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凶徒如此猖狂
    哎?是秦县令!秦县令说来拜会嘉远侯,这是怎么回事?顾盼儿一脸迷糊。

    王翔淡淡一笑开口道:“进来吧。”

    此时在葫芦茶馆外面已经聚集了许多围观的百姓,看到一向高高在上的县令大人竟然恭恭敬敬的站在门外都是非常好奇。

    “难道有什么不得了的人来洛阳了吗,县令大人竟然亲自前来拜访。”

    “你没听县令大人喊嘉远侯吗,此时想必正在葫芦茶馆里面呢,没想到嘉远侯竟然到洛阳来了。”

    “嘉远侯?不就是一个侯爷吗,每天来咱们洛阳的侯爷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从来没见县令大人如此在意过啊。”

    “你连嘉远侯都不知道?”

    “这个……嘉远侯很有来头吗?”

    “岂止是很有来头,我跟你说啊……”

    听着附近百姓的议论秦谦面色如常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只是跟在他身后的秦少贤脸色变的越来越难看。

    从葫芦茶馆逃回去之后秦少贤立刻去找他的县令老爹诉苦,秦谦乍一看到自己最宝贝的儿子被人打成这么一副凄惨的模样又惊又怒,得知动手的人是平时游手好闲的张三风顿时勃然大怒就要带人去葫芦茶馆拿人,在洛阳敢动他秦谦的儿子,这样的人还真不多,起码在他眼里张三风那个小瘪三还差得远呢。

    就在他下令拿人的时候却被手下一个官员提醒了一句,派人出去打探了一番之后顿时怒火全消,非但不想着拿人,反而带着“伤号”秦少贤前来拜访赔罪。

    作为洛阳县令秦谦自然不可能不知道嘉远侯的名头,虽然只是一个侯爷,官位最高也不过是五品院判,但是他却丝毫不敢小看。先不说王翔和卢国公。晋王还有太子等人的关系,因为王翔被刺李二就给朝中大小官员全都递条子的事情早就传开了,能被李二如此看重的人,别说是侯爷了。就是个平头百姓秦谦也不敢不放在心上。

    听到里面传来王翔的声音,秦谦整了整官服正要进去却发现秦少贤傻愣愣的站在后面一动不动,顿时低声喝道:“还不跟我进去给嘉远侯赔罪!平时你胡作非为也就罢了,这次惹了不该惹的人老子都保不住你!”

    秦少贤听到老爹凶巴巴的喝斥自己心里又气又委屈,却不敢不听他的话。只好哭丧着脸跟着秦谦一起走进葫芦茶馆。

    看到秦谦和秦少贤进来,顾盼儿先是吓了一跳,然后连忙给秦谦行礼,在洛阳这块地方县令几乎算是最大的官了,一般百姓平时很少有机会见到县令本人。

    秦谦已经从秦少贤口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知道顾盼儿就是秦少贤调戏的那个女子,叹了一口气说道:“都怪本官教子无方,让这逆子冒犯了姑娘,实在是惭愧。”

    顾盼儿被秦谦的一番话弄的不知所措,显然没想到县令大人居然会跟自己道歉。

    “逆子。还不跟这位姑娘道歉!”

    秦谦低喝一声,秦少贤鼻子上顶着包扎的药布颇不情愿的上前两步朝顾盼儿道歉,顾盼儿却被吓的后退两步,秦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王翔自然不会被秦谦的一番演戏糊弄到,后世比他厉害的演员多了去了,只看秦少贤嚣张跋扈的程度就知道秦谦平时对他是如何纵容了。

    张三风更是直接轻笑一声。

    秦谦不再理会发呆的顾盼儿,满脸堆笑的上前朝王翔行了一礼:“嘉远侯前来洛阳,下官却没有相迎还请侯爷赎罪。”

    只看三人的年龄和打扮他一眼就认出了王翔。

    顾盼儿看到秦谦朝王翔恭敬行礼才反应过来,县令大人之所以会给自己道歉原来是因为这个人,新搬来的邻居竟然是位侯爷。还是大名鼎鼎的嘉远侯!

    王翔看了一眼面色恭敬的秦谦淡淡道:“我来洛阳本就没有表明身份,自然不怪秦县令,况且秦县令也非我属下官员,不必自称下官。不知秦县令今日过来所为何事?”

    明知故问!秦谦,秦少贤心中同时说道。

    “不敢,不敢。下官听说逆子在外冒犯了一位姑娘还差点冲撞了侯爷,所以特带逆子过来给侯爷赔罪。”

    王翔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横行霸道欺男霸女在他嘴里成了“冒犯了一位姑娘”,让手下的恶仆收拾自己甚至要打断一双腿在他嘴里成了“差点冲撞了侯爷”。不愧是能当上洛阳县令的人,这话说的多有水平啊。

    看到王翔脸上古怪的笑容秦谦尴尬的咳嗽一声,回头朝秦少贤厉声道:“逆子,还不赶紧给侯爷赔罪!”

    王翔摆了摆手:“赔罪就不用了,我也没什么事,若是没其他事的话你就回去吧。对了,我只是路过洛阳留下来游玩几天,过些日子就走了,不要大张旗鼓暴露了我的身份。”

    “是是,下官明白。”

    见秦谦还低头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王翔疑惑的“嗯”了一声:“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秦谦脸色一动,刚才秦少贤就一直在拉他的衣角,他自然明白秦少贤的意思,王翔是嘉远侯他得罪不起,但是出手打伤他儿子的小瘪三张三风却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否则他在洛阳的威信都会受到影响。

    “是这样,我这逆子虽然有些顽劣,但是本性并不坏,不想却被一凶徒所伤,凶徒光天化日之下出手伤人下官身为洛阳县令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哦?”王翔淡淡一笑:“不知你说的凶徒是何人?”

    “是他!就是他,他刚才还想杀了我呢!”站在秦谦身后的秦少贤突然蹦出来指着张三风恨恨的喊道,见张三风朝自己看来又吓的躲回秦谦身后,显然是被张三风先前的手段吓的不轻。

    张三风嘴角微翘,轻哼一声嘿嘿笑道:“不错,人是我打的。”

    看到张三风满不在乎的样子秦谦强压心中的怒火,眯眼道:“侯爷,凶徒如此猖狂,您看?”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