边铺床叠被。谁能考不去考?

    至少刘健现在是砰然心动的。

    不过看着目光灼灼的程涳和张大牛。

    刘健的头,又疼了起来,幸福的头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