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八十七章 脸厚心黑
    怪不得这厮出手凶狠,曹禺瞥了眼刘十三,继而又看了看如铁塔一般的高黑虎,心中也是后悔不已。

    有了先入为主的想法,此刻自然开始脑补起来,难怪对方肆无忌惮,而且还带着这许多强壮的护卫,原来是韩家的人,如此排场出来,想必在韩家的身份也不低。

    看对方的做派,很有军中兵痞的作风,说不定那小子靠着韩家的权势,在军中谋了个职位呢。

    这时,有一队捕快赶了过来,他们刚刚在附近巡逻,接到报案,听说有人在酒楼斗殴,便冲了进来。

    领头的捕快见到这幅场景,顿时皱了皱眉,一对父女站在一旁抱头痛哭,曹禺几人被刘十三等人押在一旁,而苏毅和高黑虎则气定神闲的站在一旁。

    见到高黑虎,那捕快显然也吃了一惊。

    “这是怎么回事?”那捕快赶紧向酒楼主人递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意思是这伙人什么背景。

    那几个纨绔子弟他知道,对方虽然也是官宦子弟,但他未必放在眼里,至于曹禺么,此时脸肿如猪头,他一时间也没认出来。

    酒楼主人连忙眨了眨眼,摇头示意对方不要管这件事,不想那捕头却领会错了他的意思,以为是在告诉他,这伙人没什么大背景。

    看了看那几个纨绔,捕头没好气的喝道:“不争气的东西,净给你们家里丢脸,全带回去,好好审问。”

    他这话一出,苏毅部下几个护卫“刷!”的一下抽出刀。

    刘十三本来就心虚,此时听到这捕头的话,下意识的一把拽起曹禺挡在身前,山贼、土匪进了官府,那还得了。

    一众捕快脸色大变,酒楼主人暗暗叫苦。

    曹禺更是吓得目瞪口呆,心想这伙人比自己还狠呐!不愧是韩家的人……

    那捕头也是阴沉着脸,对方竟然敢持械拒捕?不过他倒也眼尖,瞅着面前的曹禺有点眼熟,突然大惊失色道:“您……您是曹家的曹禺曹公子?”

    曹禺无奈的点了点头,心说你这不废话吗!

    “放肆!”那捕头将手按在刀柄上,他眯着眼睛打量起苏毅等人,对方佩戴的武器比他要好上不少,都是鬼头大刀,而他们捕快佩戴的只是朴刀。

    捕头怒道:“你们是什么人?连曹家的人都敢私自拘役,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苏毅淡淡的回道:“曹家很了不起吗?”也就是程家庄那种程度吧,这关键时刻可不能虚啊!

    这话听到捕头和酒楼主人耳朵里,却成了两种意思。

    酒楼主人见苏毅丝毫没有把曹家放在眼里,心中暗叹,这公子哥多半是韩家的直系子弟,最不济也是韩家重点培养的年轻俊杰,不然怎敢如此嚣张?

    那捕头见苏毅一副外地口音,知道这厮不是本地人,既然不是本地的,未必有多大背景,多半是个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只是不知是哪个富家子弟,可惜到了博望郡,是生是死就由不得他了。

    “曹家很不了不起吗?”捕头夸张的笑了一句,“这曹家可是和林家、糜家这种大门阀比肩的望族,小子,老子今天就带你回去,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

    曹禺心道:“这白痴怎么比我还嚣张,我一个曹家的人都不敢说这种话。”

    酒楼主人本想提醒捕头这苏毅的身份,但话到嘴边,他又生生的咽了下去。这件事闹到最后,曹家不至于向韩家去讨要说法,韩家虽然在辽东势力强盛,但毕竟不是博望郡本地人,这姓韩的公子一走,到头来,曹家还不会把丢掉的面子从他身上找回来?

    有了这些捕快横插一脚,相当于把问题移交给官府,如何在韩家和曹家之间调停,这该是郡守大人考虑的事,与他就没多大关系了。

    苏毅一听,顿时一个头有两个大!和林家、糜家比肩的存在?林家和糜家可是辽东四大家族,有名的世家门阀,能和他们比肩的,那曹家……

    刘十三也是一愣,扯住曹禺衣领的手顿时一松。

    曹禺瞅住机会,一下挣脱了刘十三,捂着一张被揍肿的脸向捕头跑去。

    “曹公子,快过来!”捕头唾沫横飞的大喊。

    刘十三见曹禺挣脱自己,顿时大怒,一把从护卫那夺过一柄鬼头大刀就冲了过去。

    他向来阴狠,此时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抓住那猪头脸,也算有个人质在手!

    “曹公子!”捕头继续唾沫横飞,迎向曹禺。

    “甘里母!”曹禺也在口齿不清的大喊,跑向捕头。

    等捕头跑到曹禺面前时,曹禺当胸就是一脚!捕头被踹翻在地,曹禺还不解恨,将他按在地上一顿暴揍,拳拳到肉,几乎是把从苏毅那受的气全撒在他身上。

    “甘里母!韩嘎里也敢惹!”曹禺打的还不解气,这蠢货捕头自己蠢就算了,还想拉曹家下水!

    后面的刘十三傻眼了,苏毅和高黑虎面面相觑。

    一众捕快你看我,我看你,终究没人敢上前拦着曹禺。

    直到曹禺打不动了,他才转过身来,跑到苏毅面前,一把抱住苏毅,“韩松弟!增似大水冲聊龙王毛,呀噶银八认识呀噶银!”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没人去管那对父女了,而周围的看客也都被酒楼主人驱散。此时的苏毅和曹禺都不希望太多人关注他们,苏毅的身份自然不用多说,曹禺也不想自己的事被人当做笑谈,对方虽然是韩家人,但被他扇成一个猪头,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这酒楼曹禺自然是呆不下去,于是拉着苏毅几个,另找地方寻欢作乐去了。

    苏毅刚走到门口,那小姑娘就一下跪倒在地,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明亮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苏毅,“谢韩公子救命之恩!奴家一定不会忘了您的大恩大德的!”

    她在一旁看的真切,知道没有苏毅等人,自己和老父亲是绝不可能逃脱那个恶棍毒手的。苏毅微微一愣,转身看了过来,随后摆了摆手,便抬腿走出了酒楼。

    留下那姑娘呆呆的看着。

    捕头也从酒楼主人那得知了苏毅的“身份”,一张脸拉的像苦瓜一样。好在事主双方都已离开,也没闹出什么大事,就剩老头儿在姑娘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走到捕头面前。

    这时候,捕头也没心情理他,赶紧道:“走开,走开!”

    小姑娘拉着老头,对捕头道了声谢,便在酒楼主人的授意下,从后门离开,临走时她又看了看苏毅离开的方向,嘴角微微抽动一下。

    三楼一直有个女子,自始至终都在看着楼下的情况,她一身火红色的狐裘。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喃喃低语:“韩家,真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