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八章 杀贼
    苏毅接过一名乱匪递来的朴刀,表情冷漠的看着贾老二,眼下的情形,想要好好的活下去,只能够狠才行,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贾老二刚舞了个刀花,还没来得及引来周围的叫好声,苏毅就已经提刀扑了上去。从对方的招式来看,显然是个用刀高手,若是老老实实等对方舞好刀花,严阵以待,那无疑是找死,这个时候,他只有以命搏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接着从气势上压倒对方,才有一丝胜算!

    贾老二冷笑一声,一刀向苏毅胸口劈来,他出刀干净利落,这一下要是劈中,苏毅登时开膛破肚而死,不料苏毅见状不退反进,大喝一声,对着当胸劈来的钢刀视若无睹,手中的朴刀带着撕裂空气的呼啸声砍向贾老二的脑袋。

    “娘的!”贾老二被苏毅这种不要命的打法吓了一跳,他可不愿意和苏毅同归于尽,只见他刀锋一转,架住苏毅挥砍过来的朴刀。巨大的撞击声刺痛了苏毅的耳膜,他只觉得自己虎口一震,朴刀险些脱手而出,然而他此时不敢露出半分惧意,生怕被对手抓到破绽,手中的朴刀顺势下劈,削向贾老二的大腿。

    此刻贾老二有十足的把握将苏毅双手砍断,但那下劈的刀势也会削断他一条腿,无奈之下,贾老二只得再次架住苏毅手中的朴刀,不料苏毅毫不在乎,手中的朴刀大开大阖,每一刀都是有去无回的气势,一时间打的贾老二左拦右架,狼狈不堪。

    一个人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绝不是单凭武力值的高低来衡量的,还要看他的心理素质和应变能力,苏毅虽然武力不行,身体素质也不如贾老二,但是他此时头脑冷静,临危不乱,反倒是贾老二急于在同伴面前挽回颜面,又碍于苏毅以命搏命的打法,一时施展不开,心中越发的急躁,刀法也渐渐失去了章法。

    众匪徒都是刀口舔血之辈,此刻也惊于苏毅这般不要命的打法,如此激烈的搏斗实属罕见。苏毅趁着贾老二手忙脚乱之际,偷眼观察四周,只见那几个被捆住双手的大汉互相背靠背,正悉悉索索的动着,而剩下的三十一个乱匪都把注意力放在他和贾老二的搏斗上,竟然没有注意到那厢的情况。

    这些百姓虽然麻木不仁,但毕竟不是呆子,有些灵巧的也开始打着趁机逃走的主意。贾老二终究是凶悍之辈,就在苏毅偷眼观察的瞬间,他大吼一声,手中的精铁刀猛的挥了过来,荡开苏毅的朴刀,狠狠的朝着苏毅捅去!

    苏毅避无可避,锋利的铁刀已经刺进他的肩膀,贾老二那种狰狞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兴奋的表情,可那兴奋的表情很快就凝固起来,因为他看到了苏毅那双锐利冰冷的眼睛,刹那间,他甚至以为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疯狂的野兽!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时,苏毅毫不犹豫的握紧扎入他肩膀的刀身。

    贾老二猛的变了脸色,下意识的想要抽刀而出,却撼然的发现,手中的精铁刀如同插入巨石之中,根本难动分毫。

    “去死啊!”苏毅爆喝一声,不退反进,握紧朴刀死命的往前扑去。那柄没入他肩膀的精铁刀又深了几分,这一刻,贾老二看到了苏毅那双比他更为疯狂嗜血的眼睛,竟然吓得忘了弃刀而退。苏毅手中的朴刀平削过去,一刀划开贾老二的脖子。

    刹那间,生死已分。

    周围的乱匪被苏毅的气势所慑,一时间忘了群起而上,他们呆呆的看着苏毅,这个杀伐果断的男人,这个比他们还要凶狠的男人,此刻如同天神一般,傲然的站立在他们面前,即使他的肩膀受到重创,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涌出,可他就是那般站着,岿然不动。

    其中几个乱匪甚至生出退意,只是苏毅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他一刀削断贾老二的喉咙,又顺势向旁边的一名乱匪劈去,刀锋所至,所向披靡!

    那名乱匪也是反应过人,急忙挥刀架住,此时他心中震撼,哪还有和苏毅搏斗的心思。正在这时,被捆住的一名大汉猛的挣脱身上的绳索,他手中握着一块棱角不平的石块,手腕因为钝器摩擦的缘故,早已鲜血淋漓。

    大汉紧握石块,动作迅猛的砸向离他最近的一名悍匪,那名乱匪倒也悍勇,怒喝一声,提刀就砍。大汉闷哼一声,身子晃了两下又再度扑了上去,凸起的石块狠狠的砸中那名乱匪的脑袋。

    只听到噗的一声,那名乱匪的脑袋就像开瓢的西瓜一般!异变突起,那些被虏的百姓开始四散逃命。乱匪们惊怒不已,他们提刀追去,对着那些撒腿就逃的百姓就是一脚踹翻在地,手中的刀狠狠的捅进对方的心窝,剩下的一些乱匪也已经反应过来,提刀向苏毅冲去。

    苏毅却不跟他们拼命,以他的本事,对上这些蜂拥而上的乱匪,无疑是自寻死路。他躲入人群中,一边躲避乱匪们的追砍,一边朗声道:“跑什么!逃什么!这些乱匪只有三十人,而我们数倍于他们!身处乱世,人命卑贱如狗,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死在烽火连天的战火中,也许有一天我们会曝尸荒野,但我告诉你们,绝对不会是今天!”

    原本慌乱逃命的百姓怔住了,就连那些早有预谋的大汉也呆住了。苏毅看得出来,如果他们还像之前一样四散逃命,肯定会被这些没有人性的悍匪像玩弄牲口一样,追上砍杀。

    “你们难道就不想为那些死去的亲人报仇吗!”苏毅架开一名乱匪的钢刀,大声高呼道:“杀贼报仇!”

    “杀贼报仇!”原本麻木逃命的百姓红了眼睛,苏毅的这番话触动了他们心底最脆弱的地方,也激起了他们的血性,是啊,杀贼报仇!那些天杀的土匪不光抢了他们的财物、烧了他们的房子,还杀了他们的亲人!

    报仇!这是这群百姓现下唯一能想到的事。

    之前差点被贾老二剥皮的那名少年也大吼一声:“报仇!”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一根树杈,狠狠的顶在了一名乱匪的腰上,竟然将那乱匪顶退了好几步,尽管如此,他也被那乱匪一刀砍去了脑袋,而他的母亲见状,也是红了眼睛,疯狂的扑向那乱匪,张口乱咬。

    没有刀就用石头砸,没有石头就用牙齿咬,一场惨烈的厮杀就发生在这片荒野上,微风轻轻的吹过,吹起了地上的落叶,也吹走了那血腥的气味。

    喊杀声渐渐弱了下去,三十二个乱匪没有留下一具完整的尸体,而地上也同样堆满了百姓的尸体。

    烈日当空,厮杀整整持续了半日才结束,苏毅就这么躺在地上,毫不介意身下传来的凉意,躺在他不远处的三个大汉还未死透,他们一行六十余人下山打秋风,不料遇到这帮悍匪,死伤惨重,被俘六人,如今有气的只剩三个,且个个带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