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一百零九章 再遇
    工头原本还有些畏惧周飞,此时变得肆无忌惮起来,他蹲下身子,盯着周母的脸,柔声问道:“老人家,你说你儿子不会偷人银子?”

    “不会,不会……”周母老泪纵横。

    “那你的意思是我冤枉他咯。”工头笑容可掬的说道。

    周母赶紧几个头磕下,老脸上又是汗水又是泪水,浑身发抖着不敢说话。

    工头得意洋洋的站直身子,看着神色麻木的周飞道:“既然你的老娘跪下求情,那本大爷就放过你吧,你老娘说让你给我磕个头,你要是磕了,那这事我也就不计较了,不然把你拿去送官,定要你脱一层皮。”

    “谢谢老爷,谢谢老爷!”周母忙不迭的磕了个头,一把拉住周飞的裤腿,怒骂道:“逆子啊!你还不给老爷跪下啊!”

    周飞目光呆滞的看着老娘,又看了看神色跋扈的工头,喃喃道:“这银子不是偷来的,这银子不是偷来的。”忽然,他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大喝道:“我不跪!这银子来路干净,不是偷他的,我为什么要跪!”

    工头眯起了眼睛,冷笑一声道:“你就不怕我拿你去官府?”

    周飞虽然憨,但却并不蠢,他紧紧咬着嘴唇,怒声道:“你说我偷你银子,可有证据?拿我去送官?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拿我去送官!”

    “你!”工头被周飞这么一喝,顿时怒从心起。

    周飞举步向他走去,冷冷道:“你要如何?”

    工头大怒,正想喝骂几句,可见周飞眼神狰狞,攥着拳头一步步向他走来,心中忽然变得有些惊慌,他看了眼左右,对手下喝道:“还愣着干嘛?还不上前拿下他?”

    那几个手下面面相觑,工头心中却是一凛,他知道这周飞素来悍勇,能徒手格毙野狼,而且还是远近闻名的孝子,此时正后悔不该惹他,却不料一直跪倒在地的周母忽然爬了起来,一把揪住周飞的耳朵。

    “你个畜生!”周母胡乱的摸着脸上的鼻涕和眼泪,怒骂道:“你个畜生啊,你还敢对老爷动手,你是不是要气死你娘啊?”

    工头原本有些惊慌的脸又镇定下来,只要有周母在,他笃定周飞不敢动手。

    果然,周飞被老母扯住耳朵,脸上的杀意早已消失的无踪,低着头,委屈的哭了起来。

    “你跪下!”周母指着周飞破口大骂,周飞咬着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好了好了。”工头怨毒的看了眼周飞,对着周母摆了摆手道:“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那些银子也不多,你以后好好教育你的儿子才行,年纪轻轻就学人偷钱,真是世风日下。”

    “世风日下啊!”工头冲着围观的邻居叹息一声。

    周母老脸一变,一个巴掌抽在周飞脸上,骂道:“老身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个逆子啊!”

    周飞眼中含着泪,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脑中忽然浮现出城门口那个给他银子的男人的身影。

    工头带着人没走出多远,便恶狠狠道:“不能便宜这小子,老爷不是让我们查什么锦衣卫的下落吗?你今晚……到时候,就说这周飞就是锦衣卫安插在城中的密探。”

    他的手下惊道:“可这周家世代住在城内……”

    工头阴冷的说道:“我说他是锦衣卫,他就是锦衣卫!”

    苏毅刚跟着人群走到县衙门口时,那方已经黑压压的围着一群人。他踮起脚向人群前方看去,顿时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县门口摆着六七个人头!县衙前,捕快、白身们个个脸色铁青,老管站在一旁,对着凑上前的百姓大声呵斥。百姓顿时骚动起来,惊叫声不绝于耳。

    “太凶残了!”苏毅身旁站着个年轻男子,微微摇了摇头道,“我一直以为这荆门县靠近博望郡,此处的乡绅不会太嚣张,没想到比其他县更目无王法!”

    苏毅循声看了过去,那年轻男子长得眉清目秀,皮肤白嫩,他身材欣长,两鬓的长发斜飞而上,由一束青丝带缚着,只是那两鬓长发竟是雪白,和他的一头黑发显得格格不入。

    苏毅微微一愣,总觉得这男子好像哪里见过,身上有一种令他熟悉的感觉。“你知道什么!”旁边立刻有人不满的叫嚣道:“这荆门县原先的几个乡绅都败在万家手里,万家商会背后靠着的正是糜家,那可是辽东四大家之一的糜家啊!”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不置可否,他忽然指着县衙门前的白布道:“哎,那上面写着几个字。”周围的百姓被他这一惊一乍的模样吓了一跳,也下意识的向那白布看去,果然见上面用鲜血涂抹了好几个字。

    他拍了拍说话的那个百姓道:“劳烦兄弟给我看看上面写了什么?”

    “你自己不会看吗?”说话的百姓拨开他的手,不满的回道。

    “哎呀!”年轻男子急道,“我这不是看不清那上面的字嘛!”说完,似乎为了证实自己真看不清楚,他眯起眼睛,踮着脚在那探头探脑。

    “我是真看不清嘛!”

    那百姓一脸的嫌弃,冷哼一声,也是踮起脚尖向里看去。

    “写的什么字啊?”年轻男子娇笑一声,又拍了拍那百姓的肩膀。

    “那我咋知道!我又不识字!”这百姓被年轻男子拍了一下,心中更火了。

    年轻男子眉毛一竖,嗔道:“不认识字你踮脚干嘛?那上面的字你又看不懂。”

    “晦气!”那百姓如同被毒蝎蜇了一口般,挤着人群往前跑出好几步远。

    苏毅一脸惊讶的看着那年轻男子,张大的嘴巴足以放下两个鸡蛋,刚才此人嗔怒的表情,让他想到了沐小欣。

    也不知那姑娘怎么了,苏毅摸了摸脑袋,心道,那卢员一把年纪,也折腾不了几回,说不定死在沐小欣肚皮上,那些财产到头来还不全都归了她。

    “嘿!”年轻男子拍了拍苏毅的肩膀,他比苏毅矮了半个头,此时踮起脚尖,那灵巧的双脚不住的在苏毅周围打着转,“兄台为何一副便秘的表情?”

    “放屁!”苏毅没好气的喝道,“离我远一点!”

    他被中年男子打了一拳,直到此时,胸口还隐隐作痛。

    “哟!”那年轻男子似乎并没有放过苏毅的打算,他一把跳起来,扯住苏毅的耳朵道:“你说谁放屁!那上面的字你认的出来吗?”说着,他伸出芊芊玉手,一指县衙门口的白布。

    苏毅瞥了眼男子的脖颈,白嫩的玉颈上并没有喉结。

    “哎哟!”苏毅赶紧将对方的手拉开,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道:“你丫的是沐小欣?”

    年轻男子一脸古怪的看着苏毅,随后眼眶一红,再度扬手,对着他的耳朵就是一拧,“混账东西,敢卖老……敢卖本公子!你是活腻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