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暴露身份
    皇城之中,一个身穿灰色锦袍的公子,正愁眉苦脸的走在街头,而他身后跟着一个容貌俊秀的公子。

    走在前头的公子时不时的叹着气,而他身后的那名俊俏后生却饶有兴致的逛着街道,兴致勃勃的看着街道两旁的摊位,似乎被那上面摆卖的小玩意儿所吸引。

    “表哥!”俊秀后生嗔怒道:“你能不能别老是抱怨了!不然一会见了黄伯伯,我可得告你的状。”

    走在前头的公子连忙回头,一把拉住俊俏后生,诉苦道:“哎哟,我的好表妹,您就饶了我吧。荆门县还有一堆烂摊子事等着我去处理呢,这时候家主让我回皇城……你说,会不会是……”

    “不可能!”俊俏后生双手背负,得意洋洋道:“那驿道关系重大,黄伯伯绝不会让它落入其他人手里,更何况,掌握这条驿道就相当于开辟了一条财路,我是沐家未来的家主,这条驿道我也绝不会让它落到别人手里,所以啊,这荆门县的县令你可得一直当下去了。”

    “我呸!”灰袍公子忿忿不平道:“别人立功都有升迁的机会,偏偏我那么倒霉,解决了万家分会这颗毒瘤,没得到晋迁的机会不说,还要干着这芝麻绿豆大的小官。”

    俊俏后生露出一个妩媚的笑脸,“这荆门县令虽然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可从今往后,这个县令可是多少人向往的肥差啊。”

    “哼!你表哥我是缺钱的人吗?”灰袍公子不悦道。

    二人一边走一边说,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左相黄文斌的府邸外。

    灰袍公子也学着俊俏后生一样,双手背负,扬起下巴对他示意一下。俊俏后生无奈,只得亲自上去扣门,半晌,黄府的大门才慢悠悠的打开。

    一个门房打扮的男子露出半个头来,懒洋洋的问道:“谁啊?是哪家的大人要拜见我们丞相大人?”

    见门房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灰袍公子气冲冲的走了过去,一把推开俊俏后生,等门房看清他的长相后,期期艾艾道:“进……进少爷,您来了。”

    “恩。”灰袍公子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门房见状,哪里敢多说什么,赶紧让到一边,将灰袍公子和俊俏后生迎了进去。

    “吱呀!”一声,黄府的大门合了上去,里面依稀传来门房那毕恭毕敬的声音,“进少爷,老爷在书房……”

    这灰袍公子不是别人,正是荆门县那个****县令,而他身后跟着的俊俏后生便是沐家的大小姐沐小欣。

    黄文斌正坐在书房内练字,黄县令一进书房,便摆出一副严肃的模样站住,欠身道:“伯父。”

    黄文斌放下手中的毛笔,雪白的长眉一下子舒展开来,笑道:“哎哟!我们小进回来了,快,让伯父看看,在辽东的这段时间里长胖了没有。”

    “伯……伯父……”

    黄文斌见黄县令一副局促的模样,有些不喜道:“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做事就该落落大方,怎么畏首畏尾的,还不如人家一个姑娘。”说着,黄文斌指了指黄县令身后的沐小欣。

    沐小欣抿嘴,甜甜的一笑道:“小欣见过黄伯伯。”

    “恩。”黄文斌虽然对这个丫头有些好感,但此女毕竟不是黄家人,她和黄县令不同,黄文斌对沐小欣的态度,只能算得上客气。

    “坐吧。”

    “谢谢黄伯伯!”

    “是、是!”黄县令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一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放,黄文斌看在眼里,心里微微有些失望。

    “说说吧,那个姓韩的小子你们找到没有?”

    黄县令看了一眼沐小欣,只见对方眼观口,口对鼻,一副老僧入定的模样,好像黄文斌的话跟她丝毫关系都没有。

    黄县令气的牙痒痒,偏偏又无可奈何,只得道:“回伯父的话,据我多方探查,发现这小子似乎不姓韩,也根本不是辽东韩家的人……”

    黄文斌摆了摆手,淡淡道:“这个不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我只问你一句,此人你有没有找到?”

    “伯父你知道他的身份了?”这次轮到黄县令惊讶起来。

    黄文斌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道:“废话!我早就问过户部的韩大人,他们韩家根本就没有一个叫韩文海的人。我让你去把他找出来,你忙了这么多天竟然只查出这点鸡毛蒜皮的事?”

    “呵呵……呵呵呵……”黄县令只得傻笑起来。

    黄文斌看的无语,继续道:“韩文海……韩家虽然没有一个叫韩文海的,但据我所知,这裴温老贼府上倒是有一个叫裴文海的小子。”

    “什么?”黄县令大惊道:“难道此人是裴温老贼的人?那我听了他的话,岂不是……”想到这,黄县令的冷汗就下来了,他再怎么无能,再怎么随波逐流混日子,也知道裴温是自家伯父的死对头。

    “坐下!”黄文斌没好气道:“我还没说完呢!你急什么。”

    黄文斌微微眯起眼睛,问道:“这么久了,你们不会连他的真名都不知道吧?”他这次问话特说了一个你们,沐小欣知道,这是黄文斌在向她问话了。

    沐小欣道:“黄伯伯,我已经托人问清楚了,这小子叫苏毅,多半是个草民出身,此人倒是有些本事,竟然凭着一己之力,将荆门县搅的天翻地覆。”

    “苏毅……”黄文斌点了点头,喃喃道:“倒是和我得到的情报一样,这苏毅可不仅将荆门县搅的天翻地覆,就是这皇城,也曾因他沸沸扬扬过。”

    黄县令奇道:“我看那小子不像是大富大贵人家出身的,他有什么本事把皇城也搅的沸沸扬扬的?”

    黄文斌笑道:“你们远在辽东,不清楚皇城这边的情况,这苏毅二字在江南一众士子之间,可是颇有名声的。好了,这些我反正不感兴趣,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把皇城搅的沸沸扬扬的?”

    说到这,黄文斌露出一个促狭的笑容。

    随后,黄文斌便把苏毅和裴温之间的恩怨一股脑的说了出来,当然,这里面自然加了一些他的主观臆断,什么裴温嫌贫爱富,裴家对苏家过河拆桥之类,反正把自诩清流名士的裴温贬的一分不值。

    沐小欣和黄县令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

    黄县令不可思议道:“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出名,那裴温老贼岂不是恨死他了?”

    黄文斌也不接话,只是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而一旁的沐小欣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