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001:这里是西汉咩
    刘健睁开了眼睛,艳丽的阳光刺的他的眼睛有些不舒服。身下有点潮潮的,好像是躺在昨天刚下过雨的草地上。

    等等?

    草地!

    刘健一个咕噜爬了起来,昂着肥胖的脑袋观察着四周。自己就睡在一处荒草地上不远处就是农田,因为站的颇高的缘故他还能看见一些农民家庭在田间劳作。

    不过古怪的是,刘健竟然看不懂那些种在田间的植物究竟是什么。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刘健虽然小时候在农村生活过一段时间不至于五谷不分,但是全世界大地上那么多种作物,刘健也就只能认识十几种罢了,碰上自己认不得的作物再正常不过。

    关键是那些劳作的农人所用的工具和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他们手中的农具大多是木头做的,甚至还有几个手上拿着的……那是石头吧,是石头吧?用石头磨成的石刀

    “该不会是在拍戏吧?不对,没有摄影棚也没有摄影机而且也没有剧组成员!”刘健仔细的观察了下没有看到任何能够证明这是在拍戏的东西。

    “我穿越了?”

    在排除了其他可能的选项之后不管剩下的那些答案看起来有多么的不靠谱,却肯定是极有可能正确的答案。

    “看来我穿越的应该不是什么蛮荒星球,这还好?让我仔细看看……”刘健这个时候无比的满意自己从小就长了一双5.0的标准飞行员之眼,尽管距离隔得有些远,但是刘健依然能看的清楚。

    葛布麻衣,头发盘在头顶用一块布给包了起来,黄种人,没有辫子。

    根据刘健所观察到的信息大约可以判断出几点,第一这里非常有可能是中国古代,第二这里不可能是清朝。第三,根据田间劳作的农夫们使用的大多是木质甚至石制的农具这一点来看,可能是很早的朝代,最起码也是隋唐五代之前,具体是哪个时代刘健就没有办法判断了,有用的信息实在是太少。

    就在这时,刘健的脑袋忽然嗡的响了一下。一条怪模怪样的红蛇忽的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在天上飞舞了一会儿身体在空中环绕成圆形咬住了自己的尾巴。赫然是那块衔尾蛇的玉佩!

    刘健感觉到自己的脑袋猛地一重,无数的讯息像是决堤的海水一般灌入他的脑袋之中,好像要让脑袋炸开一般的剧痛让刘健忍不住大声的叫了起来。

    好在这剧痛只是一瞬,一瞬之后刘健就好了,同时知道了许多关键的东西。

    坏了!

    看到不远处的农田,一个看起来年龄较小的农夫放下农具向道路延伸的方向跑了过去,而剩下的几个农夫则手握着农具不怀好意的向着自己包围了过来。

    刘健知道他麻烦大了!

    得益于某点数量庞大的历史穿越小说灌输,刘健知道不少或者正确或者错误的历史小知识。刘健明白自己现在的问题很严重。

    不仅仅是因为他穿着一身参加葬礼的黑西服,这种怪模怪样的奇装异服估计着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出现过。

    关键是头发!

    刘健的头发是半指长的短碎发,在华夏古代的历史上像刘健这么短的头发往往只代表着两种意思。一种是刚刚还俗的和尚,另一种是该死的罪囚!

    看这些农夫们的神态,显然是将刘健当成了后一种人。

    要不要跑?

    刘健首先这样想着,但是他很快就放弃了这样的想法。

    首先,逃跑这个行为就坐定了刘健心中有鬼,那些农夫一定是会追上来的。刘健估计自己是跑不过他们的,拖着自己接近三百斤体重而且常年缺乏锻炼的身体跟这些一年四季都在田间劳作看起来就五大三粗的农夫比赛跑?

    刘健觉得自己还是直接放弃比较好。

    而这些农夫一旦追上来只怕也不会留手的。

    怎么办怎么办?

    刘健急的满头大汗!

    虽然他刚刚得到了自己的穿越金手指,但是问题是那个日了狗的金手指在这种情况下一点用都没有。

    天啊,我该不会是历史上第一个穿越之后被农夫用锄头给弄死的穿越者吧?

    这样死的也太low了吧。

    眼见几个农夫已经逼近了自己,刘健甚至能够透过短衣的胸襟看到他们浓密的胸毛这作为他们身体强健的佐证,就在这个时候,刘健的眼睛一亮,连忙用自己肥胖的身躯作了个揖:“诸位老丈,在下这厢有礼了。”

    做出这样动作的同时,刘健低着头,偷偷的用眼角的余光去观察这几位农夫的表情。

    果然,刘健的这个动作起到了效果。

    在刘健做出这样的动作之后,几位农夫的脸上明显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有个人甚至习惯性的拱起手回礼。

    看到这种情况刘健终于松了口气!

    果然,逃跑是找死,这样做反而更有机会。

    同时,刘健注意到,在一阵略微的慌乱之后,在场的农夫都将视线放到了一个皓首老者的身上。

    他的衣服显然要比周遭几人好不少,虽然也是短衣,但是用料很新,而且没有补丁。

    那老者犹豫了一下,终究拱手道:“此地乃是新丰县治下张家里,老夫添为张家里里正。”

    这样说着的同时,他的眼睛不住的在刘健的相貌和衣服上打转。西服的样式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虽然是怪模怪样,但是那料子却是做不得假。

    “这样的料子这样的光顺,莫非是蜀锦?”张里正这一辈子穿着的都是短衣,好料子他也只知道丝绸和蜀锦。丝绸张里正见过,但是刘健的西服在张里正看来太厚了,跟薄薄的丝绸不像。而张里正又没有见过蜀锦,便理所当然的将刘健身上的衣服当成了蜀锦料子的。

    这可是件不得了的事情。

    虽然今上先帝乃至高祖皇帝都从不限制百姓穿什么衣服,但是蜀锦衣服却只有达官贵人穿。因为它实在是太贵了!

    能穿得起蜀锦的人非富即贵,不管是富还是贵,张里正都觉得自己还是小心一些好。

    “听着像是陕西方言啊。”刘健默默的想到,虽然他不知道新丰县张家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但是这不妨碍刘健根据老人的方言推断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

    “张里正在上敬听,小子姓刘名健,自曾祖之时便迁入山中距今以近百年,前月因先严逝去吾尊父命割发以戴孝离山以寻亲,不知今日何年何月啊。”察觉到张里正的态度变化刘健决定问的更大胆一些。

    “哦,原来如此。”张里正再看了一眼刘健的头发,不由的点了点头,眼中也多出了几许赞许和怜惜的神色。

    “君有所不知,自我汉家太祖高皇帝兴义兵诛暴秦距今以五十年也,后虽经吕后乱政然又有太宗孝文皇帝拨乱反正,两年前孝文皇帝薨去,今上乃是孝文皇帝之子。”

    太祖高皇帝,吕后,孝文皇帝……刘健就算是一个历史小白也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文景之治嘛,中国历史上出了名的太平盛世。等等孝文皇帝死了,接下来的就是孝景皇帝刘启然后就是……七国之乱我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