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二百三十三章 真相大白
    说完,孙忠又指了指高胖男子道:“还有他,也一并带走!”

    众人见孙忠丝毫不把刘虞放在眼里,全都低着头,不敢吱声,而孙忠也斜着眼睛看向刘虞道:“刘大人,亏你也是一州的刺史,自己的心腹被人收买了都不知道,也辛亏杂家事先得到苏军候的提醒,要不然,杂家今儿个就得死在你的刺史中,要是杂家手底下出了这种吃里扒外的畜生,早就让人将他的皮给剥了去。”

    刘虞心中一凛,他明白这是孙忠在提醒他,高胖男子虽然是他的心腹,但竟瞒着他私自将苏毅带进刺史府,显然已经被于功曹给收买了。

    一想到于功曹竟然连自己的心腹都要收买,刘虞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孙忠若是死在刺史府,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刘虞,于功曹反倒不会受到太多的牵连,一想到这,刘虞眼中也闪过一道杀机,他能坐稳刺史这个职位,自然也不是什么善茬,当下冷冷的喝道:“将于功曹押下去。”

    于功曹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他忽然放声大哭起来,跪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道:“孙公公饶命,下官该死,下官该死啊!”

    孙忠冷冷的看着他,道:“于大人,杂家饶你一命,可谁饶杂家一命啊?带走!”

    随即就有几个士兵上来将于功曹拖下去,他不比柴虞侯等人,孙忠还真不好让西行卫将他拿下,好在刘虞也对此人恨的牙痒痒,不用孙忠吩咐,就命士兵将于功曹拿下。

    苏毅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幕闹剧,忽然见到孙忠向他微微一笑道:“苏军候,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

    “下官告退!”苏毅知道孙忠要对于功曹等人进行清算。颔首向堂外走去。

    苏毅刚走到正堂门口,身后就传来孙忠那尖锐的声音:“苏军候,日后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来刺史府找杂家。年轻人,有胆色,有本事,想必九千岁对你也会十分欣赏的。”

    刘虞等人听了这话顿时一呆,孙忠这是当着他们面在庇护苏毅啊。苏毅微微一凛,连忙道:“多谢孙公公,下官告辞。”

    “去吧,去吧。”

    苏毅不太想和十常侍有太多的瓜葛,但也不敢贸然得罪他们,这些太监权势滔天,就是刘虞都得让他们几分,他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驳了孙忠的面子,恐怕走不出东阳郡就要死在西行卫密探的手里。

    刘虞看着苏毅的背影,冷笑一声。

    但凡想在大楚仕途上有所作为的人。都不敢和十常侍牵扯太深,这苏毅虽然得到孙太监的庇护,但也相当于得罪了整个文官集团。

    一直以来,文官和宦官势同水火,对于那些为了前程投靠阉党的人,朝中的清流名士大多看不起这些人。

    刘虞不知道苏毅是怎么傍上的孙忠,但他知道,今日之事,只要他稍作宣扬,这苏毅就会被人归到阉党一派。就算他有黄文炳做靠山,恐怕也无法在官场上有什么作为了。

    刘虞回府后,一直坐在书房内默默无言。

    这时,书房门的忽然被人打开。刘虞抬起头,就见一个身披锦袍,腰束玉带,气质清冷的俊逸公子走了进来。

    “子吟,这么晚了不回房休息,找爹有什么事?”

    俊逸公子见刘虞面露苦色。微微有些诧异道:“爹,你这是怎么了?自你回家起就一直闷闷不乐,莫非是受了那阉狗的气?”

    “子吟!”刘虞面色不愉道:“噤声,你这番话若让孙忠听去,又要引起一番波折。”

    刘子吟不以为意道:“父亲多虑了,这是我们刘府,我就不信那阉狗还能知道你我二人在书房的对话。”

    刘虞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扯太多,摆了摆手道:“不说这些了,那孙忠固然可恶,可也是朝廷派下来的监军,平日里言语上还是对他要尊重一些的。”

    刘子吟目光一闪道:“爹,今天出了什么事了?”

    刘虞心中闷苦,正愁没人诉说心中的苦闷,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好高骛远,不中用,但一时间找不到其他人说话,便道:“你先坐下吧。”

    随后,刘虞便将今日之事全都说与自己的宝贝儿子听。

    直听的刘子吟心头火起,怒道:“阉狗可恶,那苏毅小贼也可恶!阉狗这么做,根本就没把父亲放在眼里,这里是幽州,不是皇城,不是他们十常侍可以只手遮天的地方,爹,你不能任他在刺史府作威作福,我们必须得给他点颜色瞧瞧!”

    “不可。”刘虞的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他这个宝贝儿子一向高高在上,自视甚高,凡事都由下人打点,平时遇到什么事也有他在后头关照着,以此养成了目中无人的个性,一旦真遇到什么事情,毫无主见,根本就找不到合适的方法去应对。

    孙忠的身份不仅仅是朝中的宦官,他是朝廷派下的监军,也代表了天子的颜面。

    除非有什么大的原则性的问题,否则刘虞不愿意和孙忠生起什么龌龊。虽然朝中的清流名士一向以驳斥宦官为傲,对和十常侍作对的事喜闻乐见,但到了刘虞这个层面,根本就不会幼稚到彻底和十常侍撕破脸。

    他们是天子的近臣,先不说曹让位高权重,深得楚帝的信赖,单说他刘虞位居幽州刺史,这幽州处于北方偏僻之所,而他又手握重兵,很容易就会受到楚帝的猜忌,若是平白无故得罪了十常侍,他们只要在楚帝面前献上什么谗言,诬陷刘虞拥兵自重,只怕刘虞难逃抄家灭门的下场。

    刘子吟将刘虞那副懦弱的表情看在眼里,虽然有些不以为意,但也不想驳了父亲的脸面,只得扯开话题道:“那个叫苏毅的废物也是可恶,父亲不可饶过他。”

    “哼。”刘虞重重的哼了一声,“这是个齐王和裴温都感到头痛的人,我能有什么办法。”

    刘子吟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爹,前不久校场比试结束,你不是还没给那苏毅安排驻地吗?不如……”

    刘虞皱了皱眉头,不悦道:“恩?”

    刘子吟不知刘虞的心思,自顾自道:“爹,那姓苏的我在千金楼内见过,是个胆小怕事的废物,若不然,他也不会傍上那帮太监,这种废物,不如将他自生自灭的好。”

    刘虞心中一动,他虽然对自己儿子干涉政务不满,但他同样看苏毅不顺眼,沉吟一下道:“你的意思是?”

    刘子吟阴阴一笑道:“上郡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