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和小兕子互相学习
    以他这半吊子水平的素描技术,放在后世也就是街头十块钱一张的水平,没想到拿到唐朝来秀一下就立刻成了超越阎立本的大画师了,这种感觉还是挺爽的。

    看着王翔一脸得瑟的样子李二难得没有打击他,实在是因为王翔画的这幅全家福太让他满意了。

    李二是最冷漠的残酷君王,他的君临天下是建立在弑兄囚父之上的,或许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又最渴望和重视亲情,王翔画的这幅全家福的素描栩栩如生,没有皇家的威严,却充满了温馨之意。

    画像上的李二和长孙皇后并肩而坐,一个英武阳刚,一个温婉如水,让他忍不住想起自己还是秦王时和长孙一起的情形,一晃十数年过去了,画像上多了两个可爱的小家伙,小大人一样瞪大眼睛站在自己身侧的李治,还有歪着小脑袋斜靠在长孙皇后怀里的小兕子。

    从李渊和他的一群兄弟身上他没有感觉到丝毫亲情,可是这一刻李二知道,自己并不缺少亲情,他内心深处非常感谢王翔送给他的这份礼物,只是出于帝王和长辈的威严所以才没有表现出来。

    只是装模做样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嗯,这画画的不错。”

    何止是不错,他简直是太满意了!

    李二为何要让画师给自己画那么多画像?历史上的君王,权臣为什么都喜欢让画师给自己画像?

    那是因为古人不仅重视生前的权力和威望,还希望死后能为世人瞻仰,所以他们想通过画像将自己的形象保留下来。而阎立本那样的画师虽然画技精湛,但是画风毕竟不是写实派的,画的画像虽然威严有余,写实却有些不足。王翔的素描就不同了,只有炭笔单调的黑白之色,却层次清晰。明暗分明,立体感极强,与真人的形象几乎一模一样,自然。真实,即便李二不穿朝服任谁拿着这幅画像也能一眼认出画里的人物。

    这样的画像更加符合李二心中想要流传百世,受世人瞻仰的要求。

    李治和小兕子看着画像中的自己,忍不住拿着镜子照个不停,还一个劲的互相打量对方。眼里充满了兴奋和惊奇。

    “我观子新作画之时用纱巾就能擦拭纸上的线条,炭笔所作的画像是不是不能触碰到,否则极易沾污?”长孙皇后心思细腻,注意到了这个小小的细节,如此逼真的画像她也希望能够完好的保存下来。

    李二一听长孙这么说也关心起来,疑惑的问道:“果真如此?”

    王翔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因为素描是用的炭笔作画,纸上的画像其实都是碳粉,所以碰触到的话碳粉容易脱落而沾污画像。”

    正想在素描画上摸摸看的李治和小兕子闻言连忙收住小手,吐了吐舌头。

    李二还想让自己的画像流传百世呢。一碰就污了那怎么行,顿时皱眉道:“可有什么办法保存素描画像?”

    本来是不太好保存的,不过格物院已经能够烧制玻璃,保存素描画像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王翔笑了笑说道:“陛下可让工匠制作一个画框,背面用光滑的硬木板,正面用格物院烧制的琉璃,将素描画像放进画框之中,如此一来就能避免无意触碰而沾污画像了。”

    “嗯,这个方法不错。”李二满意的点了点头。立刻就吩咐陈贵去找工匠制作王翔所说的那种画框。

    小兕子趁机在李二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眼睛还一个劲的偷偷瞄着王翔。

    李二听了小兕子的话开口朝王翔问道:“你这素描的画技师从何人?”

    “并未师从何人,我自己瞎琢磨出来的。”王翔彻底的无耻了一回,他的老师是千年后的人。这个时候大唐还没人会素描呢,与其杜撰一个李二也不会相信的外邦流浪画师,还不如无耻一点说是自己琢磨出来的,也算是开了中国素描之先河。

    长孙皇后微微一笑道:“真不知道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竟然会想到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鹅毛笔。舞台剧,皮影戏,还有这素描,全都是闻所未闻,偏偏都让人感到惊艳无比。”

    见李二眯着眼睛盯着自己的脑袋看,王翔心里一紧,看样子李二也很好奇……

    靠!我这脑袋就是很普通的脑袋,你们夫妻俩可千万别对我的脑袋感兴趣。

    好在李二还有其他事,暂时放下研究王翔脑袋的想法,开口道:“既然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应该没有什么师门顾忌吧。”

    王翔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小兕子看样子非常高兴,李二点了点头说道:“小兕子对你作的素描画像很感兴趣,想要学习画素描画。”

    李二这是要让小兕子拜我为师啊,收个公主学生倒也不错。

    王翔心中暗爽,还未开口,只听李二继续说道:“你随小兕子学习书法,小兕子随你学习素描,你二人互相学习吧。”

    话音刚落,李治已经忍不住笑出声来,王翔脸色一红,感情是自己想多了,原来李二是要自己和五岁的小兕子互相学习……

    让朕的女儿拜你为师,想的倒美。李二淡淡的撇了王翔一眼,似乎看穿了他之前的心思。

    小兕子的书法就是跟李二学的,李二算是小兕子书法上的老师,若是让小兕子拜王翔为师学习素描,那岂不是让王翔占了大便宜,李二怎么可能同意。现在就不同了,王翔和小兕子互相学习,这样一来王翔的辈分自然就一下子低了下来,即便李二不用皇帝的身份压他,也可以用长辈身份压他一头。

    李二发话王翔能有什么意见,只能乖乖点头称是,李治在旁边一个劲的偷笑,小兕子则是眉开眼笑,蹦蹦跳跳的来到王翔身边,仰起小脑袋,甜甜一笑。

    “王监丞,以后我们就互相学习啦,我会好好教你书法的,你也要好好教我画素描哦。”

    看着只到自己腰际的小兕子王翔真想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