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九十二章 代人捉刀
    林嗣业懒得理他,目光扫了眼曹禺手中的宣纸,说道:“怎么?曹公子的雅作写好了?我劝你最好还是雕琢一番,免得像上次一样贻笑大方。”

    “关你屁事!”曹禺一张脸涨得通红,被人当面揭短,哪还顾忌的了自身的形象,“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个雅间的?”

    “只准你找风雨阁要名单,就不准我问清楚你坐在哪?”林嗣业淡淡的说道:“你最好是做一首像样的词出来,这次花魁赛,你曹家来了不少人,其中不乏一些直系子弟,你要是出丑,丢的可是曹家的颜面。”

    曹禺目光一凛,勉强挤出一些笑容道:“就不劳你费心了,送客。”

    林嗣业看着他的模样,却是笑出声来,他转过头去,径直出了雅间。

    曹禺咬着笔杆头子,略显苦恼的翻出那首诗,细细的读了起来。

    苏毅冷眼旁观,见曹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忍不住道:“曹公子,今日做诗,可有应景之类的要求?”

    “应景?”曹禺一呆,随后喃喃道:“倒是没这方面的要求,只是诗词也不能乱作,这毕竟是花魁赛,要是做几首咏雪之类的诗词出来,那未免也太……”

    “那就行了。”苏毅有心想拿起毛笔提下一首诗,但想到自己那不堪入目的毛笔字,伸出去的手为之一愣,看来以后得抽空练练毛笔字了!

    “我来说,你来写。”

    “啊?”曹禺这厮猥琐下流,城府又深,此时听到苏毅的话,有些狐疑的望着他,暗道这小子不会也是个蹩脚货,自己做的诗也是狗屁不通,却让我帮他写,最后赖在我身上……到时候众人一看是我的笔迹,真是想撇清都不行啊。

    “这……”曹禺心中腹议,脸上却是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道:“韩兄弟,小弟的字迹粗鄙,恐怕玷污了你的佳作,不如……”

    “废话少说!”苏毅不耐烦道:“让你写就写。”

    曹禺无奈,走到桌前,提起一支毛笔,将毛笔笔锋浸入墨水中,轻轻瞥动起来。

    苏毅在旁边看着,便开始背了起来,“北方有佳人……”

    曹禺握笔的手腕一抖,好大一滴墨汁滴在宣纸上,苏毅无语的看着他,他也无语的看着苏毅。

    这开头一句还真是应景……北方有佳人,这博望郡不就是北方吗,这开头的第一句就平淡无奇,不过总算中规中矩。曹禺在纸上不动声色的写着,心想这姓韩的虽是世家子弟,但在军中任职也算是个武人,这一介武夫能作出这等诗,也算难得了。

    “绝世而独立……”

    曹禺原本还有些随意,听到这下一句时,竟变得郑重起来。这厮才学是有一些的,虽然作诗写词什么的比不上林嗣业等人,但也能分辨的出其中的好坏,他变得有些沉默,手中的毛笔也在宣纸上哗哗的写着。

    苏毅在一旁看着,暗道这厮倒是写的一手好字,又生得一副好皮囊,就是猥琐下流,调戏良家妇女、强抢民女之类的龌龊事都干的出来,白瞎了这么一个俊小伙了。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倾国倾城么?曹禺听得一惊,看向苏毅的目光也变得古怪起来,心中不断的咆哮,果然偏系子弟不如狗啊,这货也算是个有文采的人,竟被韩家强行塞入军中,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苏毅不知道曹禺心中的怒吼,自顾自的背道:“宁……”

    干他妹的!忘了……

    “宁啥?”曹禺停下笔呆呆的看他。

    “宁……”苏毅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刘十三和高黑虎也看了过来,刘十三心中冷笑,主公又在糊弄人了,就他那三瓜两枣的水平还教人写诗呢,你看吧,忽悠不下去了吧。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总算是背出来了……

    曹禺默默的写完最后一句,然后整个人愣在那边,“北方有佳人……”这首诗也算应景,中规中矩又押韵,若说惊世骇俗,那倒算不上,但这文采还是有的,关键是应景啊……纯粹的夸奖姑娘的美,再没比这更合适的了。

    有才,有才啊。

    曹禺想了半天,脑海里就憋出这干巴巴的五个字。

    这货是真有才,这首诗粗看平淡,细读起来却又有意境,表面看上去对的公整,而且字面意思通俗易懂。恩,就是纯粹夸姑娘美的,尤其那一句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端的是画龙点睛之作。

    “韩……韩兄好文采。”

    苏毅微微一笑道:“这首诗是曹兄所做,与我何干?”

    这就是赤果果的赠诗,赤果果的让你抄诗了。

    曹禺一张俊脸胀的通红,他期期艾艾道:“韩兄这是何意?”苏毅看了他一会,便笑了起来,曹禺那张脸变得更红了,他紧紧攥着那张宣纸,看了眼紧闭着的门。

    “放心,那李胜对林嗣业甚是崇拜,我看到他跟着对方走了,此时应该不在门外。”

    曹禺一听,眉毛登时竖了起来,喝骂道:“那个混蛋,看我一会怎么收拾他!”随后便不动声色的将宣纸折起,收入怀中,头也不回的向外面奔去……

    苏毅看着曹禺的背影,微微一笑。

    林嗣业之前进来,提醒曹禺的那番话未必是出于好意,一方面既存了恶心曹禺心思,另一方面也是想逼曹禺出手,这曹家除了曹逸风外,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人才来,若是曹禺的诗胜过那些直系子弟,那林嗣业相当于借了他的手打了曹家直系子弟的脸,要是曹禺的诗不堪入目,丢的也是曹家的脸。

    无论如何,曹禺都讨不到好来。

    曹禺也知道对方用心险恶,以他的城府不难看出对方的想法,只是无论如何,这诗都要写的,写的好了得罪直系那帮庸才,写的不好丢了曹家的脸,但若能在花魁赛中一展名头,对他提升自己的名声大有益处,或许能得文士清流们的看中,推荐去做个官,谋个实缺,也算不虚此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