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时空收割者 > 序章2:朋友的遗产
    殡仪馆的墙上挂着一张大幅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脸上带着成功人士的自信笑容,这张照片的前方摆了一个黑色的骨灰盒。

    “唉!”刘健看着那张照片,深深的叹了口气。

    照片上的人就是李安平,只不过那张照片是他三年前照的如今给转成了黑白。

    短短的三年,这个人有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如今更是连命都没了。

    并非是自甘堕落,纯粹就是命运的捉弄。

    昨天,在离开刘健之后李安平又做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但是到了晚上他从市中心的一栋大楼上跳了下来,当场就死了。李安平的苹果机幸运的没有在坠楼中摔坏,警察拿了李安平的手机按照上面存着的号码一个个的打过去,有几个一听到警察两个字直接就挂了甚至有几个接都没接通直接挂了,剩下的基本上都是打不通。

    好容易打到刘健这里,才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给李安平收尸的人。

    这个时候两个警察带着一个戴着手铐的青年进来了,确实是一个青年,今年应该刚刚十八岁,三年前才十五岁,但是他现在却戴着手铐,穿着囚衣,永远失去了自由。

    他叫李小南,李安平的儿子。

    刘健能说什么呢?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小南你来啦。”刘健看着这个孩子,他的眼睛红红的显然是方才哭过了。

    “刘叔!”李小南的声音哽咽。

    “去给你爸上柱香吧。”对于这个孩子,刘健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李小南很快就被带走了,作为现刑犯,能被允许出来探视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错非他的狱中的表现一直良好,就算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根本没有机会出来。

    李安平的追悼会很凄凉,除了刘健之外,就只有他的亲儿子李小南来看了一眼,还被迅速的带走了。其他人连鬼影都没有一个,虽然说刘健的老妈如果知道了可能会来,但是刘健坚决的隐瞒了他老妈。

    哦,还来了一个戴着眼睛的不认识的人。

    也许是李安平的朋友吧,刘健并不认识。

    把骨灰盒寄存在了殡仪馆,刘健准备走了,这个时候那个戴眼镜的人走了上来。

    “是刘健先生吧。您好,我姓王,是李安平先生的律师,您叫我王律师就可以了。”

    “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根据李安平先生事前留下的遗嘱,他的一部分遗产将交由你来继承。”

    “遗产?”刘健笑了笑,他可不觉得李安平能够有什么遗产,三年前或许有,三年后的今天……希望别是大一堆债务才好。

    “刘先生,我们到这边谈吧。”

    ……………………分割线………………………………

    从王律师的手中接过签好了字的同意书,刘健仍旧有些茫然。

    出乎刘健意料之外的,李安平竟然真的给他留了一笔遗产。

    两套房子,还有差不多两百万的现金以及一辆车。

    这是最主要的遗产了。

    刘健不太敢相信,染上了那样的东西,过着那样的生活,李安平竟然还可以留下可以称之为不少的遗产?

    简直就是个笑话!

    但是不管刘健相不相信,反正这些东西在李安平的遗嘱之中是切实的属于刘建了。

    至少在李小南脱离牢狱之灾之前,是全部属于刘健了。这其中留给李安平的部分,由刘健在李安平出狱之前代为管理。

    “哦,对了这里还有一封信是李安平先生在生前说明了留给刘先生您的。”王律师说着,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张白色的信封。

    刘健拆开,里面是一封信,但是上面涂涂改改,完整的话看不出两句。倒是背面写了几个名字,看的刘健完全摸不着头脑。

    王律师已经离开了,刘健也放弃了搞清楚那封信原本是写着什么的想法。他决定到李安平留给自己的遗产里去看看。

    下了车,看着那熟悉的小区,熟悉的楼,刘健又忍不住叹息。

    这里是李安平当初结婚的新房,当时因为钱不够还是刘健当时还没过世的老爹借了钱给李安平,才把这栋房子给买了下来。刘健本来以为他染上了那种东西,房子车子什么的早该都卖的差不多了,却没有想到他终究还是没卖。

    这间房子刘健非常的熟悉,因为h市这边有个习俗,新婚夫妻买的新房子自己是不能直接住进去的,要找几个男孩子先在里面住一段时间上上阳气,把房子里可能有的脏东西都驱逐出去。当时李安平在这房子里住了快两个多月。

    现在房子里积了厚厚的一层灰,显然是很久没有住过人了。

    刘健能够理解李安平,如果他的身上发生了连平那些事,他也一定不会想要住在这个房子里。

    三年前,李安平身家数千万是h市首屈一指的大老板。家庭似乎美满生活似乎和谐,夫妻两有一个儿子。儿子也是让人省心的,学习成绩从来都在班级前五名左右。

    反正家庭成功,事业成功,孩子也挺成功。

    然后……一切突如其来。

    刘健的嫂子,李安平的老婆突然不见了,一同不见的还有李安平存在银行里的超过五百万的现款,后来才知道是李安平的老婆跟一个健身教练好上了,两人谋划着卷了李安平的工程款跑出国去做恩爱鸳鸯!

    这事情虽然大,但是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打击。

    有句话不是说嘛,要想日子过得去,难免头上有点绿……

    总之这件事情让李安平焦头烂额。不但恩爱多年的老婆跟人跑了,还卷走了他的工程款,好不容易东挪西挪把这件事情应付过去了,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李安平的老娘,也就是刘健的阿姨或许是因为年龄确实大了的缘故,在知道了这件事情后一气之下一口气没喘过来,就此闭了眼睛!

    当时李安平的痛苦憋屈和郁闷可想而知,只能说生活总是在**你并且从不在乎你的感受。

    好在李安平也算是白手起家的富人,结婚之后的这十几年什么苦都吃过承受能力很是强悍。如果是一般人光是这两件事情就能将他打击的一蹶不振。

    而李安平则化身成了工作狂,每天二十四个小时有二十三个小时都疯狂的扑在了工作上,他的事业在这样疯狂的工作态度之下非但没有垮掉,反而越发红火了起来。

    但是似乎命运是个喜欢恶作剧而且足够残忍的孩子,李安平这个看起来打不死的小强引起了这个残忍的孩子更大的兴趣。

    于是就在李安平刚刚从人生的巨坑之中再度爬起来的时候,他一脚把李安平给踢到了另一个更深的坑洞之中去了。

    李小南出事了!

    罪名很直白也很血淋淋。

    **杀人。

    李安平几乎疯了!

    在洒掉了自己大半的家产到处拉人情托关系的前提下再加上李小南当时才十六岁还是未成年人,总算得到了一个不能接受但是稍微好一点的结果。

    总和刑期二十五年,**七年杀人十八年。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但是似乎……命运这个喜欢恶作剧的熊孩子还没尽性。他在将李安平踹到更深的坑里之后,还伸出自己的黄金右脚狠狠的在李安平脆弱的身体上碾了几圈!

    血癌,通称白血病。

    接近晚期,几乎不可能治疗!

    李安平崩溃了。

    完完全全的。

    “哟,这东西他还留着啊。”在房间里逛了几圈,刘健从李安平书房的办公桌上摸出了一块玉佩。

    那是一条衔尾蛇,一条浑身通红的像是蛇又像是龙的不知名怪物将身体弯曲成一个圆环用嘴咬住自己的尾巴。

    这是当初刘健送给李安平的新婚贺礼。

    刘健当时还是个小孩手上没有什么钱,只能把这块平日里宝贝的不得了的衔尾蛇玉佩给送了。不过说起来,这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刘健在乡下玩的时候从河边捡到的,当时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结果拿回去一看,老人直接说这玩意儿是翡翠不过是砖头料做的,雕工也不怎么样,两块钱一个估摸着还能送颗糖果。

    但是刘健却挺喜欢的,贴身带了好几年,直到李安平结婚他给当成礼物送了过去。

    刘健随手抓了一条干巴巴的毛巾擦了擦玉佩上的积灰,它的真容也显现了出来。

    “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刘健看着这块玉佩,确实跟自己记忆之中的不同。它上面驳杂的痕迹似乎变得更多了,但是这驳杂的痕迹多了起来之后,反而看着不像是原来那样差劲,这些驳杂的痕迹仔细看的话很像是蛇身上的鳞片。

    刘健用手摸了摸,很冰凉的一块玉,刘健也不记得以前这块玉究竟是什么感觉了。

    “哎呀我擦!”手指猛地疼了一下,刘健赶忙把受伤的手指放到嘴里吮吸,刚刚好像摸到这衔尾蛇的尖牙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玩意儿的牙齿这么锐利?

    就在这时,刘健忽的感觉脑袋一晕,整个人失去控制的摔在了满是灰尘的地上。

    “我没有晕血症啊?”刘健迷糊的想着,这是他昏迷之前最后一个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