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九十五章 情窦
    风雨阁很是热闹,但苏毅只能苦笑一声,虽然曹禺几个纨绔把他当成了韩家的人,但他们忙着去寻欢作乐,自然没空理他,而周围的人大多不认识苏毅,在这样热闹的场景下,苏毅反倒显得有些孤独。

    好在身边还跟着高黑虎,苏毅正要领着他转身回去雅间,身后忽然有人叫他,“这位公子,请等一下。”

    苏毅一回头,正好看到顾婉秋向他走来,顾婉秋身后跟着一个婢女,她素来清高,这博望郡的才子都知道她的个性,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来她这碰壁了,此时倒也和苏毅一样,没人过来理会她。

    “姑娘有什么事吗?”

    顾婉秋摇了摇头,轻声道:“没什么事,只是以往没见过公子,公子怕是第一次来博望郡吧?”

    苏毅见她模样秀丽,那双如一汪湖水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哀怨,忍不住道:“恩,我第一次来博望郡,也算见识了一下所谓的花魁赛。姑娘成了新的花魁,似乎并不开心?”

    顾婉秋拢了下头发,诧异道:“公子是怎么看出来的?”

    苏毅笑道:“姑娘一脸愁容,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并不开心,可是出了什么事?”

    “这倒没有。”顾婉秋微微摇了摇头,“公子第一次来博望郡,对这次的花魁赛怎么看?”

    “恩?”苏毅没理会过来她的意思。

    顾婉秋愣了一下,终于鼓足勇气道:“你对这种花魁赛怎么看?是否会觉得我们这些姑娘,在外抛头露面……”

    刚说完这些,顾婉秋便有些后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找个陌生人问起这些,也许是这人第一次来博望郡,所以自己才想对他吐露一下心声?

    这下苏毅明白了对方话中的意思,他淡淡的说道:“江南也有类似的花魁赛,像姑娘这样的女子很多,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这些人无不以夺得花魁为荣,就像文人士子中状元一般,把这视为荣耀。”

    顾婉秋听惯了别人的吹捧,此时听到苏毅说起能歌善舞、多才多艺这几个字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可是姑娘不同,即使多了花魁的名头,也并不开心,也许姑娘志不在此,也有自己的无奈之处,我看你一副愁容满面的模样,是否是因为厌倦了这种生活?”

    顾秋菀低下螓首,轻轻嗯了一声,随后她目及远方,看着这一片灯红酒绿,微微摇了摇头,神色也有些茫然起来。

    苏毅看在眼里,也是叹息一声,“以你的身份,想要离开这风雨阁并非难事,只是往日的荣耀在你离开风雨阁后便会化为乌有,自你踏出风雨阁起,你便不再是顾婉秋,而是个普通的女子,和那些乡间女子没什么不同,也会找个人嫁了。”

    苏毅的意思她明白,并不是她放不开眼下的虚名和地位,而是以她的过往,即使离开了风雨阁又能干什么呢?

    顾婉秋忽然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或许还不如她们,至少她们还能找个人嫁了,像我这样的,想嫁人恐怕也没人要呀。”

    那些才子文士写诗词捧她们时,个个表现的一往情深,可让他们娶她回家,恐怕个个都不肯,古往今来,名妓花魁碰上负心人的事还少吗?

    “女人也可以独立,并不一定要成为男人的附属品,或许离开风雨阁后,你会发现,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苏毅一直都有大男子主义,但见到顾婉秋这幅模样后,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话,也许这个观点在后世看来并不惊奇,但放在眼下……

    顾婉秋眼睛一亮,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她轻声笑道:“多谢公子指点,小女子知道怎么做了。”一直以来,她对这些才子文人都自称奴,只是不知怎么,她不愿在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面前再用这个称呼。

    苏毅一愣,见到顾婉秋嫣然一笑的模样,忽然觉得有种惊艳的感觉,随后他摇了摇头,晃去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

    “公子去过江南吗?”顾婉秋抿嘴浅浅一笑,略微好奇的问道。

    “唔……算是去过吧。”苏毅的眼神忽然有些黯然,得罪了裴温就相当于开罪了裴阀,裴阀在江南势大,裴温又位高权重,在裴阀倒台前,恐怕只能一直躲在纵横山脉,当个朝不保夕的山贼了。

    天下虽然已现乱相,但裴阀毕竟势大,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苏毅并不想让自己再出现在对方的视野中。

    顾婉秋见苏毅有些沉默,眼中闪过一丝温情,柔声道:“公子可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

    “没有。”苏毅微微一笑,随即恢复了常态。

    “哦……”顾婉秋的眼神忽然有些向往起来,“从我记事之日起,就没离开过风雨阁,也没离开过博望郡,天下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听说江南景色秀丽,山青水暖适合居住,这是真的吗?”

    说到这,她的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了起来,模样看上去甚是可爱。

    “江南确实景色秀丽,姑娘若是有机会,不妨去看看。”

    “恩。”

    短暂的沉默后,顾婉秋似乎是鼓起勇气般,故作俏皮的开口说道:“我还不知公子叫什么名字呢,不知这位公子尊姓大名,可否向小女子告知一二呀。”

    苏毅有些诧异,喃喃道:“在下……”

    说到这,他轻轻叹了口气,苏毅实在是不想用假名骗她,可他真实的身份又不便告知对方,他忽然抬头,望着漆黑的夜空,怅然出神,得罪了裴温,只能逃命在外,连名字都不敢对人说,他突然不喜欢这种感觉,桃花寨必须强盛起来,总有一日,他要堂堂正正的站在裴府众人面前。

    顾婉秋望着他的模样,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滋味,也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处,她觉得自己能够理会苏毅此时的心情,她不愿看到苏毅这幅模样,眉头微蹙,假意嗔道:“怎么?公子莫非是看不起我,连名字都不愿告知吗?”

    “在下……”苏毅看着顾婉秋,忽然心中一阵悸动,只觉得血气上涌,就要不管不顾的说出那个名字,半响他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缓缓道:“在下韩文海,见过顾姑娘。”

    “韩文海……好特别的名字。”顾婉秋眨了眨眼,也是没话找话。

    “不知韩公子明日是否有时间……”

    顾婉秋身边的婢女惊讶的张大了嘴,在她的印象里,自家小姐一直都沉默寡言,今天竟然和一个陌生男子说了这么久的话,看样子还有邀请他的意思。

    “这几日我就要离开博望郡,怕是没什么时间。”

    “那……以后还会来博望郡吗?”

    苏毅摇了摇头,有些怅然道:“我也不知道,或许会,或许不会。”

    塞外那批缴获是否安全的运回关内,他还不清楚,桃花寨又面临着诸多问题,白虎寨势力庞大,以他们的个性,吃了这么大的亏,肯定不会善摆干休,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想到这,苏毅有些焦虑,他向顾婉秋告别一声,便快步向风雨阁外走去,城内还有他安置的一众部下在,得尽快回去让他们准备行装,不日就要出发,回桃花寨去。

    “曹禺那首诗,是韩公子做的吧?”苏毅身后传来了顾婉秋的声音,他转过头去,诧然的看着她,“啊?”

    顾婉秋抿嘴一笑,“或者说是韩公子代笔的吧?”

    曹禺的文采她是了解的,以他的水平根本做不出这种诗,而和曹禺一起厮混的那几个货更不是这块料,曹禺身边的生面孔只有这个韩公子,多半就是由他捉刀代写的。

    苏毅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算是告别,领着高黑虎继续向外走去。

    顾婉秋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了一丝惆怅,她鼓起勇气喊道:“韩公子!”

    “婉秋姑娘,有事吗?”

    顾婉秋脸色微红,她轻轻挽了下额前的秀发,眼中的踌躇在这一刻如同开春的冰雪,瞬间融化,“也许有一天,小女子能在江南再见到韩公子。”

    苏毅一呆,神色古怪的应了一声:“或许吧……”

    在江南再见到韩公子?也许一辈子都没那种可能了,苏毅摇了摇头,再不想其他,大踏步的走出了风雨阁。

    顾婉秋静静的看着他,天井内的凉风,吹起了她的秀发,她没有说话,只是嘴角微微抿动一下。

    一直以来,她在风雨阁并不开心,在决意做出某个决定后,她整个人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顾婉秋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婢女,轻声道:“回去准备一下,我们……该走了。”

    那婢女大惊失色,欲言又止的说道:“小姐……”

    “这里人多,我们回去说吧。”

    “是的,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