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五章 杀了他
    少时,雨渐渐停了,酒楼内的客人逐一散去,忽然,略显空旷的大街上蓦地出现十几条疾驰的黑影,为首一人目光阴郁,他一袭黑衣,如刀刻般棱角分明的脸上布满煞气。

    路过福兴楼时,领头之人忽然停了下来,那双阴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迎客的店小二。

    “几……几位……客官……”店小二被那人慑人的目光吓得的半响说不出话来,只见十几条黑影在领头人的带领下,齐齐的走进福兴楼。

    一楼还零零散散的坐着二十来个客人,此刻无不低着头,显然被这帮人的气势压了下来,无不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向门口挪去。

    里座的中年人眉头微蹙,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幕,倒是他边上的年轻人有些按捺不住,神情略显紧张,不知不觉间,右手已经触到了腰间的利器。

    中年人对他摇了摇头,示意那年轻人稍安勿躁,中年男子虽然面色郑重,但眼神还是有些随意。

    饶是老板娘久经风雨,见多识广,见到这群煞星还是有些手足无措,只是她素来好强,不愿让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兀自强作镇定,勉强笑道:“小店寒陋,不知有什么可以招待几位的?”

    领头之人见老板娘脸色煞白,脸上掠过一丝冷笑,随后他从怀中拿出一副图像,冷冷的问道:“画上这人可曾来过这里?”

    老板娘本就容貌绝美,自她守着这家酒楼起,什么样的目光没见过?在她印象中,男人看她的目光大多带着**,只有少数故作镇定,但也掩不去眼中那惊艳欣赏之色,然而眼前这个男子的目光和那些人不同,那阴郁的目光说不出的怪异,那感觉就像他……在看一个死人!

    “呵呵。”老板娘瞟了几眼画像,总觉得画上之人似乎见过,忽然她心中一紧,这画上所画之人不就是之前在酒楼吟诗的那位小哥吗?尽管心下震惊,老板娘还是努力挤出一副笑脸。

    领头之人见老板娘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也不赘言,将手中的画像卷起,随手丢给身后的随从,跟他进来的那十几人见状,立即向一楼的客人们走去。本就惊惧不已的客人此时大惊,纷纷尖叫怒斥,老板娘也忍不住微微变色道:“你们要干什么!”

    这十几人似是在寻找什么人,并不理会店内客人的尖叫和斥责。

    “六所十一卫!”中年人边上的年轻男子哼了一声道:“那人是千牛卫的千户刘汉。”千牛卫早先隶属于兵部,后来逐步演化成大楚的几大情报机关之一,专门监视边军将领的一举一动,以防将领拥兵自重。

    “不错,只是此人早就投靠齐王,不知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中年人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一副谈笑自若的模样。

    刘汉耳朵一动,循声看了过去,见到中年男子后目光一凛,只是扫了眼中年男子身边的几人,便撇过头去,那中年男子让他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隐隐觉得那应该是他以前监视过的某个边军将领,不过他早已不是千牛卫千户,这些事与他无关。

    “放肆!什么人敢惊扰了蔡大家和李大家!”突然阵阵怒吼声惊到了刘汉。

    原来他的随从一上二楼便被一群秀才赶了下来,这些秀才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个个性子高傲,之前被苏毅压过了风头,正气不过,此时看到这么一群黑衣人冲了上来,顿时找到了出气的地方,一个个的非但不惧怕这些凶神恶煞之人,反倒个个口水直喷,恨不得把这群黑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

    蔡大家此时神色不豫,他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刘汉。

    刘汉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迫扑面而来,他认得楼上的蔡大家便是当今圣上的老师蔡太傅。早些年,圣上还是东宫太子的时候,蔡大家便是他的老师,作为三朝元老,蔡大家不仅德高望重,而且为人刚正不阿,处事过于方正,以至于在朝中得罪了不少人,最后皇帝不得不让他告老还乡,颐享天年。

    裴温虽然是当今权相,但在刘汉看来,那不过是天子的宠臣,自古伴君如伴虎,他一身的富贵荣辱全在皇帝的一念之间,但是蔡大家不同,皇帝对他更多的是敬重。而且,蔡大家学富五车,是当世的文坛泰斗,在文人士子中声望极高。

    得罪了蔡大家,有损齐王府的利益,虽然刘汉知道蔡大家并不认识他,一些边军将领或者兵部大鳄或许会认得他,但像蔡大家这类人根本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也没兴趣知道他的存在。

    “走!”刘汉神色复杂的看了二楼一眼,一招手,带人撤出了福兴楼。

    福兴楼外的官道上,往来的行人开始多了起来,店小二依旧挂着笑脸,站在门外大声的吆喝,雨后,略带湿润的空气,还是那么的清新凉爽。店中的客人几杯酒落肚,便忘了刚才发生的不愉快,二楼依旧传来诗词朗诵的声音和淡淡的笑声,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祥和。

    中年男子走出了酒楼,望着苏毅离去的那个方向,低声对身边的年轻人说道:“齐王府竟然派人追杀他,看来那小子的身份不简单啊。”

    年轻男子露出不以为意的表情,反倒是对刘汉的事耿耿于怀,“父帅,这次你私离边关,若是让陛下知道了……”

    中年人打断年轻男子的话,冷冷道:“那又怎么样?”

    年轻男子微微一愣,有些尴尬道:“这……虽然父帅不惧,但毕竟不利于我们行事……如果刘汉已经认出了父帅,这件事传到齐王耳中,那父帅离开边关的消息将不胫而走,说不定泄露到陛下那,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就杀了他。”中年人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

    “是!父帅!”年轻男子露出喜色道:“我即刻安排城外的人手,绝对不会留下什么手尾。”

    中年人不置可否的一笑,齐王又如何?皇帝又如何?此时他只觉得那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小子很有意思,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