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思绪纷乱
    王翔不容置疑的口气让陈大器感到有些糊涂,犹豫道:“可是……”

    “今天再教你一件事。”王翔脸上浮现出一抹特殊的笑意。

    陈大器连忙恭敬道:“请院判大人指教。”进了格物院他才知道天下竟然有如此高深的算学和格物学,这些学问正是出自王翔,此时听到王翔说要教自己一件事陈大器自然是认真聆听教诲。

    王翔眯眼一笑,缓缓道:“对于那些人傻钱多又不怀好意之人,我们要学会只收礼不办事,懂了吗?”

    “啊?”陈大器显然没想到王翔说的教自己的一件事就是这个,顿时有些愕然。

    这会儿陈三倒是机灵起来,连忙说道:“懂,懂,侯爷的意思是那些人送的东西咱们可以收,但是他们问的东西咱们一概不知道。”

    陈大器恍然大悟,却觉得这样似乎有些太不厚道了……

    王翔猜到陈大器的想法,笑问道:“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做有违君子之道?”

    陈大器点了点头,王翔不以为意的开口道:“君子之道也要看对什么人,寻常行事待人理当恪守君子之道,但是对本就不怀好意之人自然是要特别对待。”

    陈大器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是不是就像算学上说的特别的题目就要用特别的做法?”

    “额……也可以这么说吧。”王翔心里一汗,不愧是算学高材生,什么事都能往算学上联系。

    揣着木盒离开的时候陈三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一盒的宝物就是自己的了?

    “大器啊,你说这日后若是再有人送东西过来我们收还是不收啊?”

    在陈三面前陈大器倒不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便如普通的孩童一般甜甜一笑道:“爹,院判大人不是都说了吗,咱们只收礼不办事。”

    陈三顿时高兴起来:“对,对,侯爷说了。只收礼不办事,呵呵呵。”一想到日后还能继续收礼陈三就忍不住傻笑起来。

    陈大器的事情却让王翔警惕了起来,番邦可以找陈大器也可以找其他格物院的学生,他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经受住钱财的诱惑。毕竟对贫苦人家来说番邦送的礼实在是太丰厚的。

    这件事王翔打算派人暗中调查一番,若是有人经受不住诱惑泄露格物院的知识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之逐出格物院。

    晚些时候,庄上的百姓渐渐散去,提着精贵礼物登门的官员和富商渐渐多了起来,到长孙无忌。老程那些大唐柱石的府上走过一遭,现在终于轮到王翔这颗冉冉升起的大唐新星。

    礼多了,礼重了,王翔却没了应酬的兴趣,随便应对了一番便出门去了。

    ……

    一间清幽雅致的院子之中,凝香,晓云,青儿还有小北四人穿着新衣围坐在一张小圆桌旁边,脚边放着一个精致的暖炉,桌上摆着一个小巧的火锅。汩汩翻滚热气腾腾,火锅四周摆放着一个个小碟子,碟子里面的食物不多,却都很精细,还有一壶温热的贵妃酒。

    “凝香姐姐,你说王公子会来看我们吗?”小北小脸蛋通红通红的,也不知是冻的还是被火锅的热气熏的,亦或是贵妃酒的作用。

    青儿听了小北的话,抢道:“王公子是侯爷,今日他府上一定非常热闹。哪会有空来看我们。”

    “哦。”小北有些失落,“那我们去王公子府上给他拜年吧。”

    “那也得等到明日,今日是元日,再说了我们以什么身份去给王公子拜年。他府里可有两位夫人。”

    小北不再开口,凝香也沉默着,不知在想什么。

    青儿继续说道:“往年在倚翠楼过年的时候都是好些个姐妹聚在一起,那多热闹。”

    晓云摇了摇头笑道:“你是想回倚翠楼了?”

    青儿连连摇头:“才不呢,我只是觉得今年的元日实在是冷清了些。”

    小北闻言点了点头,似乎颇有同感。

    晓云感叹一声道:“咱们女子终究是要寻个人家嫁了才算。否则只能冷冷清清,没人怜没人疼,以前在倚翠楼是没敢想,如今我们也算是自由身了,王公子也说了若是我们有中意的……”

    “咯咯,晓云姐姐是想嫁人了?”青儿忍不住开口打趣,其实她何尝不是同样一番心思,除了小北,她和晓云,凝香都已经过了双十的年纪,虽然风华正茂,在一品戏院更有无数粉丝,但是青春终究会慢慢逝去,这一点对于曾在倚翠楼的她们来说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况且双十的年纪在古时已经算是“大龄”,一般女子十四五岁就嫁人,十六七岁就已经身为人母。

    小北年纪小,懵懵懂懂的说道:“不是有很多公子少爷都想娶几位姐姐吗?只是若是姐姐们都嫁人了就没人陪小北了。”

    看着小北一脸幽怨的表情青儿扑哧一笑道:“放心好了,我才不嫁给那些公子少爷呢。”

    晓云叹口气道:“不嫁他们你想嫁给什么人?”

    青儿撅嘴道:“那些公子少爷哪一个是对咱们真心的,还不都是垂涎我们……我们的美色,我宁愿寻个……寻个寻常的农家汉子嫁了。”

    晓云何尝不清楚那些公子少爷的想法,摇了摇头苦笑道:“你果真愿意嫁给一个寻常的农家汉子?”

    青儿当然不甘心了:“那……那……再不济我也可以寻个穷书生。”

    “可是马公子那样的穷书生?”晓云想起当初在倚翠楼的一幕忍不住开口打趣,她说的马公子正是马文信。

    青儿听了晓云的话也想起当初自己居然在王翔面前炫耀马文信的诗词,脸上一红,小声嘀咕道:“其实马公子人还不错,不过若是能嫁给王公子那样的人自然是最好的了。”

    晓云听到青儿的小声嘀咕笑道:“王公子那样的人你也敢想。”

    “我就想想不行吗?”青儿嘴硬道:“要不然学那些扶桑人我把自己当礼物送给王公子也行啊。”

    她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晓云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咱们姐妹中就凝香姐姐跟王公子最配,想当初王公子为了能当凝香姐姐的入幕之宾可是跟很多少爷公子大打出手呢。”

    听晓云提到自己凝香身体一颤,虽然默不作声,其实她一直都在听着青儿和晓云的谈话,听到她们说起王翔的时候就忍不住思绪纷乱。

    当初那个自己不屑一顾的纨绔子弟如今已经在心中挥之不去了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