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八十六章 韩家是桶万金油
    苏毅带着高黑虎等人跑到楼下,只见刘十三和另一个护卫将对方打的东躲西藏,而为首那个锦衣公子上蹿下跳,甚是活泼,饶是刘十三出手狠辣,也难以伤到他分毫。

    那人看似狼狈不堪,实则动作灵活,而且善于察言观色,见苏毅铁青着脸出来,知道这多半是对方的外援,而且苏毅穿着得体,也不像是普通人,说不定还是这些人中的主事人。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敢在博望郡惹曹家的人,我看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曹禺察言观色,料定对方身份不一般,此时搬出曹家来压迫对方。

    这一招在平时纨绔之间的斗殴中百试百灵……

    果然苏毅听到他的话后,面色再度变得凝重起来。

    曹禺看在眼里,还道对方被曹家的名头给震住了,正想说几句场面话。

    不料,他却漏算一个人。

    高黑虎大踏步的走上去,高喝一声:“刘十三你退一边去,一个娘里娘气的毛头小子都搞不定!”

    刘十三闻言一滞,眼中凶光大盛,登时朝曹禺扑了过去。

    曹禺见状吓了一跳,正想避开,却见高黑虎的巴掌如蒲扇那么大,直接朝自己扇了过来。

    “啪!”的一巴掌,曹禺避无可避,直接被高黑虎扇下楼去,摔的头晕眼花。

    酒楼主人见状,叫苦不迭。

    “快,快让人扶曹公子起来!”

    那酒楼主人还未走的几步,却被苏毅一把拦住,喝问道:“这人什么来头。”

    “啥?”酒楼主人顿时懵了,他愣了半响才道:“这位客官,您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苏毅摇了摇头,只知道对方说什么曹家。

    “他可是曹家的人!”酒楼主人低声道了一句。

    曹家很有名吗?辽东四大家韩家、糜家、孔家、林家,苏毅是知道的,至于什么曹家他倒是没听过。

    这时也有外地的客商问道:“那群人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嚣张,公然调戏良家妇女?”

    “快小声点。”一旁的人赶紧拉住他,低声道:“这人是曹家的偏支子弟,这曹家可是博望郡有名的望族……”

    “博望郡有名的望族?我以为他那么嚣张,是韩家或者糜家的人呢?”那客商不以为意,边上之人见状也不去管他,这等自找死路之人,自己可没必要提点他。

    这些人将曹禺等人的所见所闻看在眼里,都觉得不耻,但其中不少人都知道曹家在博望郡的势力,哪会凑上去触霉头。

    曹禺和一众纨绔来酒楼消遣,才上的二楼就看到这对父女,见那小姑娘长得秀美,顿时色心大起。假意往前走去,欺负老头儿眼瞎,一下撞了上去,将老头儿撞个底朝天,事后还诬陷对方先撞了上来,要求对方赔偿衣服,甚至将对方直接说成是窃贼,这么做,无非是想把那姑娘搞到手罢了。

    这种事他常做,而且做得得心应手……

    刘十三带着一众护卫把曹禺等人押了过来,酒楼主人这会更懵了,自己都点名了曹禺是曹家的人,这货还让人把曹禺几个押了过来,指不定是什么来头呢。

    一念至此,酒楼主人的态度就更加恭敬了,对一旁咬牙切齿的曹禺是直接无视。

    看到曹禺对着自己龇牙咧嘴,苏毅不由得心头火起,上去就是两个巴掌,抽的曹禺本就肿胀的脸变得更圆润了。

    苏毅已经从护卫那问清情况,原来刘十三几个从头到尾只是看客,是对面这群家伙先挑的事。你说你一不是韩家的人,二不是糜家的人,嘚瑟个什么?

    一想到这,苏毅火就更大了,啪啪继续两个巴掌抽上去。

    曹禺被苏毅打的头晕眼花,心中恨极,口齿不清出的嚷道:“里刚动曹家滴仁,里归后悔滴!”

    啪啪!又是两个巴掌,“说人话!”

    曹禺鼻血差点气出来了,只是他脸颊肿胀,说话又说不清楚,只得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们,希望他们能将曹家的大名报出来,吓尿对方。

    无奈一众小伙伴都是怂蛋,见曹禺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他们,全都低着头不敢言语。

    曹禺只是气昏了头,冷静下来一想,也是汗流浃背,对方既然知道自己是曹家的人,还敢动手扇耳光,想必身份不简单,说不定是辽东四大家族的人……

    苏毅看着曹禺挤眉弄眼的,心里也有些疑惑,暗道这曹家是什么来头?难不成也是程文元那样的地头蛇?一方豪强?

    真要如此,倒也棘手。

    这头苏毅愁眉苦脸的想着,那头曹禺眼神也是滴溜溜的转着。

    若是苏毅知道这曹家在博望郡内,是和林家、糜家差不多的存在,只怕脸上的表情会更加复杂。这曹家在财力上或许不如林家和糜家,但其他方面却未必差的了多少,除此之外,也就是名望上稍有不如罢了。

    “客官不知您高姓大名……”一旁的酒楼主人站不住了,还是先问清对方的来头才能安心,万一这厮是个愣头青,脑袋一转就热血上涌的二愣子,那不是把自己连人带楼都给坑进去了?

    “韩。”苏毅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淡淡的说了一个字,再不肯多言。

    只是这一个字就足以惊掉酒楼主人的下巴,一旁跪着的曹禺差点气晕过去,这人姓韩?难怪这么嚣张!他心里正在滴血,对方既然姓韩,巴掌又打的这么肆无忌惮,这仇多半是没法报了。

    酒楼主人露出一个会意的表情,对一旁的仆人使了个眼色,赶紧退到一边。

    大神打架,凡人退散,反正打破了天,那也有韩家撑着。

    曹禺被押在一旁,见酒楼主人甩手不闻不问,肚子都快气炸了,只是形势比人强,自己只是曹家的一个偏支,平日里在博望郡作威作福,小打小闹,家主懒得管这种小事,但若真惹了韩家的某个公子哥,那族里还不扒了他的皮啊。

    曹禺的几个狐朋狗友也如霜打的茄子般,蔫在那。韩家,那可是和林家、糜家比肩的存在,这四大家在辽东一手遮天,连公孙一清都无可奈何,他们虽然也是官宦子弟,但这种大门阀的人还是少惹为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