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各有打算
    “呵呵”黄文炳笑了起来。

    “此人竟然能把裴温逼到这个份上,又逃过了齐王府和裴温老贼的联手追杀自然有他过人的本事,能在短时间就聚集一些势力在自己身边,说明这小子值得老夫拉拢。”

    黄县令皱了皱眉道:“伯父,你的意思是要提拔这姓苏的小子?”

    黄文炳淡淡道:“提拔呢,也说不上,但是用来恶心恶心裴温老贼,也是不错的,我当初听到苏毅这个名字时,还有些不以为然,只以为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或许不知死在那个角落里,却不想此子竟能在辽东厮混起来,幽州和辽东的情况相当复杂,他能在那边生存下来,也是不容易啊。”

    沐小欣急忙问道:“黄伯伯,您想怎么提拔他?”

    “唔……”黄文炳抚须而笑道:“要不随便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的,让他留在辽东算了?”

    沐小欣连忙道:“要么让他留在幽州吧!”

    黄县令和黄文炳都有些奇怪的看着沐小欣,沐小欣脸色一红道:“这不是……人家这不是打算将生意迁去幽州吗?他若在幽州为官,说不定对我沐家的生意也能照拂一二。”

    黄县令的脑袋顿时摇的像拨浪鼓一样,“伯父,这不合规矩,先不说苏毅是犯官之子,就说此人得罪过齐王,我们就不能用他,更何况这小子一点功名都没有,怎能让他做官呢?”

    在大楚,想要做官并不容易,寒门子弟想要跻身朝堂之上,除非能考中秀才,继而考中举人,然后参加殿试,若能考中三榜,才能跻身朝堂之上。

    自古以来,这文人考秀才就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般艰难,光是考个秀才就能难倒一批人,不说文人终其一生,都考不中一个秀才,更不用说参加举人考试和殿试了。

    考得秀才便可见官不跪,这些秀才参加一些诗会、文会,得到文士大家的赏识,便有机会被推举做官,若是考中举人,也得在皇城呆着,等有了空缺,再托关系找机会,某个一官半职。

    所以寒门学子想要当官,简直是千难万难,那些世家门阀的子弟也好不到哪去,这些世家门阀子弟众多,不可能一一都关照到,就像曹禺和林嗣业这些公子哥们,想要靠着家族势力混个一官半职的,不轮个十年八年根本想都不用想,而且十年八年未必能轮上。

    当然,那些世家门阀的嫡系子弟就不一样了,家族的资源大都倾斜在图谋身上,以这些世家门阀的底蕴,为这些嫡系子弟谋个官职自然是手到擒来。

    像黄县令这样的也算运气,黄文炳大权在握,他和那些清流名士不同,做事讲究效率和实惠,一有空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黄家子弟,然后是自己的门生,以及门生的小辈。

    黄文炳不仅是大楚的左相,他还分管着吏部和兵部两大块,可谓权势滔天,他想要安排一个人进大楚的体制内,简直易如反掌。

    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拜到黄文炳门下的,黄文炳虽然贪财,但商贾人家的银子他不收,庸碌未能之人想要捐官他也不会理会。

    在他门下,不讲究什么人品文采,只讲究本事,不管是阴险狡诈也好,还是贪污敛财也罢,亦或是有治国、治理地方才能的,他都会接纳到自己门下,当然,这前提还得有好处拿,所以黄文炳的门下说穿了就是藏污纳垢,他的门生都不是善茬,一度打的裴温那些清流毫无还手之力。

    苏毅自然不知道她已经被黄文炳看中,裴温作为朝中清流一派的领袖,和黄文炳自然是格格不入,这两人不仅在朝堂上争权夺利,背地里更是明争暗斗的厉害,裴温注重名声,在文人士子之中建立起清流的形象,这黄文炳同样也要名声,只是他的侧重点在军方,他对外一向主战,获得了不少将领的好感。

    黄文炳听到黄县令的话后,眉毛一下子挑了起来,一股睥睨天下的威严扑面而来,这时候的黄文炳才真正像个大楚丞相,而之前的他看上去不过是个猥琐的老头罢了。

    “规矩?”黄文炳不屑道:“规矩是认定的,我说他可以当官,他就可以当!”

    这话就说的有些诛心了,只是沐小欣和黄县令都相信,他能做得到。

    黄县令诚惶诚恐的问道:“这姓苏的究竟何德何能,能得到伯父的赏识?”

    “赏识?”黄文炳摇了摇头道:“赏识这两个字真说不上,我只是觉得这年轻人有些意思,随便安排个官给他做做罢了。”

    黄文炳冷冷的看着黄县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自己这个侄子被安插在荆门县这个要地,一直都是得过且过的心态,庸碌无为,堂堂一个县令被当地的乡绅和豪强压的抬不起头来,而苏毅仅仅只是到了荆门县没多久,便看透了其中的关键所在,一句点破妄图到冀州为官的黄县令。

    那条驿道的确事关重大啊!

    “刘虞老儿是个额主和派,对胡人一向采取怀柔政策,他认为能用银子解决的事就没必要出动军队,只可惜胡人狼子野心,根本就不是银子能喂饱的,他在幽州干的那些事连老夫都看不下去,可偏偏他有裴温护着,老夫对他可是无可奈何,最重要的一点是皇上对胡人也希望采取怀柔政策,这才是最棘手的地方啊。若是把这姓苏的安排去幽州为官,未必不能给刘虞老儿上点眼药……”

    黄文炳叹了口气,继续道:“如果不打压一下刘虞的气焰,只怕他更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辽东的糜家和裴温关系密切,幽州和辽东虽是偏远之地,但却关系重大,不能由裴温一派把持。修建驿道……老夫倒要看看,这条驿道究竟是给你们送来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还是将你们送去冰冷阴森的断头台!”

    黄县令霍然一惊,失声喊道:“伯父!”

    黄文炳淡淡的瞥了眼黄县令,摆了摆手道:“老夫还要练一会字,你和沐姑娘先下去吧,姓苏的小子这,老夫自有安排。”

    黄县令和沐小欣对视一眼,二人心思各异,却是不约而同的欠身道:“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