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九十四章 花魁落幕
    “哼!”曹禺不满的皱了皱眉,“还不是裴温怕那姓苏的出名,故意把他圈在府中,不让他出去与人接触,让他只能在相府碌碌无为一生。”

    “也不尽然。”苏毅冷眼旁观,见唐波偷眼向他看来,便装出一副事外人的口气道:“也许裴相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苏国忠因废太子一事被贬,这苏毅又是苏国忠的独子,他若是名声鹤立,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韩兄说的是!”曹禺见苏毅开口,连忙说道:“我们也不去谈论江南那些事,一会选出花魁后,你与兄弟我一起下去,我带你见识见识辽东第一名妓。”

    其他几个纨绔闻言也附和起来,只有唐波满是疑惑的看着苏毅,究竟是这小子藏的太深,还是自己真的认错了?

    这番对话传到刘十三等人的耳朵里,又引起了另一番反响。

    刘十三瞪着一对三角眼,滴溜溜的看着苏毅,那什么江南第一才子的名字和他一样,难不成……刘十三心中咯噔一下,一直埋在心底的小心思又开始萌发起来。

    看向苏毅的目光,也变得有些森然。

    风雨阁的花魁赛已经落幕,让人奇怪的是,素有博望郡第一才子之称的糜子恒并没有来,而与他齐名的林氏兄弟只到了一人。

    糜子恒没来,林思文也就没了出手的打算,他自认为无论是名望还是才气,都已凌驾于博望郡一众才子之上,唯一的对手只有那糜子恒罢了。

    如此一来,这次花魁赛斗诗的主角反倒成了林嗣业等人。

    林嗣业等几个才子,在博望郡也算有些名气,只是他们不同于糜子恒,平时诗会做的诗词有好有坏,水平全看临场发挥,但糜子恒这人爱惜羽毛,轻易不会出手,只要一出手,拿出来的诗词必是佳品,却没有低劣的作品。

    也正因如此,尽管糜子恒出手的次数越来越少,但博望郡第一才子的名声却是名至实归,在外人看来,即使是和他齐名的林氏兄弟,也稍有不如。

    不过,今日的情况有些复杂。

    一向被人视为纨绔子的曹禺,却一诗成名,那首北方有佳人和林嗣业的诗词摆在一起,由众人品鉴,结果是褒贬不一,但无一例外的是,在场的才子文士,都已把曹禺当成林嗣业那个水准的人物了。

    曹禺自然是喜上心头,他本来就嚣张跋扈惯了,此时更觉得扬眉吐气,走路都恨不得学螃蟹一样,几次三番跑到林嗣业周侧晃悠,心情相当美丽!

    花魁赛落幕后,真正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无数俏女名妓簇拥在那些文人士子身边,觥筹交错,时而聚在一起说笑,时而相拥而去,期间更有美婢穿梭在人群中,一些富家少爷干脆将她们拉到一旁,上下其手。

    这辽东的风气果然开放……

    一旁的刘十三看的热血沸腾,其余几个护卫也是眼热的不行,在曹禺的建议下,苏毅安排他们找风雨阁那些卖身不卖艺的姑娘去玩耍。

    高黑虎倒是忠心耿耿,他本是一寨之主,见识比刘十三等人广阔,虽然也想在风雨阁潇洒一番,但始终不放心苏毅一个人在外面,因此拒绝了曹禺给她安排的姑娘,犹如一个铁塔一般竖在苏毅身后,吓得一众想要靠近苏毅的姑不敢上前。

    曹禺不愧是花丛老手,他领着苏毅一路过去,不仅和一些才子谈笑风生,还和风雨阁的一众姑娘打成一片。

    花魁赛的规矩,但凡有才子文士写诗捧那些姑娘的,事后不管她们有没有夺得花魁的名头,只要入了她们的眼,都可以去对方的闺房相谈一二。

    这些名妓多才多艺,和那些只做皮肉生意的女子不同,即使进了她们的闺房,也只能以礼相守,除非真的是有足够的魅力俘获她们的芳心,或者甘愿舍去一身才名,冒险用强,否则也只不过是普通的谈心罢了。

    这次夺下花魁的是顾婉秋,那首北方有佳人被曹禺用在她身上,曹禺因怨恨陈君是对他不理不睬,故意用这首词捧了她的对手顾婉秋。

    陈君是有林嗣业赠词,又有好几个金主砸重金捧上台,本来是夺魁最大的人选,无奈顾婉秋人气更甚,才色技艺都不输于她,加上曹禺那首北方有佳人的锦上添花,竟意外夺下了花魁的名头。

    花魁赛落幕后,顾婉秋借故走到了苏毅和曹禺跟前,曹禺眼前一亮,“恭喜婉秋姑娘夺得花魁的名头,我早就和人说过,婉秋姑娘花容月貌又多才多艺,这次的花魁非你莫属,那陈君是庸脂俗粉一个,哪能和你相比。”

    顾婉秋淡淡一笑,却并不接下曹禺的话,只是说道:“多谢公子赠诗之情,若没公子这首诗,只怕奴未必能成为此次的花魁。”

    “也得婉秋姑娘多才多艺才行。”曹禺一双贼眼滴溜溜的在顾婉秋身上打转。

    顾婉秋虽然性子冷淡,但毕竟是在这风月场所呆过的人,即使不喜曹禺这幅模样,也不会刻意的表现出来。好在曹禺虽然跋扈嚣张,但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随意用强,他见顾婉秋并没有邀请他的意思,也就随口客气几声,便和其他女子厮混去了。

    陈君是和她的婢女萍儿正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萍儿一直看不上曹禺,此次见顾婉秋因他成了花魁,心中更加不喜,酸道:“这姓曹的真不是个东西,往日像狗一样黏着小姐,今儿个又给那小贱婢写诗,夺了小姐花魁之名,真是气人。”

    陈君是转过头去,盯着萍儿不语,直盯的她心里发毛。

    “看来我是太好说话了,以至于有人不识尊卑,在我面前搬弄是非。”陈君是口气听不出喜怒,但萍儿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在外人看来,陈君是是个柔弱的姑娘,多才多艺,是辽东少有的名妓之一,但能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且混出名头的人,又哪是一般的女子,想到这陈君是的手段,萍儿就吓得心都打颤。

    “小姐,我……”

    她刚开口,不料陈君是抬手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的抽到她脸上。

    周围才子佳人众多,此时没人在意她们,即使有人看到,顶多也只是以为陈君是没有夺下花魁的名头,心中不舒服罢了。

    陈君是目光阴寒的看着曹禺和顾婉秋,心道:“贱婢,既然你不知尊卑,要和我来争高下,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