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四章 将进酒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宛城城西街上行人匆匆,一少年风尘仆仆,略显狼狈的跑进一间酒楼避雨。此时距离苏毅离开裴府已有半月,而这名衣衫褴褛的少年便是苏毅。

    前世他是素质顶尖的军校生,反侦察对于他来说算不上家常便饭的事,不过甩开几个裴府家奴还是绰绰有余的。一出裴府苏毅便发现有人跟踪他,左拐右弯的甩开这些尾巴,苏毅意识到裴家绝不会就此罢休,当二夫人和华服青年派人到处散布消息的时候,苏毅早就离开了皇城,遁走他乡。

    苏毅目光冷漠,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裴家竟然如此心狠手辣,派出大量的私兵追杀他,在逃亡的路上他还发现,有一支比裴府更为棘手的力量也在搜寻他。

    天下之大,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嗨!嗨!嗨!哪来的叫花子。”苏毅还没进得酒楼,便被店小二拦下,只见对方一脸不屑的瞥着他道:“也不抬头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也是你能进来的吗?赶紧走,便扰了我们福兴楼的生意!”

    苏毅皱了皱眉,半个月来他为了躲避裴家和齐王的追杀,早已衣衫褴褛,此时蓬头垢面,狼狈不堪,也难怪被店小二拦下。苏毅正想开口说话,不料福兴楼的老板娘吩咐道:“行了,外面下着雨,客人既然进来了,我们哪有将人赶出门的道理?”

    福兴酒楼的老板娘虽年逾三十,但肤如凝脂,娇躯婀娜,一颦一笑让人见怜,举手投足间媚态十足,却又让人觉得端庄秀丽,不可亵玩。

    “多谢。”苏毅对老板娘微微点头,后者摆了摆手道:“无妨,谁出门在外没遇到个难事?小二,去给客人温一壶酒,再上一碟熟食。”

    福兴楼坐落在宛城西侧,出门便是大街官道,车水马龙,透着一股繁华的气息,苏毅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不停的喝着闷酒,心情郁闷,本来他在后世过得好好的,在军校各项表现都出类拔萃,可谓前途无量,没想到在一场军事演习中牺牲,穿越到一个落魄子弟身上,此人的父亲苏国忠因废太子一事惹得圣上猜忌,而他又得罪了当朝右相,如今被人追杀至此,放眼大楚,哪还有他的容身之所?

    打了个饱嗝,苏毅酒意上涌,心中的不快愈盛,正逢此时,楼上传来阵阵笑声,在酒醉的苏毅听来,这些笑声有些刺耳。

    “哈哈,郑兄,你这首九曲黄河,可谓沉郁顿挫,语调鲜明,真乃佳作!佳作也!”

    “哎,王兄说笑了,蔡大家在这,小子区区陋句,哪算得上什么佳作啊,见笑,见笑!”

    福兴楼的老板娘看眼了闷头喝酒的苏毅,轻声叹了口气,听到楼上传来的阵阵笑声,她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哎,这帮文人雅士,整天来她这里吟诗作对,偏偏她对文采好的才子极为仰慕,虽然不太听得懂他们平日做的诗,不过她觉得这些相公都是有大才的,做出来的诗词自然很好,况且今日还有宛城青云居的李大家和蔡大家在,在她看来,这些名满天下的文士能来此吟诗作乐,倒是福兴楼占了光了。

    “一群书呆子……”苏毅此刻醉眼朦胧,呢喃了一声,随后他抽出一根筷子,轻轻的击打起面前的酒杯来,清脆的声音传了出来,虽然并不响亮,但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声让原本还有些喧嚣的一楼安静下来,就连老板娘也有些讶异的看着苏毅。

    “这叫花子又在发什么疯!”店小二见苏毅喝的醉醺醺的,就气不打一处来,小声嘀咕道:“真不知道老板娘怎么想的,让这叫花子进来混吃混喝!”

    角落里,一中年男子循声看了过来,他相貌儒雅,双目炯炯有神,而他边上坐着一位年轻男子,那男子和他相貌有些神似,只是细看便会发现,相比起来,年轻的那个多了点英武之气,整个人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而中年男子儒雅中透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如同一汪湖水,古井不波。他们身后分别站了两名黑衣侍从,正警惕的环视四周。

    一楼有几桌客人有些恼怒的看着苏毅,低声议论着,这叫花子是不是疯了?

    恰在此时,伴随着阵阵清脆的击打声,苏毅高声吟唱起来: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原本喧嚣的一楼安静下来,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了思索之意,而那些饮酒吃食的客人也纷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听着那哀伤颓废的词句,静静的感受着字里行间中露出的那种哀伤和洒脱的意境,忽然有些感同身受。

    “叮!”一声清鸣拉回了众人的思绪,苏毅又高声吟唱起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高亢歌声在众人耳边回荡,此时,就连二楼也静了下来,正当众人从痴迷中醒悟过来,四顾找寻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人时,苏毅早已离开了福兴楼,消失在蒙蒙细雨中。

    李大家和蔡大家站在二楼的回廊上,往下看时,李大家轻叹一句道:“此人文采,放眼大楚的青年才俊,无人能及。更难得是他的真性情,诗词中透着一股洒脱之意。”

    “恩。”蔡大家点了点头道:“从他所做的诗可以看出,此人现下怀才不遇,正是人生最不得意的时候,以酒为乐,发泄不满,但诗意洒脱,既有醉酒当歌的及时行乐,又有不甘沉寂的桀骜不驯。以他这个年纪,能作出这等诗词,着实难得。”

    中年男子看着苏毅远去的背影,忽然笑道:“有点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