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两百一十章 目中无人
    这处小院虽然别致,但五百两银子一天的租金着实高了些,苏毅为了方便在东阳城内活动,只得忍痛租下,同时他心中也有自己的计较。

    千金楼是东阳郡众多达官贵人聚集的地方,在这里,凡是幽州各地的小道消息,都能在楼内打听到,住在千金楼也方便苏毅搜罗一些情报。

    将众人的住处安排妥当后,苏毅便带着五个护卫出了院子,往千金楼其他地方逛去。

    千金楼占地极大,各种建筑层层叠叠,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院子一个套着一个,如果没人带着,第一次逛千金楼的人几乎都会迷失方向,好在一路上有不少身穿绫罗绸缎的小厮和婢女,迷失方向的客人只需向他们询问,便能问清出路。

    一个人工湖在千金楼内蜿蜒流过,将这座千金楼分成十几个区域,苏毅带着五个护卫沿着人工湖一路走去,很快便来到一处别致的庭院,这处庭院和其他院子不同,里面种满了奇特的花朵,苏毅放眼望去,整个庭院一片五颜六色,不时还有几只蝴蝶在花丛中掠过。

    一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拿着捕捉蝴蝶的兜网,用手帕包着兜网的另一头,小心翼翼的凑近那些蝴蝶。

    苏毅见状,苦笑一声,这些女孩大多是富贵人家的千金小姐,他正要转身离开,却瞥到不远处,也有一个年轻公子正百无聊赖的向这走来。

    看那公子的模样,似乎对那些捕捉蝴蝶的姑娘们并不感兴趣。

    他身后跟着十数个护卫,这年轻公子身穿金丝楠袍,腰上束着一条玉色腰带,他相貌英俊。整个人看上去倒也玉树临风,此人外形倒是极为出色,此刻这年轻公子正带着十数个护卫向苏毅这边走来。

    两拨人眼看就要交汇起来,只是这庭院虽然别致。但空间却并不大,苏毅见对方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直接向这边走来,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方显然也看到了苏毅,那年轻公子稍稍一愣。似乎惊讶于苏毅这边几个刀盾兵的彪悍之气。双方人数相差了近一半,然而苏毅身后五个刀盾兵在气势上完压对方。

    眼看对方越走越近,不仅是苏毅,就连那五个刀盾兵都没有相让的意思。

    他们在纵横山脉内的刀山血海中翻滚至今,尤其这次随苏毅下山,经历了好几场恶战,能存活下来的刀盾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他们身上的杀气远远不是一些江湖人士和普通富豪家的护卫能比的。

    这些刀盾兵向来桀骜不驯惯了,两方人马即将汇合,这头的刀盾兵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却仍然一脸挑衅的看着对面那些护卫打扮的男子。

    “这位公子不像是幽州人?”见苏毅这边没有让路的意思,那年轻公子也不着恼,迎面过来便笑呵呵的问了一声。

    此人仪表堂堂,再加上他笑容亲切,举止彬彬有礼,顿时让人对他产生一种亲切的感觉。

    这种气质,苏毅在林嗣业身上见过,只是林嗣业给苏毅的感官并不好。

    原先得知林嗣业想借自己失踪之际,招揽高黑虎,苏毅心底便涌起一股杀意。想趁着洗劫万家分会的机会。诱骗林嗣业去同万家分会的会长斗个你死我活。

    只是没想到万家分会的主力被一群工人牵制住,洗劫万家分会出奇的顺利,苏毅便没用到林嗣业这条线。

    想来此人正在辽东到处寻找自己的下落,因为林嗣业的关系。苏毅莫名的对面前这个温文尔雅的公子生不出一点好感,甚至还有一些厌恶的感觉,只觉得此人像林嗣业一样危险虚伪。

    苏毅虽然不喜对方,但脸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道:“在下刚到东阳郡,人生地不熟。公子不认识我也属正常。”

    “哦……”那年轻公子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苏毅身后的刀盾兵,微微笑道:“原来如此。”

    说到这,他话锋一转,看似随意,实则目光一直盯着苏毅道:“不知公子从哪里来?”

    “辽东。”苏毅想也不想,张口就来。

    “辽东?”那年轻公子狐疑的看了眼苏毅,似乎有些不信,“幽州匪患猖獗,而辽东在公孙太守的治理下,五斗米教的乱匪也不敢在辽东境内肆虐,按理说,公子应该呆在辽东才是,为何在这战乱之际,跑到幽州这是非之地来?”

    苏毅苦笑一声道:“刘刺史大人有令,我不敢不来啊。”

    年轻公子目光一闪,看了看身后的几个护卫,又转过头来口气古怪的问道:“你认识刺史大人?”

    苏毅摇了摇头,很是干脆的说道:“不认识,我从未见过刺史大人,只是我是兵部派至幽州的军候,一直以来刺史大人都未安排驻地给我,这次召我前来,多半是让我平叛去的。”

    苏毅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那年轻公子身上,他看似毫无心机的回答,实则有意试探对方。

    果不其然,听到苏毅的话后,对方的神色更加古怪起来。

    半响,那年轻男子才勉强挤出一点笑容道:“原来是这样,不想公子年纪轻轻,已经是朝廷任命的军候了,失敬失敬。”

    苏毅佯装失落道:“不过是个军候罢了,我在辽东也有一些产业,还有几个要好的朋友,平日里也勉强算得上衣食无忧。幽州这么乱,万一那刺史大人派我去同五斗米教作战,那我岂不是……哎……”说到这,苏毅立刻长吁短叹起来。

    那年轻公子见苏毅一副没出息的样子,暗暗觉得好笑,淡淡道:“我看你虽然是朝廷任命的军候,但看上去并不像是有统兵经验的样子,想那刘大人也不会让你上战场同红衣贼搏杀。”

    苏毅连忙点头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说到这,苏毅又心有余悸道:“我这一路过来,听说幽州和辽东有好些商队途径纵横山脉时,被其中的山贼劫杀,但愿刺史大人也别将我的驻地安排到那头去,要不然,我肯定得死在那些乱贼手里。”

    年轻公子的眼神越发变得轻蔑起来,也没了同苏毅继续交谈的兴致,说道:“但愿兄台能够如愿吧。”

    苏毅又是忙不迭的点头,年轻公子带着十数个护卫昂首从他身侧走过,当那年轻公子和苏毅错身之际,忽然问道:“不知公子尊姓大名?”

    苏毅憨笑一声道:“在下苏毅,这位公子不知怎么称呼。”

    年轻公子微微一笑,也不答话,而是神色傲然的带着十数个护卫大摇大摆的离去。

    “主公,这厮也太目中无人了!”其中一个刀盾兵见那年轻公子一副跋扈的模样,有些忿忿不平道,他们想不通,一向胆大妄为的苏毅为何会对那人如此的低声下气。

    苏毅看着那年轻公子离去的背影,眼中的寒光一闪而过。

    在千金楼能大摇大摆到处闲逛,如入无人之地的年轻公子,身后又跟着十数个护卫,想来身份不低,多半还和这千金楼背后的主人刘虞有些关系。

    苏毅的目光忽然变得锐利起来,他就是要借此人向刘虞传达一个信息。即使他将那年轻公子的身份猜错,那也无伤大雅。

    想到这,苏毅笑了起来,淡淡道:“目中无人吗?呵呵,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罢了。”

    而那年轻公子离开别院之后,身后的护卫立刻低声道:“少爷,老爷似乎提起过此人的名字。”

    “苏毅么……”年轻公子不以为意道:“不过就是个无能的废物罢了,看来皇城中的传言未必是假,我看此人不过是个胆小懦弱的废物,难怪科举他屡考不中,这等废物若是留在相府,才真叫裴温脸上无光。”

    那护卫惊讶的问道:“少爷识得此人?”

    年轻公子不屑道:“认识他?他也配,可笑的是这个废物竟然是裴温和齐王二人的心腹大患。”说到这,年轻公子冷冷一笑道:“既然他不想去纵横山脉那种穷山恶水之地,那我就偏偏不叫他如愿。”

    护卫赶紧恭维道:“公子说的是,以那废物的样子,一听到老爷安排他去纵横山脉那种凶险的地方,多半当场吓得尿了裤子。”

    年轻公子冷笑道:“让他去环境最恶劣的上郡县,原先那边的驻将是父亲的心腹将领,就连此人都被当地的刁民连同辽东的兵马一同除去,这种废物去了上郡县,多半会被当地的刁民玩弄于鼓掌之间,即使他能在上郡县能站稳脚跟,也挡不住纵横山脉内的悍匪。到时无论是他死在山贼手里,还是剿匪不力被父亲斩首,都难逃一死。”

    “公子说的是……”

    “回府吧。”

    “是!”跟在年轻公子身后的护卫连忙跟了上去。

    这千金楼内的小厮和婢女一见到年轻公子,纷纷上前行礼,而这位年轻公子则是双手背负,神情倨傲的向楼外走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