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五十章 “调教”李二
    过完年小兕子就五岁了,因为王翔的到来,长孙皇后度过了贞观十年,小兕子免于丧母之痛,在李二和长孙皇后的逗弄下显得非常开心。

    当王翔跟李治过来的时候,便听到立政殿里面传出李二欢畅的笑声,看来李二的心情很不错,王翔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说现在他对李二已经没有太大的惧意,但是大过年的被训斥一番总是会影响好心情。

    给李二和长孙皇后行了个大礼,道了几句祝福的话,长孙皇后是一贯的温润尔雅,面带微笑,李二也难得没有板着脸,淡淡的说道:“今日为何没有进宫朝拜?”

    王翔并不知道大年初一百官进宫朝拜的惯例,不过他自然不会说自己不知道。

    “臣官职低微,没有资格进宫朝拜。”

    李二闻言一愣,长孙皇后则是抿嘴轻笑,按制以王翔格物院院判的官职确实没有资格在元日的时候进宫朝拜。

    “嫌官小了?哪个五品官员像你一样可以随意进出皇宫?”

    得,在李二面前啥都别争辩,他说啥就是啥。

    王翔乖乖低头认错道:“是臣疏忽了。”

    李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昨日你在翼国公府画的什么素描,朕与皇后说后皇后很是好奇,今日正好有空,你就再画两幅素描让皇后看看。”

    听了李二的话王翔心中暗道:果然如此,早就知道今日进宫有两件事是避不过的。

    恐怕皇后好奇还是其次,李二自己想要素描画像才是最主要的原因,昨天帮尉迟敬德和秦琼二人画完素描画像之后王翔就感觉到李二的心思,果不其然,今日一进宫就让自己画素描画像,还说什么皇后好奇,暗暗鄙视一下。

    幸亏了解李二的德行早有准备。王翔不慌不忙道:“雕虫小技,既然皇后娘娘好奇臣就再献丑一次。”

    见王翔没有推三阻四,非常识相的答应下来,李二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朕让人去准备格物院的新纸和炭笔。”

    “不用了,臣都准备好了。”

    王翔进宫的时候就准备了格物院的新纸和炭笔。

    李二先是一愣,再看到王翔掏出新纸和炭笔出来顿时明白王翔是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思,忍不住老脸一红,干咳一声说道:“随身带着纸笔可以随时练习素描。难怪能在素描上有此造诣。”

    听他这么一说王翔心里更加鄙视了,大过年的谁会没事带着纸笔到处溜达,还不是因为咱了解你。

    长孙皇后则是笑而不语,虽说主要是李二想要素描画像,不过她对于李二说的素描也有些兴趣。

    “王监丞,你画的画像真的和真人一模一样吗?”小兕子性子温和沉静,平时就喜欢写字画画,听说有种画技能之用石头就能把画像画的和真人一样自然是万分好奇。

    李治小鬼也凑过来看着王翔手里的黑色炭笔疑惑道:“这怎么像是格物院用来烧火的煤炭。”

    王翔笑道:“这就是煤炭,不过是让人打磨成笔的形状。”

    “啊?煤炭除了烧火还能用来画画呀?”

    “画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在李二的吩咐下,丫鬟们把小兕子平时用来练字的小桌子搬了过来。王翔把新纸铺好,开口问道:“陛下要画什么?”

    其实也就是一问。

    李二面不改色道:“就画朕吧。”

    王翔正要开口让李二坐好不要乱动,却见他起身朝里面走去。

    过了片刻又从里面出来,原来是换衣服去了,刚才李二穿着便服,现在换上了华贵精美的朝服。

    换好衣服,李二大马金刀的端坐其上,一脸严肃,看得王翔暗暗好笑,他这样子就像第一次拍照的人在镜头前的感觉。

    “陛下。不用太紧张,放松一点。”

    李二当然不是紧张,千军万马面前都能面不改色,岂会因为画个画像就紧张。宫里的画师不知给他画了多少次画像,之所以摆出这样严肃的表情完全是为了显示帝王的威严,可是这种威严在王翔看来跟紧张的样子差不多,都是紧绷绷的,太不自然了。

    素描讲究的是还原实物,若是真把李二这副样子还原出来。像是像,但是李二肯定不满意,还会以为自己故意把他画难看了,适当的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脸上不要那么严肃,自然一点。”

    “陛下,能不能稍微笑一笑?”

    “算了,您还是别笑了吧。”

    ……

    看着李二在王翔的“指导”下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小兕子和李治都忍不住格格直笑,连长孙皇后都忍俊不禁,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李二如此丰富的表情。

    最后李大帅哥实在是受不了了,脸皮都僵硬了,恼羞成怒道:“哪有那么多事,以前宫里的画师给朕画像都没有这么麻烦!”

    王翔不慌不忙道:“那陛下觉得他们画的画像像吗?”

    若是以前李二肯定会觉得像,可是自从看过王翔给秦琼和尉迟敬德画的素描之后他才知道那些画师画的画像还真是“神似,形不似”,

    见识多了眼界自然就高了,如果说王翔画的素描和真人有九成甚至十成像的话,那些画师画的画像在李二眼里就只有两三成像。

    没办法,想起王翔给秦琼和尉迟敬德画素描的时候也摆弄了他们好一阵子,李二只好不满的哼哧两声继续坐回去接受王翔的“调教”。

    能如此调教李二还能让他不好发火,王翔感到非常有成就感,心中暗爽。

    奈何李二只要一坐下就是正儿八经的严肃表情,怎么调教都不行,王翔实在是欲哭无泪,一脸郁闷道:“陛下,为什么您一坐下就一定要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呢……”

    李二也郁闷,平时不是这样的,但是画像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是如此,习惯了改不了,顿时不满道:“这是帝王威严。”

    “那您能不能暂时先收起您的帝王威严?”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