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逃命
    凭着战马冲锋的速度,这一刀竟有开天辟地之势,敌将步行而战,眼见刀疤向他冲来,再想拉起手中的硬弓已然来不及,无奈之下只得弃弓拔刀,身体微微向旁侧过,躲过冲锋而至的战马,手中的斩马刀一下子招架上去。

    “噌!”的一声,两人的刀刃碰撞在一起,摩擦出一道长长的火花。

    红衣贼的主将手腕一抖,手中的斩马刀险先脱手,刀疤一勒马缰,刀势不减,再度向对方砍去。刀疤的武艺充其量只能算是三流武将,但他的刀法干脆利落,是最实用的军中杀人技巧,刀刀直取敌人要害,无论是速度还是准度,每一刀都精妙无比。

    红衣贼主将目光一凛,大喝一声,手中的斩马刀迎了上去,抢在刀疤手中的马刀砍下之前,狠狠的砸在马刀刀身之上。刀疤人在马上,被对方这一刀震的虎口开裂,红衣贼主将刀势不减,刀身顺势下劈,刀刃轻易的将战马的脑袋削去。

    刀疤坐下战马嘶鸣一声,前蹄一软就跪了下去,红衣贼主将见状,狞笑一声扑了上去,刀疤刚滚落在地,立即一个翻滚躲过几个红贼下砍的利刃,等他站稳身体,入眼是红衣贼主将那张满是狰狞的脸。

    “不好!”刀疤心中一凛,忽觉腰间一痛,等他反应过来时,顿觉透体生寒,低头一看,只见一柄斩马刀斜砍入腰间,腰间的铁甲生生的被撕开一块。刀疤也不顾的腰间传来的剧痛。大吼一声,疾退数步,躲入混战的乱军之中。

    红衣贼的主将一击得手,正要追击。等他环顾四周时,忽然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带来的袄甲军早已被对方的兵马冲的溃不成军!

    虽然这支袄甲军是田百万手下难得的精锐,但无论是装备也好,还是凶悍的程度也罢。都远不及苏毅带下山的这批山贼。李狗蛋率领的刀盾兵阵战经验丰富,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而高黑虎麾下的力士更是凶悍的不像人,但从气势上就完压对方一头。

    这支袄甲军平日里欺负一下幽州不成气候的官兵尚可,一直以来打惯了顺风仗,空有血气之勇,却没有多少恶战的经验。在刀盾兵有序的推进下,这支袄甲军的队形早就被冲的稀巴烂。

    李狗蛋率领的刀盾兵仍然保持着方阵向前冲锋,第一排的刀盾兵举起坚固的盾牌,组成了一道冰冷的盾墙。一旦第一排的士兵有人倒下,第二排的士兵就会立刻上前堵住漏洞,顶住缺口。

    高黑虎带着一众力士在刀盾兵的掩护下,一下子扎进了袄甲军中,一名袄甲军的将校被刀盾兵顶的不住的后退,他一个踉跄向后倒去,一名力士见状,立刻持着狼牙巨棒砸了上去,锋利的尖锥瞬间刺穿了他的胸腹,在他胸前留下十数个血窟窿。

    红衣贼的主将虽然几刀逼退了刀疤。但袄甲军在桃花寨的山贼面前被打的溃不成军,他再是骁勇,此刻也是独木难支,红衣贼的主将目瞪口呆的看着高黑虎麾下的力士军。阴冷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惊慌之色,这支力士军十分的凶悍,每一个普通的力士都如同豺狼一般凶残。

    从那铁塔一般的主将到每一个普通的力士,每人骨子里都带着嗜血、暴虐的兽性,尤其是他们手中的狼牙巨棒,不仅粗大。上面又布满了尖锥,被这样的利器砸中,不死也得残废。

    “杀!”高黑虎在乱军中盯上了红衣贼的主将,提着狼牙巨棒如同一只饿虎,向他急速扑去。

    红衣贼的主将倒也悍勇,手中的斩马刀带着泰山压顶之势,一刀直劈高黑虎面门,不料高黑虎更是悍勇,对扑面而来的斩马刀仿若未觉,他额头青筋几欲爆裂,瞪着一对虎目,手中的狼牙巨棒对着对面的敌人就是一个横扫。

    红衣贼的主将大惊失色,本能的收回斩马刀横刀硬架,只听一声巨响,他只觉得整个人被打的凌空向后飞起,双臂一震,继而两条胳膊都酸麻起来。

    “去死!”高黑虎虎啸一声,向前扑去,这时红衣贼主将的两名亲兵已经赶来,竟以身体死死的拦在他身前。

    高黑虎大吼一声:“滚开!”手中的狼牙巨棒轰然砸下,一下子将其中一人砸翻在地,另一个亲兵见状,咬着牙冲了过来,很显然,他此刻不求杀敌,只求能多挡住对面的敌人一会,好让己方的主将及时脱离险地。

    被这两名亲兵阻拦一下,红衣贼的主将已经向败兵中躲去,高黑虎双目赤红,手中的狼牙巨棒一下子砸中对面那个亲兵的脑袋,将对方的脑袋生生砸爆。

    苏毅见状,指挥众山贼向前冲去,黑压压的刀盾兵掩护着一众力士如同潮水般席卷而去,很快,这股黑色的潮流将对面那股红色潮流冲散,逐渐吞没。

    红衣贼的主将已躲入乱军之中,眼见自家的败兵不断的被敌人砍翻,他的神情也渐渐的狰狞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决死之意。他的几个亲兵见状,连忙拦在他身前,急声劝道:“将军!不要意气用事,敌人凶猛,再不撤退就来不及了。”

    “撤退?”红衣贼的主将悲鸣一声:“对方有骑兵在,我们怎么撤?还不如跟他们拼了!也省的回去被田渠帅怪罪!”

    几个亲兵凝声道:“将军快走,我们为你掩护!”

    见红衣贼的主将还是不愿撤离,其中一个亲兵急道:“这支军队来的蹊跷,不似一般的山贼,将军还是尽快回去禀告渠帅大人,让他及早准备才是!”

    红衣贼主将蓦地抬头,喃喃道:“不错,若这支军队是官军冒充山贼渗透过来的,只怕……”说到这,他浑身打了一个寒颤,想到那支力士军的恐怖之处,再不迟疑,在几个亲兵的掩护下,趁乱向丛林中逃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