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门神
    秦琼和尉迟敬德连忙起身跟随,李二回头压了压手笑道:“今年你们便在自己府中过年吧。”

    秦琼急道:“这怎么行,往年都是我和尉迟将军进宫……”

    李二打断道:“这些年你们都是在宫中过年,也没有机会和家里人一起团聚,朕心中多有愧疚,今年你们就不用进宫了,况且你的身体才刚刚好转,要好好修养一番。”

    尉迟敬德瓮声道:“俺老黑身体结实着,秦将军在府里休息,我随陛下进宫。”

    李二摇了摇头笑道:“敬德也回去吧,你有好些年没回府过年了,只怕你家的那几个小子都在心里埋怨朕呢。”

    “他们敢!”

    别看尉迟家的几个小黑炭平日里无法无天,整日胡作非为,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在尉迟大傻面前就跟耗子见了猫一样,倒跟程处亮在老程面前一样。

    其实李二也希望秦琼和尉迟敬德随自己进宫,但是今日见到秦琼重病缠身还惦记着进宫为自己守卫寝宫心有触动,便不忍让他们再进宫。

    旁人不知道秦琼和尉迟敬德为何非要进宫过年,王翔却猜到了原因。

    堂堂大唐皇帝却因玄武门之事儿心神难定,噩梦缠身难以入睡,这不是什么值得说道的事情,整个大唐只有李世民,长孙皇后,尉迟敬德和秦琼四人知道,自然全都秘而不宣。所以外人看来,秦琼和尉迟敬德每年能进宫过年是深受圣眷,旁人哪有这样的待遇。

    天色已经不早,想到武顺和小萝莉他们还等着自己回去过年。王翔摇了摇头苦笑一声。

    “陛下,两位将军,臣有个不情之请。”

    听到王翔开口,李二。尉迟和秦琼全都疑惑的看向他。

    王翔见状干笑一声说道:“是这样,我听一个算命先生说尉迟将军和秦伯伯勇武过人,战场上杀敌无数,鬼神见了也会退避三舍,若是能将二位将军的画像悬挂于大门之上便能震慑鬼神。驱逐邪祟,所以我想跟尉迟将军和秦伯伯讨要两张画像回去。”

    此言一出大家都愣住了,老程更是凑上来嚷嚷道:“哪个算命先生说的,大黑炭和叔宝那么厉害?俺老程也勇武过人,杀敌无数,那算命先生有没有提起俺老程?”

    王翔心中一汗,老程还真是一点也不谦虚。

    “这个……我倒没听那算命先生说起过。”

    “什么!”

    看到老程双目怒瞪一脸不岔的样子众人都是忍俊不禁,李二和秦琼看向王翔的目光都有些异样,他们隐隐觉得王翔突然提出这事似乎别有深意。

    “那算命先生说的可是真的?”

    感觉到李二意味深长的目光王翔颇不自在,硬着头皮继续扯到:“我也不知真假。不过那算命先生说尉迟将军和秦伯伯是门神下凡,所以我才想讨两张画像回去试试。”

    “门神?”老程好奇的凑过大脑袋:“我只听说过火神,雷神,财神,从未听说过门神,门神是什么神仙?”

    虽说子不语鬼神怪力,但是古人对鬼神之说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一听王翔说尉迟敬德和秦琼是神仙下凡全都好奇的看向他们想要一探究竟,尉迟敬德和秦琼两人更是一脸诧异,他二人都不知道自己是神仙下凡。

    “额。听算命先生说门神是专司守宅辟邪的神仙。”

    话音刚落老程就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看门的神仙,哈哈哈!”

    尉迟敬德原本就黑黝黝的脸看起来更黑了,大声道:“门神那也是神仙,你老程就是凡人一个!”

    老程顿时就不干了。撸起袖子一副随时准备干架的样子:“谁是凡人!俺老程会是凡人?子新,你瞅瞅,你程伯伯是不是凡人!”

    眼见又要闹腾起来,李二咳嗽一声开口道:“好了,如此闹腾成何体统,子不语鬼神怪力。”

    李二发话老程和尉迟敬德才安静下来。互不服气的瞪着眼睛。

    “子新想要你们二人的画像,你们意下如何?”

    尉迟敬德有意气老程,听了李二问话大声道:“给他一张画像守宅辟邪又有何妨。”

    秦琼自然也没有意见。

    李二似乎对此事很有兴趣,当即让在外面候着的太监进宫唤画师过来,当场给尉迟敬德和秦琼二人画像。

    画师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听李二叫他的名字王翔才知道此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阎立本。

    不愧是大画师,几炷香的时间,两张画像就绘制出来,神态表情栩栩如生,众人看后都是称赞不已,只有王翔感到非常纳闷,虽说神态表情是很生动,但是这人的样子也差的太多了吧,实在是不敢恭维。

    中国画的画风偏意不偏形,阎立本画的尉迟敬德和秦琼,手持铁锏,横眉怒目,确实有几分门神凶神恶煞的样子,不过和真人的样子就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阎立本师从大家,父子三人并以工艺、绘画闻名,自然是心高气傲,看到人群中的王翔对着自己绘制的画像微微摇头顿时有些不喜。

    他知道王翔的身份,也知道王翔才智过人,但是绘画靠的是天分和勤练,他不认为一个弱冠之年的年轻人在绘画上能有多大的成就。

    “侯爷觉得我这两幅画像如何?”

    王翔正在看画像,听了阎立本的问话随口说道:“神似,形却不似。”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冷哼,王翔这才反应过来,别人辛辛苦苦画了几炷香的时间,怎么好打击别人,连忙说道:“阎画师画的两幅画像很好,很好。”

    阎立本却不满意王翔的表现,他听得出王翔话里的敷衍之意。

    “难道侯爷也精通绘画之道?”

    本来是诚心道歉,不过看到阎立本傲然不屑的表情王翔的火气也被激起来了,画的确实不像嘛,若不是手上的一对铁锏,谁知道你画的是谁……

    “精通不敢说,只是学过几年素描而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