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九章 余生
    苏毅忍着痛爬了起来,顾不得包扎伤口,他提着刀清点乱匪人数,确认三十二个乱匪全部死在荒野上后,才松了口气.

    看着一地的断肢残骸,好几次想要弯腰呕吐,都被苏毅忍了下来,生在这个年代,想要活下去,就得适应这种场面,软弱只会让他死的更快。

    其中一个脸上有条很深刀疤的大汉挣扎着站了起来,他一脚踢开乱匪的尸体,捡起那乱匪身旁的精铁刀,放眼四周,忽然悲从中来,他们一行六十人下山,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连他在内,不过三人而已。

    苏毅并没有理会那大汉,他四下查看已经那些百姓的伤亡的情况以及缴获的物资,这批百姓中,除了几个比较机灵的趁乱逃走外,其余的死伤殆尽。

    最后清点了物什,有锦甲、皮甲共计十副,轻铠二十余套,二十三把精铁刀,五柄缳首大刀,短枪六杆,还有一些乱匪之前缴获的朴刀、长刀六十余把。

    至于一旁的粮食鸡鸭,苏毅连看都没看一眼,这些东西虽好,但也要带的走才行。

    三个大汉陆陆续续的靠了过来,苏毅霍然转身,手中的缳首刀一横,沉声喝道:“退后!”

    刀疤大汉赶紧摇了摇手,解释道:“壮士别误会,我见壮士悍勇,一刀结果了那贾老二,心下佩服!绝对没有什么恶意。”

    苏毅并没有因为对方的这番话放松警惕,他盯了三人半响才道:“你三人在刚才那场搏杀中也出了不少力,这些缴获你们也有份,过来收拾一下吧。”

    刀疤大汉微微一笑,对那些缴获的物资并不放在心上,而他身后的两人却已是喜上眉梢,那些甲胄兵器比他们原先的武器要好上太多,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一行六十人才会受到重创,在那帮乱匪面前一触即溃。

    “你三人今后有什么打算?”苏毅见刀疤大汉并不去查看缴获的物资装备,有些好奇。

    “我们一行六十人下山,却不想损失惨重,连寨主也死在之前的混战中。”刀疤男子有些哽咽道:“我和这两位兄弟商量了一番,决定还是重回寨中,整顿下人手,也算有个落脚之处。”

    突然刀疤男子止住悲声,他看了眼苏毅,有些欲言又止的问道:“不知这位壮士有何打算?”

    苏毅苦笑一声:“天下之大,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刀疤大汉忽然一愣,小心的说道:“既然如此,壮士不妨留下,与我们一起回山寨如何?”苏毅之前表现的有勇有谋,敢只身一人站出来对上贾老二,一刀结果了对方,如果不是他那番鼓舞,只怕他们三人早已和这帮百姓一般,被那些凶残的乱匪追上砍杀,因此,刀疤大汉对苏毅可谓又敬又服。

    苏毅见刀疤大汉目光真诚,不似有诈,且他迥然一身,也没什么东西好让这三个土匪惦记的,“如此,便依足下吧。”

    刀疤男子闻言大喜,赶紧问道:“不知壮士尊姓大名?”

    苏毅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心中疑惑,为何这刀疤男子对他如此尊敬。其实,这些草莽比寻常人更尊崇强者,苏毅的所作所为早就让刀疤男子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自问,当时换成是他,绝不可能像苏毅一般沉着应对,独自一人对上三十二个凶悍的乱匪毫无惧意,还单枪匹马砍了凶名在外的贾老二。

    “颍川苏毅。”颍川是苏毅的家乡,他的父亲苏国忠就是颍川人。苏毅目及远方,此刻有些失神,如今他得罪了当朝右相裴温,又因苏国忠的关系,注定无法走上仕途,前段时间一直遭到追杀,天下之大,哪还有他的容身之地?

    天下即将大乱,生逢乱世最好不要和土匪盗寇扯上太多的关系,这是皇权与世家门阀权利交换的年代,当一方草寇是被人看不起的,同样也难有什么作为。可眼下的情形,除了跟着刀疤男回山寨,他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颍川……”刀疤男若有所思道:“以前,苏氏在颍川可是名门望族啊,可现如今……你姓苏,莫非!”

    苏毅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刀疤男有些赫然道:“这些都是我小时候听人说起的,我姓名刘,单名一个宏字,因脸上这条刀疤比较明显,在道上很少有人记得我的名字了,大家都叫我刀疤。”说完刀疤男哈哈大笑。

    “我看刘兄不像是一般的土匪啊。”苏毅看了眼不远处数着战利品的两个大汉,调侃一声。

    刀疤男勉强一笑道:“年轻时当过边军,后来离开军队,就一直干这行了。”说完他自嘲的笑了一声,撇过头去不再言语。

    刘宏脸上那道刀疤狰狞恐怖,仔细一看,可以看出这条刀疤有些年数,且这条疤痕比较深,从额头一直延续到左下颚,令他的整张脸都扭曲了,可见当时那一刀差点将他整个脑袋削成两半。

    “大哥!”

    “刀爷!”

    就在这时,另两个大汉激动的喊了起来:“快来看啊!银子!好多银子啊!”苏毅和刀疤男急忙跑过去一看,果然见一辆断了轱辘的推车边散着一堆金银铜钱。

    “大哥!”其中一个大汉冲着刀疤男兴奋的说道:“我跟何奎从那帮家伙身上搜了不少银钱下来,算上这共有三百多两银子,二十七贯铜钱!”

    刀疤男没有理会那两个大汉,反而向苏毅露出询问的表情道:“这些缴获怎么办,苏兄说个话吧!”

    刘十三站在一旁有些不悦道:“大哥!凭什么要他来决定怎么分配!我……”不等他说完,刘宏怒喝一声道:“你给我闭嘴!”

    一般从死人身上搜刮钱财下来,这对土匪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刀疤男有些歉意的对苏毅说道:“这是我兄弟刘十三,在家排行十三,小的时候上过几年私塾。”

    苏毅点了点头,他抬头看了看天色,转身对刀疤男道:“时候不早了,银子的事回寨中再说,我们先分好兵器和盔甲!锦甲、皮甲每人领两副,再一人提一柄缳首大刀和一杆短枪,带上三天的干粮和银钱,其余的统统不要。”

    刀疤男眉毛一抖,看着那满地的粮食和兵器,颤声道:“苏兄说的对,本该如此。”

    “放屁!”刘十三这下气的不轻,又有些不舍道:“这么多东西,还有那帮土匪从张家村洗劫来的粮食、家禽,扔了多可惜啊!”他向刀疤男露出乞求的语气道:“大哥!别的不说,就光光那些精铁刀就比我们寨子里的朴刀、长刀要精良的多啊!我们一行六十人下山,就是因为装备粗陋,才吃了这个大亏,其他的可以不要,但是这些兵器绝不能丢!”

    刀疤男有些犹豫的看向苏毅,后者冷笑一声道:“他说的这些东西都不错,可是我们有命带回山寨吗?你我四人都负伤在身,此时应该轻装而行,尽快脱离险地,这么多东西带在身边行动不便,而且目标太大,现下各地盗贼蜂起,路上遇到其他劫匪,带着这些岂不成了累赘?”

    咬咬牙,刀疤男大喝一声,“就听苏兄的!这些东西都不要了,我们一人挑两副磨损不大的甲带上!如今活着回山寨才是最重要的,那些东西带了反倒累赘。”

    “救命……救命啊……”正在这时,几具百姓的尸体下面传来断断续续的呼救声,苏毅和刀疤男都是一愣,刀疤男捡起一把缳首大刀,走了过去,嘴里喝道:“什么人!”

    “我……我!救我,你们带上我吧!”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道,随后爬出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看他年纪,也就和苏毅差不多大。

    刘十三与何奎对视一眼,也是提刀走了过去。

    “慢着!”苏毅喝道,他冷冷的瞥了眼刘十三与何奎,走到那男子身旁道:“我们有伤在身,不可能带着一个累赘上路,你要是想活命,就自己跟上来!”

    浑身是血的男子看着凶神恶煞的三个大汉和一脸冷漠的苏毅,急的快要哭了,他本是张家村村长的孙子,原本家中还算殷实,却不料突遭横祸,那帮土匪冲进了张家村,他的爷爷和亲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之前的那场搏杀,要不是张家尚存几个仆人拼死把他压在身上,此刻他早已横尸荒野了。

    从小就是娇生惯养,现在让他独自一人呆在这片荒野上,岂能活命?男子看了眼渐渐远去的四人,捡起一件皮甲披在身上,随后对着西面砰砰砰的磕了几个头,便吃力的提起一柄缳首刀和一杆短枪跟了上去。

    夕阳西斜,整个世界变得朦胧而又祥和。

    山间,忽然安静的有些出奇,只有那浓浓的血腥味仿佛在告诉世人,此处曾经历过一场厮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