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我只是来买豆腐的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张三风,看到女子还愣着不动,张三风又懒洋洋的说了一句:“顾盼儿,做不做生意啊?”

    女子闻言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做,做。”

    “给我来两块豆腐,正好中午让曹叔做了下酒吃。”张三风好像压根没看到一脸铁青的秦少游。

    “张三风,你小子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听到秦少游的怒喝张三风转过头“惊讶”道:“咦,这不是秦兄吗,你也来买豆腐吗?”

    “谁他妈是你秦兄,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东西,赶紧滚蛋,别耽误本公子办正事。”

    秦少游是洛阳县令秦谦的儿子,仗着老爹的身份嚣张跋扈惯了,在洛阳几乎无人敢惹,他怎么会瞧得起张三风这种游手好闲的普通人,听到张三风喊他秦兄顿时便觉得落了自己的身份,加上这家伙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坏他好事秦少游自然没有好脸色。

    本以为被自己这么一喝斥张三风就会吓的落荒而逃,谁知这家伙却笑嘻嘻的说道:“不知秦兄有何要事要办,说不定我也能帮上一二啊。”

    秦少游冷声道:“本公子让你赶紧滚蛋,你没有听到吗?”

    秦少游带来的几个恶仆刚才一直站在远处,此时看到张三风不知好歹惹怒秦少游纷纷上前两步面色不善的看着张三风,只要秦少游下令他们就会把张三风打的他妈都不认识,这种事情他们已经非常熟练了。

    张三风看到围过来的恶仆嘿嘿一笑:“既然秦兄不用我帮忙那就算了,买完豆腐我就走。”

    说完朝顾盼儿催促道:“顾盼儿,赶紧给我准备豆腐,别耽误了秦兄的正事。”

    秦少游额角青筋暴露,他刚刚还说没人敢买顾盼儿的豆腐,现在张三风当着他的面买顾盼儿的豆腐,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打他的脸。

    “妈的。给我把这小子打残了!”

    秦少游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好表现一番的恶仆纷纷挥舞拳脚一拥而上,顾盼儿掩嘴惊呼一声,眼睛里全是紧张和担心,围观的百姓也都替不知死活的张三风感到担忧。

    张三风似乎没有看到那些张牙舞爪扑过来的恶仆。依旧懒洋洋的站在小木车前。

    秦少游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仿佛已经看到张三风被打的跪地求饶,然而没等他看到张三风跪地求饶突然感觉眼前一花,身体一下子失去平衡,等他缓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硕大的拳头离自己的脸越来越近。

    “砰!”

    红的。黄的,绿的……秦少游只感到眼睛和大脑全都一片混乱,鼻子火辣辣的疼,他似乎还隐隐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那帮恶仆为了争取在秦少游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下手自然毫不留情,这一拳砸在秦少游的脸上直接把他的鼻梁骨都砸断了。

    看到眼泪鼻涕混着鼻血齐流不止的秦少游,那个为首的恶仆直接傻歪了,这一拳明明是对准张三风的脸,怎么却被自家少爷给挡下了。

    后面的那帮恶仆见状也都傻愣愣的停住脚步,一脸惊讶惶恐。

    连靠的最近的顾盼儿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张三风的动作太快了。王翔也只是勉强看清,就在恶仆的拳头快要砸到张三风的脸上时他突然伸出胳膊勾住秦少游的肩膀把他拉到面前让秦少游替他挡下了一拳。

    “秦兄,秦兄,你没事吧?你们竟敢打秦兄,你们知道秦兄是什么人吗,你们这次死定了!”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秦少游被这一拳打懵了,压根看不清周围的状况,只听耳边传来张三风惊讶的声音。

    傻愣愣站着的恶仆们听了张三风的话顿时更加紧张,出拳的那人更是小腿肚都在发抖,平时跟在秦少游身边狐假虎威秦少游的性子他们最了解。如今把秦少游打了,甭管这一拳是怎么打到他脸上的,张三风说的没错,自己死定了。

    一想到这里出拳的那个恶仆哆嗦一下转身拔腿就跑。这一下其他人更是傻了。

    过了片刻一个恶仆率先清醒过来,尖声道:“三炮打了少爷跑路啦,不把他抓回来咱们都得完蛋!”

    一听这话众恶仆纷纷反应过来,一窝蜂的朝着跑路的那个恶仆追去,可怜的秦少游就这样被他们丢下了。

    好在过了一会有个机灵的家伙折身回来,从张三风手里“夺”下秦少游带他回去看大夫。到现在秦少游都满脑子混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端端的三炮怎么敢打自己?

    看到秦少游狼狈不堪的被人扶走围观的百姓都感到心情畅快。

    “多谢公子帮忙,只是那秦少游是县令大人的儿子,公子今日得罪了他恐怕日后他会寻公子的麻烦。”顾盼儿一脸担心。

    张三风摊了摊手“无辜”道:“我可没得罪他,我只是来买豆腐的,出手打他的是他手下的那个什么……二炮,大家可都看到了,我还好心扶了秦兄一把呢,他总不会恩将仇报吧。”

    顾盼儿抿嘴一笑,轻声道:“是三炮……”

    张三风嘿嘿笑道:“管他是三炮还是二炮,过几天恐怕一炮都没了。对了,我的两块豆腐准备好了没有,回头还得让曹叔帮我做了好下酒。”

    顾盼儿闻言切了两块晶莹白嫩的豆腐用油布包好递给张三风,张三风接过豆腐伸手入怀,掏了半天突然尴尬的挠了挠头,他刚在大兴赌坊把银子输个精光,现在身上一个铜板都没有。

    “那个……我身上忘带银子了,能不能先赊账……”

    顾盼儿愣了一下,扑哧笑道:“今日多亏公子帮忙,这两块豆腐便算盼儿请公子吃的吧。”

    “那怎么行,我可没帮什么忙,我只是来买豆腐的,怎么能不给钱。”

    “算我请张兄的吧。”

    一颗银豆子滚落到小木车上,张三风回头一看顿时眼睛一亮。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