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割韭菜了
    宇文堀见那些精壮男子向他冲来,顿时一惊,他倒不是惧怕两千农夫,而是担心自己的部下一旦动了杀机,将会无法遏制,这些精壮男子在他看来都是财富。

    “绕开他们,杀光后面那些汉人!”宇文堀下了一个令他后悔终生的命令,两千农夫的战斗力是有限的,杀了他们还污了自己的刀,只要杀了后面的主使,这些农夫还不像一群小绵羊一样,任他们俘虏吗!

    得了宇文堀命令的骑兵纷纷绕开两千精壮汉子,可惜他们冲的急了,此时退避起来立刻乱了阵脚,不少骑兵为了绕到精壮汉子两侧,方寸大乱,冲锋的阵型自然无法保持。手中的弓弩也不敢肆意射击,生怕伤了自己的“财富”。

    一些来不及反应的胡人骑兵,径直冲入两千精壮男子的队形中,被掀下马来。

    苏毅要的就是这个机会,对高黑虎和刘十三道:“组成队形,迎接来敌!”

    “是!”高黑虎和刘十三各自答应一声,迎向乱了阵型的胡人骑兵。

    平时的训练起了作用,高黑虎手下的力士组成方阵杀向敌人,他们手中的狼牙巨棒一顿狠砸,冲到他们跟前零零散散的胡人骑兵被打个措手不及。

    刘十三命令骑兵下马,提起长枪,组成枪阵,枪尖对着骑兵冲来的方向,他们队形密集,面对零零散散冲击而来的骑兵,并没有露出多少畏惧之情。

    很快,冲锋而来的胡人骑兵被串成了糖葫芦。

    胡人骑兵只要往高黑虎那个方向冲击,就像撞击在铜墙铁壁上,而他们要杀向刘十三这个方向时,又有数十杆长枪对着他们。

    “挺住!”苏毅见一些长枪兵有些坚持不住,大声鼓励道:“敌人阵型散乱,骑兵单个冲过来我们无需畏惧!”

    他话音刚落,就有个胡人骑兵手持弯刀向他冲来,苏毅一矮身躲过弯刀,一旁的刘十三抬手一枪,锋利的长枪穿透马颈刺中骑兵的心窝!这时又有两柄弯刀砍向刘十三,刘十三来不及抽回长枪,立刻弃枪翻滚,一脚勾起地上的弯刀,握刀在手,弯刀横扫而去。

    冲锋而来的胡人骑兵反应不及,被刘十三一刀削断马腿,整个人从马上颠滚下来,一下撞击在五六根长枪的枪尖上,顿时被扎的鲜血淋漓。

    “列队防守!长枪端平,组成密集队形,互相依靠!”苏毅将鬼头大刀一摆,大声吼道。

    其实不用他吩咐,这些骑兵已经将长枪端平,互相靠在一起,防止被胡人的骑兵撞飞。桃花寨的骑兵虽然经历过几次大战,但在荒野上还是无法和马背上长大的胡人一较长短的,更何况他们人数远不如对方。

    高黑虎的力士担任了重甲步兵的作用,他们身着厚实的铁甲,举着狼牙巨棒,即使是胡人骑兵冲锋过来,也毫不畏惧,只是以步兵正面硬撼骑兵,伤亡还是惨烈了些。

    宇文堀并没有冲锋,他坐镇后方,等待着部下的报捷,然而向他冲来的两千精壮男子挡住了他的视线,让他无法观察到前方的战况,也没能及时下达撤退冲阵骑兵队形的命令。

    战斗的天平开始倾斜,胡人骑兵就像是添油战术一般,陆续向前,兵力只能一点一点的冲向苏毅这方,这也给了苏毅对胡人骑兵个个击破的机会。

    添油战术是兵家大忌,但凡有些军事常识的人,都会想办法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对方严阵以待,而你却投入一部分兵力,等前方战况不利时,陆续添加兵力进去,这么做无疑是在消耗自己的实力,在战场上,添油战术和让士兵送死也差不多。

    当然,作为这场添油战术当事人的宇文堀却没这个概念,甚至前方的战况还没引起他的注意,就像股市一样,大盘跌,广大韭菜最先想到的不是割肉,而是硬扛,跌停之后再补点资金进去,再跌再补,每一次都当成抄底,这其实也是添油战术,等到大盘跌成狗的时候,韭菜们才发现最先投入股市的资金已经损失殆尽,而陆续投入进去的资金更是被深套……

    现在,宇文堀就是这样一棵韭菜!

    两百胡骑说少不少,但是说多也并不多,这些胡骑看着那一车车财宝和女人,也不管阵型乱不乱,一窝蜂的涌上来,然而混战下来,他们刚开始冲上来的兴奋劲已经没有了。

    看着自己同伴一个个倒下,而对方仍能保持队形,被鲜血染红的枪尖森然的对着他们,泛着寒光。

    后续冲来的胡骑开始恐惧起来,继而变得更加混乱。

    和踌躇不前的胡骑不同,苏毅这边的骑兵和力士都是亡命之徒,他们在纵横山脉内见惯了生死,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这场战斗事关他们的生死,身后堆着的财宝都是他们的身家性命。

    钱和女人是唯一能激起山贼们血性的东西,有几个悍勇的力士甚至想提起狼牙巨棒反杀过去,幸好苏毅及时喝止。

    “大人,我的人马损失不小啊!”宇文堀亲兵已经留意到了前方的战况,及时提醒道:“我们的勇士还没冲过对方的防线,全都倒在他们的长枪下!大人,让他们撤回来吧!”

    此时的宇文韭菜完全没有一个当韭菜的觉悟,他绕开那些精壮男子,看到苏毅等人前方倒着无数胡骑的尸体,顿时眼睛都红了起来。

    “对方快支持不下去了,现在让他们撤退,他们之前的进攻不是白费了!”宇文堀大怒道:“来人,给我把这个扰乱军心的家伙砍了!”

    那亲兵还未反应过来,已经被人拖下马去,一刀枭首。

    “下命令!让他们给我冲!”对方只有一百人,骑兵的数量只有五十,而他宇文堀带了两百骑兵,竟然被对方打的要撤军?这个脸他怎么丢的起!

    “大人,那后方的两千奴隶呢?”

    “不用管这群猪狗!只要杀了前方的汉人,他们还是我们的财产!”宇文堀气急败坏道。

    两百骑兵冲不破一百人的防线,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屈辱。

    于是,宇文韭菜又开始和大盘硬扛起来了,他并没有发现,战斗的天平已经向苏毅那方倾斜。大盘已成下跌趋势,如果这时候韭菜们肯割肉止损,而不是用添油战术补资金账户,或咬牙硬扛,只要他们静待时机,等市场好转起来时狙击进去,或许还有翻身的机会。

    只要宇文堀让胡骑撤回来,重整兵马,等待机会向苏毅等人发起冲锋,未必不能冲破他们的防线。然而,宇文韭菜根本没有这个觉悟。

    踌躇不前的胡骑被迫向前冲锋,惨死在苏毅等人跟前。

    终于,宇文堀发现情况不妙,自己带来的两百骑兵已经所剩无几,而对方还有两百胡人的生力军静候一旁!

    “怎么会!”宇文堀不可置信的吼道:“我们的勇士怎么死了这么多人!”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如果宇文堀能及早下令撤退,即使不能扳回战局,凭着他们的骑兵的优势,也能安然撤退。可惜的是,现在有两千精壮男子在他们身后徘徊,苏毅买来的两百胡人在一旁虎视眈眈,而苏毅本人更是带着力士和骑兵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

    宇文堀吓得肝胆俱裂,这特么是庄家要吸筹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