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山贼攻略 > 第三章 追杀
    裴府位于皇城内最繁华的兴安坊,往来出入多贵人,次日,裴相刚出门去参加早朝,就发现周围的人看他的目光有些怪异,强压下心头的疑惑,刚入宫就碰到了政坛上的死对头,南唐左相黄文炳。

    对于这个死对头,裴温一直都没在眼里,尽管心中对他很是不屑,但裴温还是面无表情的上前,礼节性的对黄文炳拱了拱手,便擦肩而过。

    没想到平日里一向自视甚高的黄文炳,今天竟然主动追上来,话里话外一个劲的夸裴温的女儿有多漂亮,而且还一脸贱样的凑上来说自己有多羡慕裴温中年得女。

    不知道这老货吃错了什么药,裴温只好与他虚与委蛇,见黄文炳眼中满满的都是笑意,裴温心存疑惑的同时,也忍不住腹议道:“真想一巴掌扇死这老贱货,总有一天老夫会把这贱人从左相的位置上揪下来,狠狠的踩在脚下!”

    从宫中出来之后,一路上有人对裴温指指点点,就连往日和自己交好的同僚都有事没事的向他打听一些家事。越想越觉得不对,一开始裴温还没联想到苏毅身上,即使他昨日回府后得知苏毅离去的消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一个穷小子能翻得起多大的浪来?所以裴温压根就不担心此事会影响裴家的声誉,至于苏毅是死是活,他就更不关心了。

    可是,自从他今日进宫后发生的种种怪事,让他意识到,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难道是那穷小子离府之后散播了什么消息出去?裴温那张古井不波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

    不管是不是这小子散播了什么消息,都不能留他了,过段时间,等这件事的风波过去之后,没人再记得裴家曾近赶出去这么一个废物,再想办法将他除去,永绝后患。

    想到这,裴温摆了摆衣袖,随手整理了下衣冠,便昂首向前走去,没走几步就看到前面跌跌撞撞的跑来几个家丁。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前方的家丁一看到裴温就大声嚷嚷起来,一边叫喊一边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裴温露出不悦之色,冷哼一声道:“何事大惊小怪的,大庭广众之下大呼小叫,成何体统!”他素来注重颜面,见自家的家丁莽莽撞撞的在大街上又喊又叫,心中甚是不喜。

    那几个家丁匆忙的冲到裴温面前,压低声音道:“老爷,大事不好了,小姐和那苏小子的事已经闹得满城皆知了!”

    “什么!”饶是裴温一向注重形象,此刻也忍不住大喝起来,“你们几个狗东西胡说什么!”

    “是真的啊老爷!”家丁面露苦色道。

    裴温心中一凛,只感到眼前一黑,差点气昏过去,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这下彻底的完了,老夫和裴家的颜面都要丢尽了啊!

    努力压制胸中的怒火,裴温几乎是飞一般的赶回府上,一回府便大声的咆哮道:“是哪个畜生把这件事泄露出去的?”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裴府众人无不噤若寒蝉。

    同样气红了眼的裴夫人也是目露凶光,要不是早间服下几幅安神静气的药,此刻她早就气的浑身发抖了。

    素衣妇人躬身上前道:“禀老爷和夫人,我已让人探明齐王殿下派出了大量的家丁私兵,由他的心腹干将刘汉亲自领队,出城沿着各条小路官道追杀苏毅去了。”

    气红了眼的裴夫人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好!干得好!不愧是齐王殿下!”

    “愚蠢!”裴温没好气的喝道,见裴夫人露出疑惑的表情,他冷声道:“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圣上年事已高,几个皇子无不韬光养晦,静等时机。可齐王倒好,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苏毅,竟然派出大量的私兵去追杀,如此作为,难免不落人口舌!蓄养死士,招募私兵本就是大忌,一旦有心人告到陛下那,只怕齐王殿下要落得废太子杨环的下场啊!”

    “那怎么办?”裴夫人瞪大了眼睛,“难道就这么放任那个小畜生污蔑我女儿?不就是养着几个家丁吗?难道陛下还能怎么着齐王不成?”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裴温眯起了眼睛,冷哼一声,“不过这样也好,既然齐王不满这门婚事,想要拖延莘儿的婚期,那老夫倒要看看,没了裴家的支持,他如何当上南唐的太子!蓄养死士,招募私兵,这次的事一定有人向陛下进言,也正好给他个教训,让他吃些苦头。”

    “之前让你派人跟着那小子,现在他在什么地方?给我把他带回来千刀万剐!”裴夫人现下最关心的事就是如何抓到苏毅,至于齐王当不当的成太子,她并不关心。

    “这……”素衣妇人为难道:“派去的人跟丢了,现在我也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不过我已经派人在城内搜寻他的下落。”她怎么也想不通,那个一直唯唯诺诺的书呆子,怎么有能力摆脱她派去的眼线。

    裴夫人这下气的不轻,“废物!一个窝囊废都跟不住,我裴家养你们有何用!”

    “好了。”裴温摆了摆手,制止裴夫人对素衣妇人的呵斥,转身对站在一旁的管家吩咐道:“让裴文海带人去把那个畜生抓回来,再吩咐下去,安排府中下人去兴化坊找刘二狗买几条恶犬,老夫要将这小畜生拿去喂狗。”

    裴温的这番话让一旁的管家都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他目光阴冷的扫过众人,冷冷道:“要是让我知道这件事是某些人从中作祟的话,别怪老夫不客气!”

    二夫人和华服青年惊惧的对视一眼,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恐惧,躲在人群中一声不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