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敲诈勒索
    这些武师武艺还算不错,虽然没有阵战的经验,但江湖游斗的经验十分丰富,尤其是在街头混战,这些人甚至能利用环境和地理上的优势,同敌人缠斗。

    以往,这些武师为了生存,不仅同其他武师争地盘,还和官府的衙役常年打交道,深知这些衙役的德行。

    各种贪污**、敲诈勒索,那些衙役的恶习,这群武师全学的七七八八,其中作风稍微好些的就是马彬的那些弟子了。这些武师与其说是江湖人士,不如说是武艺高强的流氓混混,他们街头打斗经验丰富,当地一些混混头子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这些人刚进上郡县的时候,还能克制一二,等他们穿上衙役的制服没多久,立马就原形毕露了,调戏民女、骚扰百姓,甚至敲诈勒索,对商户威逼利诱做得也是炉火纯青。

    城内的众多乡绅全都傻了眼,苏毅带来的这些武师简直就是一批如假包换的捕快,平日里衙役们敲诈勒索的小手段他们全都熟悉,甚至比原先上郡县的捕快做得更滴水不漏。这也难怪,这群武师原本在东阳郡的街头混饭吃,东阳郡经济发达,城内达官贵人远比上郡县多得多。

    东阳郡捕快的素质也远远超过了上郡县原先的捕快,包括敛财和敲诈勒索的手段。

    这群武师平日里耳濡目染,如今穿上衙役的制服,自然学的似模像样。这是如此以来,也就苦了上郡县的百姓。

    当然,真正对此始料不及的还是当地的乡绅和豪强,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东山老虎会吃人,西山老虎同样也吃人,只要是穿着衙役制服的,都不是什么好鸟,他们对衙门内那些捕快的所作所为早就司空见惯。

    倒是上郡县的众多豪强势力一下子傻了眼,他们多方打听。得知苏毅带来的人中并没有几个是真正的捕快,也没有人真正在衙门中呆过。于是这些乡绅和豪强就想借此安插人手进县衙,借着苏毅部下不熟悉基层官吏处事方式的时候,控制住捕快这个县衙最基层的势力。

    谁曾想这群武师对衙门内的****道摸得十分清楚,比起原先上郡县的衙役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此,苏毅和马彬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初到上郡县,可谓是人生地不熟,若是手下的捕快衙役不够恶。根本压不住当地的地头蛇。

    当然,苏毅为了笼络上郡县的众多乡绅和豪强,也任用了一些他们推荐的捕快和衙役,这些人大多是以前做过县衙的捕快,或者当过衙门的白身,对基层官吏的门道简直是门儿清。

    这两方截然不同的人马在上郡县办差,小矛盾自然不会少。

    仅仅只是两日,双方就闹出了很大的不愉快。

    原来苏毅带来的那些武师。仗着自己有苏毅和马彬撑腰,行事作风越来越肆无忌惮。不仅欺负城内的百姓和商户不说,还蹬鼻子上脸,欺负起同样是衙役捕快的“本地帮”。

    在他们闲时赌牌之时,其中一个武师出老千换牌,被本地帮抓了个现行,结果双方大打出手。继而引发成本地帮与武师帮的混战。

    混战中,这些本地帮哪里是武师帮的对手。

    这些武师个个都是好手,平日里为了抢饭吃,在街头斗殴发展都深夜埋伏杀人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打群架的时候他们下手一个比一个狠。一个比一个毒辣,直让本地帮打的头破血流,屁滚尿流。

    衙役们聚众斗殴,自然引起了苏毅和马彬的关注,马彬铁青着脸,将参与斗殴的几十个捕快全都训斥了一遍,并扣罚他们一个月的俸银。

    武师帮听到自己的俸银被克扣,顿时气得眼睛都红了,只是他们不敢向武艺比他高出好几个等级的马彬发难,只是将这个罪责都推到本地帮身上。

    上郡县的豪强和乡绅得知这个消息后,不得不出面来当和事老,最终本地帮只能选择忍气吞声,这也没办法,毕竟衙役中的本地帮被武师帮打的头破血流,在衙门当差,除了身居要职,否则自然是谁的拳头硬就听谁的。

    双方打群架的过程中,本地帮中的一个叫毛阿远的被打的相当的惨,此人原始上郡县的捕快班头,后来陈虎强势入驻上郡县,他不得不告病在家,前日应上郡县众多豪强势力的邀请,到县衙担任捕头一职。

    如今上郡县有三个捕头,两个是苏毅带来的武师,另一个就是毛阿远了。

    毛阿远当过班头,手底下也算有些本事,不过架不住武师帮人多,被围在人群中,毫无还手之力。

    仇恨的种子悄悄的在毛阿远心中萌发,苏毅对此并未留意,而马彬由于缺少管理捕快衙役的经验,对此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对所有人都罚一个月的俸银了事,也不管谁对谁错,这让衙役中的本地帮很是憋屈。

    当晚,毛阿远头上裹着被鲜血浸的殷红的毛巾,一瘸一拐的走回家,刚到家门口就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声音,不由微微一愣道:“牛员外?”

    “毛捕头回来了?哎哟,毛捕头这是怎么回事啊,快快快,先进屋再说。”牛全盯着毛阿远头上的伤,故作关心道。

    毛阿远听了心中一暖,赶紧道:“有劳牛员外关心了。”

    牛全趁机问道:“毛捕头,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你第第一天上任就碰到什么了不得的乱匪草寇?竟然给伤成了这样。”

    毛阿远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怨毒之色,恨恨道:“哼哼,这事一言难尽,不过我毛某人也不是好惹的主,早晚有一天我要他们十倍偿还我今日的痛苦。”

    牛全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面上却是故作惊奇道:“毛捕头,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老夫听说今天城内发生了一起大事,衙门中的捕快大规模的斗殴,莫不是……”

    毛阿远重重的哼了一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