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四十四章 铁匠秦羽
    就在除夕这天晚上,桃花寨翻新不久的大厅里,苏毅、刀疤、高黑虎、刘十三、钱豹、张鸿升、何奎七人坐在一起,坐在他们下方的是一群山寨新提拔起来的小头目。

    大厅灯火通明,外面寒风凛冽,屋内却是烧着木炭,温暖如春。

    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不得不说,那帮流民果然有不少人才,单凭这厨子的厨艺,就不输那些酒楼。

    苏毅见众人干坐在那等他发话,笑道:“大年三十,各位不要拘谨,吃菜吧。”

    听苏毅这么说,刀疤等人也是哈哈大笑,倒酒的倒酒,夹菜的夹菜,一时间餐桌上好不热闹。就连苏毅,也喝了几口烈酒。

    借着酒劲,苏毅拍了拍手,他的亲随抬进来几个箱子。刀疤等人一愣,纷纷看向苏毅,不知道这位寨主大年三十的搞什么鬼。

    “打开箱子。”苏毅淡淡的吩咐一声道,他的亲随立刻将那几个箱子全部打开,箱盖打开后,原本表情随意的众人,顿时惊呼起来。

    只见箱子里装着整整齐齐的银锭,还有一些明亮的珠宝等贵重物品。

    苏毅见众人这幅模样,微笑道:“这段时间,桃花寨发展的有模有样,从最初的破落山寨,到如今的兵强马壮、塔高城坚,各位都是有功劳的。这些银子我特地从山寨的库房内支出,作为犒赏,赏给大家。”

    除了刀疤和张鸿升外,其他人都乐的合不拢嘴,尤其是刘十三和钱豹,目光贪婪的扫过那一堆银子。

    “苏兄。”刀疤此刻却是清醒,他迟疑片刻后说道:“山寨发展还需要大量的银子,这些钱还是留着办正事吧。”

    他话音刚落,刘十三都不满的嘟囔一声道:“大哥!”

    苏毅摇了摇头道:“山寨要建设不假,但兄弟劳苦功高,不能不赏,这些银子就是赏给大家的。另外,我再让人从库房支取银子,赏给山寨的众兄弟们。”

    张鸿升看着苏毅,眼中闪过一丝赞色,他点了点头道:“主公放心,这件事我来安排,保证银子一分不少的交到兄弟们手中。”

    既然苏毅和张鸿升都这么说了,刀疤也不再坚持,这会他要是还坚持把这些银子用来建设山寨,只怕会犯了众怒,甚至连刘十三都会因此对他产生不满。

    听到苏毅这么说了,高黑虎等人都大声叫好,刘十三拿起桌边的酒壶给苏毅倒满,笑着说道:“我也和张鸿升一样,喊你一声主公。主公,属下敬你一杯!”

    苏毅举起酒杯,对刘十三点头示意,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

    钱豹与何奎见状,也给自己倒满,举起手中的酒杯对苏毅道:“主公,属下敬你一杯!”

    从大王、寨主的称呼改为主公,很显然,这帮人的忠诚度提高了不少,苏毅满意的点了点头,和刀疤相视一笑。

    坐在下首的小头目很识趣的走了出去,就留下苏毅七人坐在大厅内,外面的喽啰想进来给他们换酒也被赶了出去。

    桃花寨已经达到一定规模,城墙越建越高,箭塔的数量比一些大型山寨还要多,山寨外的各个山头上建起瞭望塔,山寨内兵强马壮,如今还组建了一支轻骑兵。

    山寨建设的兴旺,众人自然高兴,你一杯我一杯的相互喝起来,没多久众人便醉醺醺的。

    这时高黑虎大着舌头,声如洪钟道:“主公!山寨刚组建了一支骑兵,什么时候你给我备好狼牙棒,我为你训练一支冲锋陷阵的精兵出来。”

    苏毅的眼皮有些睁不开了,此刻听到高黑虎的话,眼睛一亮,高黑虎原先的亲卫战斗力彪悍,个个手持狼牙巨棒,这样一支军队简直是步兵杀手。

    要是能组建起这样一支精兵的话,桃花寨的实力无疑更上一个台阶。

    到了桃花寨如今的规模,光是人多已经远远不够了,若是没有几支精兵撑门面,即使兵马再多,也只是乌合之众罢了。

    随后,苏毅失望的叹了口气道:“狼牙巨棒要打制起来不太容易,现在朝廷对武器管制严厉,特别是狼牙巨棒这种大杀伤力的武器。山寨没有铁匠,也无法从外面的渠道搞到这些狼牙棒。”

    “铁匠?”张鸿升若有所思道:“主公,之前你带回来的那个青年我审问过,此人好像是打铁的出身,他父亲曾是有名的铁匠师,专门在军械处给禁军打造武器。”

    他话刚说完,苏毅和高黑虎已经醉倒在桌旁。

    纵横山脉内的大年初一,并不像外界那样到处走亲访友,热热闹闹,这些山寨在这段时间里趁着大家走亲访友之际,也会在官道上劫杀那些过客,有时稍不注意,就是一家老小遭到这些山贼的埋伏。

    桃花寨倒没有丧心病狂到去官道打劫平民百姓,一众匪兵尽兴而欢了整整一天,从大年初五起,桃花寨的匪兵就恢复了往常的训练。

    这几日他们得了不少赏赐,酒足饭饱,过得倒是惬意,这会让他们恢复训练,这些懒散惯的匪兵多多少少会有些不适应。

    训练的工作交给刀疤与何奎去做,而高黑虎则在一众匪兵中,挑选那些体格强壮的力士,组成几个方队,用木制的狼牙棒操练方阵,苏毅也乐得清闲,每日和张鸿升聊下山寨的规划。

    之前在上郡县外救下的那个青年,也已经能够下床活动,原本蜡黄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红润,青年此时换上一身干净的衣裳,坐在苏毅的书桌前。

    青年脸上浮现出感激之色,他已从那些骑兵口中得知,当日郑家的仆人欲将他打杀,是眼前这个年轻男子救下的他。

    “公子大恩大德,小人没齿难忘。”青年说着便要跪下去。

    苏毅见状赶紧摆了摆手道:“你不用多礼,先坐下,我有话要问你。”

    “公子请问。”

    苏毅见他憨厚老实,满意的点了点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之前是做什么的?”

    青年眼中闪过一丝哀色,缓缓道:“小人名叫秦羽,之前曾在家父铺子中打过铁,也学了点技术。”

    苏毅见他神色悲恸,也有些吃惊。

    却见秦羽继续说道:“原本我家还算殷实,可惜去年家父被牵扯到一件盗窃案中,之后被关押在奉天大牢,小人多方打探……才知道……他入狱没多久就熬不住刑,去了。”

    说到这,秦羽狠狠的攥起了拳头,失声痛哭起来。

    苏毅疑惑的问道:“那日我见你扑上郑家的马车,这是怎么回事?你父亲被盗窃案牵连,为何会关去奉天大牢?那里关着的可都是朝廷的重犯。”

    秦羽苦笑一声道:“家父原先开着一个铁匠铺,负责给客人打制一些精巧的武器,后来被朝廷招去,为禁军打制武器。去年,军械处丢失了几份图纸,家父因此受到牵连。”

    苏毅叹了口气,这些技艺高超的铁匠一旦被朝廷招去,那和囚犯也没什么区别,没什么人身自由不说,一旦丢失了什么机密的东西,第一个倒霉的都是这些铁匠。

    秦羽继续说道:“那日郑家马车内的女子叫李寒幽,她父亲是家父的挚交,在我还小的时候,家父多次资助她家。后来我们两家就定下了婚约,可惜去年家父罹难,她自小就能歌善舞,前些日子被郑家的少爷看中,接去郑府。”

    “那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苏毅看着秦羽,出声问道。

    秦羽茫然的摇了摇头,随后他长叹一口气道:“也罢,寒幽有她自己的生活,我不该去打扰她。从今往后我就远走他乡,再不回上郡县去。”

    苏毅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你可愿留在我寨中?”

    秦羽随之一愣。

    苏毅救过他,他有心要报答苏毅,但要他落草为寇,却是不甘。

    苏毅看出了他的想法,平静的说道:“如今大楚朝廷昏暗,我相信图纸失窃一事和你父亲无关,但是审理的官员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你父亲下狱,用酷刑折磨致死,我就不信你会无动于衷。”

    秦羽低下头,指甲狠狠的陷在掌心里。

    苏毅看了看他,继续说道:“你会打铁,一直跟着你爹学习技艺,离开上郡县你还能干什么?揍你父亲的老路吗?到时候只怕连你也要被朝廷征了去,落得你父亲的下场。”

    苏毅端起面前的茶,轻轻的饮了一口道:“你要走我不拦你,我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考虑,留在山寨,你还是做你的铁匠,我会按月给你发工钱,也会派人给你当学徒,给你在这山寨上开个铁匠铺子。”

    说完,苏毅吹了吹有些烫的茶水,不去看他。

    而此时,门外的亲随将手搭在刀柄上,静静的候着。

    秦羽低着头,神色痛苦的思索着,很显然他并不想落草为寇,但是苏毅对他有救命之恩,他却不能一走了之。

    秦羽好几次想要站起来,都鼓不起那个勇气。

    苏毅看着茶盏中的茶水微微的晃动着,突然一口饮尽,将空的茶盏放在桌上。

    “我让人给你安排住处,铁匠铺的事随后也会安排人去准备。”

    门外的护卫神色一松,将手放了下去,苏毅推开房门,大步向外走去,留下秦羽呆呆的坐在书房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