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五好青年李淳风
    至于散落一地的稻草那是对小丫先前拍错马屁的惩罚,想通之后小丫看着一地稻草顿时苦着小脸,再也没了先前的兴奋和高兴。

    虽说锻造出来的细剑卖相不好的,但是经过刚才的一番发泄王翔发现使用起来还是颇为顺手的,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心里这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南下循州绝对不是一两个月的事情,少则半年,多则七八个月都是可能的,所以准备工作自然要做足了,而且自己离开这么久侯府的一应事宜都要安排好了才行。

    庄上的菜园有余伯和老丁守着不用王翔操心,德贵管理登仙楼也是越发得心应手,一品酒坊原先是来福管的,如今他要负责西域的贸易,所以寻了一个机灵可靠之人打理,倒也没有什么问题,格物院有李淳风在自然是信得过的,只是万国学堂的事情让他颇为头疼。

    元宵节刚过那些滞留在长安的番邦使臣就纷纷登门,几乎是每天都来侯府拜访一番,无非就是为了万国学堂的事情,万国学堂已经开始动工建造了,在大把的人力财力的投入下进度很快,想必不用多久便能开始授课。这些番邦先前可都是付了不菲的“咨询费”,听说不久之后嘉远侯就要南下去视察自己的封地,半年也不见得能够回来,而如今确定下来的入学名额只有三个,吐蕃,突厥以及扶桑,他们自然是非常着急了。

    吐蕃和突厥能获得万国学堂的入学名额大家并不感到奇怪,大朝会上突厥答出了大唐皇帝出的一道难题,而吐蕃的那个叫禄东赞的年轻人更是连答三题,不仅帮吐蕃得到万国学堂的入学名额,还帮他们的赞普娶到了大唐的文成公主。况且就算没有李二出的难题。吐蕃和突厥也前来朝拜的番邦之中最强大的几个番邦之一,所以他们提前得到万国学堂的入学名额倒没什么人不服气,只是扶桑国算什么?

    作为上邦大国,坐拥繁华富庶的中原之地。大唐一向认为突厥,吐蕃,契丹,焉耆……这些都是番邦蛮夷之流。而扶桑那样的偏远岛国,弹丸之地。悬于海外,便是契丹,焉耆那样的番邦蛮夷都是瞧不起的,他们为什么能够占有万国学堂的入学名额?

    松平一郎得了万国学堂的入学名额自然是心情大好,觉得把原本准备送给大唐皇帝的礼物换送给嘉远侯实在是太对了,在如此多的番邦之中扶桑过国的国力几乎是垫底的,能拿到万国学堂十个入学名额中的一个那就是给扶桑国立了大功,回去之后一定能得到天皇陛下的夸奖和赏赐。

    可是松平一郎也有苦恼,那些没能得到万国学堂入学名额的番邦每日都会去林川侯府登门拜访,除了争取剩余的入学名额还顺带说道一下扶桑国的事情。嘉远侯已经多次含蓄的在他面前表示他的压力很大。

    松平一郎心中气愤,偏偏对那些说三道四的番邦使臣无可奈何,谁让那些番邦都要比扶桑强大呢,这更加让松平一郎下定决心一定要保住万国学堂的入学名额,学到大唐的先进文化技术,提高扶桑国的国力。为了给侯爷减压,扶桑国的使臣最近都是节衣缩食,过的凄惨无比,就是为了给嘉远侯送上一份减压费。

    减压费这样的东西王翔自然是来者不拒,不只是减压费。其他番邦也纷纷送上各种名目的费用。

    钱收了不少,事情就不能办的太随便了,要不然定然会引起众怒,到时候明枪暗箭。恐怕十个铁蛋都不一定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原先王翔只是打算等万国学堂办好之后随便找个大和尚教他们念念经啥的糊弄一下,不过在无意中看过武顺记录的账本之后他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干了,很可能某一天走在路上的时候被一块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石头砸死。账本上记录的钱财实在是太惊人了,这些番邦为了学习大唐的文化技术真的是下了血本的。

    格物院的餐厅之内,此时不是饭时,所以餐厅里面并没有什么人。王翔和李淳风坐在餐厅的一角,桌上摆着一壶清酒几碟小菜。

    王翔正在和李淳风“谈心”。

    万国学堂的烂摊子王翔找过李二,然而李二只是大手一挥让他自己摆平此事,显然是他私下收取各种费用的消息已经被李二得知,自己收了钱却让李二帮着收拾烂摊子,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不可能的,或者他愿意拿出私下收取的好处跟李二来个二八也许李二会帮那么一点小忙。

    一想到武顺记录的账本,在心里权衡一阵之后王翔还是决定不劳烦李二那尊大神了,相比之下李淳风办事可靠,任劳任怨,吃苦耐劳……总之一句话,和大爷李二比起来五好青年李淳风的性价比高出了无数倍。

    貌似李淳风到目前为止在格物院都是兼职的,甚至连兼职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义务劳动,因为当初他是主动留在格物院帮忙的,虽然在格物院里面王翔这个院判都不如他管事,但实际上李淳风在格物院并没有正式的官职,也就是说他在格物院是没有薪水的,他拿的还是他在钦天监的那份俸禄,这么一想连王翔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是什么?”

    李淳风看了一眼王翔推到自己面前的小木盒。

    王翔笑了笑说道:“打开看看。”

    李淳风疑惑的打开木盒,里面是厚厚的一叠银票,正是大唐钱庄的银票,全都是一百两面额的银票,粗看之下足有数十张之多,那就是几千两的银票!

    李淳风在钦天监的俸禄一年也不过百十两,见状连忙合上木盒就要推还给王翔。

    王翔按住木盒笑道:“说起来格物院一直都是李道长帮着打理,我这个院判还真是惭愧,过几****又要南下封地,怕是半年都回不来,李道长一直为格物院尽心尽力我实在是过意不去,这只是一点小心意,还望勿要推辞。”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