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安
    做贼心虚的张大手顿时想要逃跑,结果被铁蛋三两步追上去直接一巴掌乎在脸上拍晕过去。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阴冷昏暗的小房间里面,四周静悄悄的似乎只有他一个人,怪渗人的,脸上还能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张大手之所以叫张大手就是因为他有一双大手,可是铁蛋的手比他的手还要大,而且力气更大,那一巴掌乎过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环视了一圈四周张大手终于反应过来,这是一间牢房,不像他印象中的牢房那样脏乱,看起来还挺整洁的,但是再怎么整洁也是牢房呀,果然是钱庄派来跟踪的人弄晕自己的。

    想到这里张大手忍不住哀嚎起来:“冤枉啊!冤枉啊!”

    “吵什么吵!吵什么吵!”

    刚嚎两嗓子,听到暗处传来人声张大手嚎的更来劲了抓住牢门把脸贴在牢门上扯着嗓子喊起来。

    “冤枉啊!我真的冤枉啊!”

    在他看来有人就好办,刚才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摸过怀里,那些银票还在。

    “邦邦邦!”

    从牢房外暗处走出一个懒懒散散的身影,手里拿着一根木棒敲了敲张大手面前的牢门不耐烦道:“别嚷嚷了,进来的哪一个不是喊自己冤枉。”

    说话的是一个狱卒打扮的年轻人,或许是因为长期呆在牢房里面的缘故,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人也比较瘦弱,不过手上的劲不小,敲的牢门震震响。

    张大手怕被他手里的木棒敲到连忙缩回身子退后一小步,讨好的看着狱卒,谄笑道:“这位小哥,我真是冤枉的。我啥事都被干,是在路上被人打晕了,醒过来不知怎么就到这里来了。”

    狱卒冷冷的撇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张大手见状连忙从怀里掏出几张银票。

    “我这里有些银票。小哥……”

    看到狱卒脸上的嘲笑张大手话音一顿,自己被抓进来十有**就是因为银票的事。

    见张大手突然不说话了,狱卒笑道:“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打算用银票贿赂我?”

    张大手脸色一僵,连忙说道:“我有现银,我还有几百。不几千两现银,只要小哥放了我,我一定……”

    “哼。”狱卒嗤笑一声打断道:“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张大手诧异的说道:“这里不是牢房吗?”

    狱卒诡异的笑道:“这里可不是一般的牢房,你知道为什么这里的牢房这么小,只有你一个人?”

    “不,不知道。”不知怎么,听了狱卒的话张大手突然感到背脊发凉。

    “因为能被关到这里的犯人很少,而且都关不长。”

    “为……为什么?”张大手的牙齿都在打颤了。

    “因为关到这里的都是犯了谋逆之罪之人,你说这天下间有几个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谋逆的人啊,别说几千两银子。就是几万两银子你还是留着自己下去以后慢慢花吧。”

    听了狱卒的话张大手整个人都傻了,脑子里只有两个字——谋逆。

    不过是捡了点银票去钱庄兑换现银怎么就成了谋逆了!这一次他是真的感到冤枉了……

    或许是因为有了昨天的例子,加上李二大张旗鼓的从宫里运送现银过来,今天钱庄兑换出去的现银更多。

    得知这个消息的世家家主都是暗暗冷笑。

    崔家老爷子听完下人的禀报目光闪烁的自言自语道:“看来李世民为了不失民心是打算填这个无底洞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银子可以填进去。”

    崔明站在一旁恭声道:“今日长安钱庄就兑换了五十万两现银,听说宫里还准备给各地钱庄拨调现银呢。李世民想要用钱庄压制我们世家,那几家都只能忍气吞声,还是父亲有办法,想出印制假银票的事情,要我说我们根本不必让其他几家参与进来。他们可是平白得了我们数百万两的银票。”

    崔家之所以能够印制银票是因为崔家有一个手艺精湛的老工匠,可以将任何东西雕刻的丝毫不差,这种手艺在整个大唐恐怕也难以寻出第二个出来。所以其他世家即便想要印制银票也没有如此手艺精湛的雕刻师傅,在崔明看来这一次其他几个世家完全是占了他们崔家的光。还平白得了数百万两的银票。

    崔家老爷子崔洪听了崔明的话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必须让他们参与进来,那几家现在都是什么反应?”

    “还能有什么反应,当然是把手里的银票赶紧兑换成现银了,经过昨日的试探,咱们印制的银票跟钱庄发行的银票丝毫无差,吴师傅的手艺还真厉害。”

    崔洪笑道:“那吴师傅祖上曾就是宫里的雕刻师傅。雕刻的鸟兽分毫毕现几能乱真,后来冒犯了圣颜被流放至偏远的岭南之地,是我们崔家收留他。那吴师傅可有安排妥当?”

    “放心吧父亲,我已经将吴师傅安置在扬州那边,新印的银票过几日就能从水路运来。”

    “嗯,看来钱庄着实帮李世民赚了不少银子,我倒想看看他赚的银子够撑多久的。”

    王家大宅,正在书房看书的王同见王袁进来放下手里的书问道:“怎么了?”

    “长安钱庄今日兑换了五十万两现银。”

    “嗯。”王同不以为意的点了点头,“还有什么事吗?”

    “崔家派人来信,说是下一批的银票过几日就会送到长安,让我们派人去取。”

    王同闻言皱了皱眉头。

    见王同皱眉,王袁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了父亲?”

    “崔洪太急了。”

    “太急了?”王袁有些不解。

    王同摇了摇头并没有解释,今日他听说李二大张旗鼓的往钱庄运送现银的时候就隐隐感到有些不安。

    以他对李二的了解,若是大张旗鼓的抓人他倒不会感到奇怪,反而是现在的做法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几日暂时先别和崔家有太多联系。”

    王袁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那崔家新印的银票?”

    “不是还要几日才到吗。”一向淡定自若的王同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王袁连忙低头不再多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