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四十五章 素描
    听王翔的口气似乎真懂得绘画,这让大家感到非常惊讶,只是素描是什么东西却闻所未闻。

    连李二都饶有兴趣的看向王翔,他和阎立本的想法一样,绘画一途靠的是天分和勤练,王翔不过才弱冠之龄,就算才智过人,但要说在绘画上的造诣比阎立本厉害他也是不太相信的,阎立本绘制的尉迟敬德和秦琼的画像在他眼里已经是难得的佳作了。

    真要比绘画的造诣王翔拍马也不及阎立本一二,之所以有底气是因为素描这种全新的绘画方法。

    “素描是我从别人那里学到的一种绘画方法,绘制出来的人物和真人别无二致,一模一样。”

    听了此话阎立本就想起刚才王翔说的“神似形不似”的评价,颇为不服道:“若真有如此神奇的绘画方法,我倒是想见识一番,不知侯爷能不能画一幅画像让我们开开眼界。”

    看他的表情显然是不信的,以为王翔是胡吹大气。

    王翔摊了摊手道:“画一幅素描不难,只是这里没有纸笔不好施展。”

    阎立本轻笑一声,说道:“我这画笔笔毫是取用上好的羊毫所制,笔杆是用从天竺运来的檀香木所制,墨是最好的徽墨,纸是最好的徽州宣纸,想来不会影响侯爷发挥的。”

    说完主动递上手里的画笔,挑衅的看着王翔,暗道:现在看你还有什么借口。

    王翔并没有接阎立本递过来的毛笔,摇头道:“素描和寻常绘画不同,用的不是毛笔。”

    阎立本嗤笑道:“不用毛笔用什么?侯爷该不是想说素描也不用墨和宣纸吧。”

    似乎没听出阎立本话里的嘲弄,王翔笑道:“你还真说对了,素描确实不用墨也不用宣纸。”

    “你!”阎立本气的直哆嗦,若不是顾忌王翔的身份,而且李二和尉迟敬德等人也在旁边他真想破口大骂。太不要脸了!

    “那你说你要什么笔什么纸!”

    三十多岁的人了,性子还跟毛头小子似的争强好胜,王翔摇了摇头说道:“纸嘛用格物院造的新纸就成,厚实白净。”

    “好!我去格物院取。”阎立本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拆穿无耻的王子新,要什么纸就给什么纸,要什么笔就给什么笔,看他还有什么借口!

    秦怀玉插嘴道:“格物院造的新纸我们府里还有一些……”

    李二闻言笑道:“让人取来。”

    他也想看这场好戏。

    纸取来了,阎立本轻笑一声:“格物院的新纸有了。不知侯爷绘制画像需要什么笔?”

    素描自然是用铅笔,可是唐朝哪里来的铅笔,仓库里面也没准备铅笔,王翔顿时有些犯难了。

    见王翔沉默不语阎立本得意洋洋道:“怎么,某非侯爷说的素描不是用笔画而是用石头画的?”

    石头?王翔眼睛一亮,哈哈笑道:“不愧是大画师,你说对了,素描就是用石头画的。”

    其实很多素描大师用的都是炭笔,前段时间卡桑运来的煤炭刚好有用,王翔叫来一个仆役。让他去格物院找李淳风要一块煤炭。

    见王翔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大家更加好奇了,用石头怎么绘画?

    格物院早就已经放假,只有李淳风一个人待在里面,翼国公府的仆役前来讨要一块煤炭的时候他还感到有些奇怪。听仆役说煤炭是王翔要的,而且是要用来画什么素描李淳风一下子来了兴趣,亲自带着几块煤炭来到了翼国公府。

    让他意外的是,李二,尉迟敬德,程咬金居然都在。还有当朝最厉害的大画师阎立本,不过看样子好像跟王翔不怎么对付。

    李淳风用布帛包好的几块煤炭个头又大形状又不规则,自然是不能直接用来画素描的,王翔让人把煤炭打磨成细长的笔状。然后用布帛包住后面的一段,一根简单的炭笔就做出来了。

    见王翔准备妥当,阎立本催促道:“侯爷能否开始了?”

    王翔点了点头说道:“嗯,差不多了,不过要画什么呢?”

    “就画尉迟将军和秦将军!”阎立本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画同样的东西才更加容易比较。

    对王翔来说画谁都一样。当然不会有意见。

    动笔之前王翔让秦琼和尉迟敬德两人穿上盔甲拿好兵器全副武装的摆好姿势,大家又是一阵疑惑:这是绘画呢?还是打仗呢?

    “好,就摆这个姿势,不要乱动。”

    等尉迟敬德和秦琼按照自己的要求摆好姿势王翔回身在桌上铺好纸,众人全都好奇的凑上前来观看。

    太久没有画素描有点手生,加上这会儿也没橡皮修改,所以在浪费了好几张新纸之后才渐入佳境。

    刚开始寥寥几道线条大家还看不出什么,但是随着线条不断增多,大家脸上的惊讶之色越来越浓,阎立本更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像,真像!这眼睛简直就像真的一样。”老程率先忍不住开口。

    “岂止是眼睛,连眉毛都一根一根的瞧的清清楚楚。”

    “太像了,简直就跟真人一模一样!”

    大家不时的低头看看画像又抬头看看前方摆姿势的尉迟敬德和秦琼,口中惊叹连连。

    “尉迟将军,请你不要乱动。”

    尉迟敬德听到大家的议论也是心痒难耐,刚探出脖子想要瞅上一眼就被王翔说了一句,悻悻的缩回脖子。

    秦琼虽然一动不动,其实内心也是万分好奇。

    素描越画到后面跟实物越像,大家终于知道王翔先前说的和真人一模一样并非虚言了。

    听到大家频频感叹尉迟敬德终于安奈不中心中的好奇,拎着武器屁颠屁颠的跑上前来观看,刚看一眼就愣住了,过了片刻大声呼道:“取铜镜过来!”

    “尉迟将军,侯爷还没画完呢,你怎么过来了!”阎立本一改先前的态度,王翔的一幅素描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早就没了争胜之心,见王翔还没画完尉迟敬德就跑过来顿时不满的开口。

    王翔笑道:“无妨,差不多完成了,只需稍作修改完善便可。”(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