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感慨
    前来参加大朝会的番邦使臣对于大朝会的推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连续五日的大朝会结束后他们本来也会在长安待上一段时间,而且他们对大唐新设的钱庄非常好奇,如今看到钱庄出事自然乐得看热闹。塔卡塔扬还有禄东赞等人甚至从钱庄的事情当中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这一日,天才微微亮,长安钱庄已经闹腾了起来,昨日很多百姓没能从钱庄兑换到现银,心里慌的很,钱庄的人说了今日就会有现银调过来他们怎能不早早守在这里。

    王翔和铁蛋坐在钱庄的一个茶馆里面,一边喝茶一边看着围坐在钱庄外面的百姓。

    百姓裹衣缩身,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王翔的思绪一下子复杂起来。

    可怜而可悲的百姓,他们其实才是财富的创造者,然而却不是财富的受益者。

    不管什么时候百姓的危机意识总是非常容易就被激发出来,盲目的从众心理又会把这种危机意识无限扩大,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把本来不是危机的事情演变成危机。多了千年的智慧都避免不了这种盲目的危机感,更不用说现在的大唐百姓了。

    后世的时候像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因为某中耸人听闻其实毫无根据的言论,突然爆发出疯狂抢购某种东西的事情,口罩,食盐,绿豆,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若是有一天有一万个人相信银行要破产的说法而排队去银行门口取钱的话,很快这一万人就会变成两万人,十万人……最终的结果就是本来不会破产的银行真的破产了,当然,银行不可能破产,因为它有起死回生之术。吃亏的只会是百姓。

    王翔不担心钱庄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因为他对钱庄的要求是有多少现银发多少银票,并且把这一要求定为钱庄最基本最核心的要求,不管什么时候都必须遵循这样的要求。

    经济手段其实比抢劫还要恶劣。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

    全国原先一共有一万面值的钞票,相当于一万的购买力,百姓和银行各有五千面值的钞票,也就是说百姓和银行各有五千的购买力。

    这个时候银行加印了九万面值的钞票,这九万面值的钞票自然不是在百姓手里。这时候全国就有十万面值的钞票,于是就变成了十万面值的钞票拥有一万的购买力,百姓手里的五千面值的钞票就变成了五百的购买力,银行原先五千的购买力就一下子变成了九千五百的购买力。

    通货膨胀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每一次的通货膨胀有人吃亏就有人收益,因为通货膨胀不会导致原有的社会财富突然减少,无非是重新分配而已,而在重新分配的过程中百姓永远都是吃亏的一方,他们甚至不知道社会财富已经经过了一次重新分配。

    这样一来银行就不知不觉刮走了百姓手里百分之九十的利益,然而绝大部分的百姓不会明白自己的利益是怎么被刮走的。因为银行既没有偷也没有抢,他们只会抱怨物价飞涨,却不知道物价为什么会飞涨。

    随着生产力越来越强,物价理应是越来越低,因为原来一亩地只能产一石粮食,现在一亩地可以产两石粮食,百姓手里的钱应该可以过的更加宽裕一点,然而事实相反,因为生产力提高了一倍而全国的钞票却多出了十倍,而加印钞票的时候百姓是从来没有领到过一分钱的。

    在后世曾经有过一个用钞票糊窗户的历史时期。出门买菜的时候一斤的钞票还买不回一斤的青菜。在那之前国家穷,百姓穷,可是在那之后国家一下子不穷了,有了充足的资金迅速发展。而那段时期的百姓却更穷了……

    在谈论到经济学的时候往往给人一种是高大上的感觉,其实在王翔看来所谓的经济学不过是一种粉饰了的抢劫手段。

    任何脱离了生产力的经济手段其本质都是抢劫。最初的纸币是为了方便百姓的交易,而发展到后世纸币的意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聪明的统治者把它变成了一种温和的搜刮手段,这种搜刮比起封建王朝的狂征暴敛毫不逊色,手段却高明了很多。狂征暴敛百姓都能感觉得到。会奋起反抗,可是这种温和的经济手段绝大部分的百姓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被“狂征暴敛”了,掠夺被粉饰成了财富分配。

    而所谓的经济学更是一种愚民手段。经济学,多高大上的东西,能玩的开的都是聪明人,所以他们成了富人,小屁民玩不来是因为你们不够聪明,所以你们创造的财富活该被我们用经济学分配过来。

    狗屁!

    这就好像说能干抢劫这行当的是因为他们比别人强壮的所以他们有钱,身体瘦弱的人创造出来的财富活该被抢,谁让你不够强壮呢。

    两者其实是一样的强盗逻辑,所谓的文明只不过是披上了一张文明的皮,里面的本质同样是血腥,卑劣的。

    你聪明,你强壮,你应该去创造更多的财富,而不是用你的聪明和你的强壮去“分配”别人创造出来的财富。

    别说什么经济学促进了社会的发展,有利于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分配,这些都是扯犊子。

    所谓的经济学最显而易见的效果就是让财富的创造者失去了对财富的分配权利,而从不创造财富的“聪明人”光明正大的享受着财富的分配权利。

    创造财富的百姓同样是创造财富的百姓,只是原先“强壮的野蛮强盗”变成了“聪明的文明强盗”,两者同样不去创造财富,同样拥有比创造财富的百姓多的多的财富。

    玩经济不会凭空玩出一石粮食,也不会把亩产一石玩成亩产两石,能玩出来的花样无非是把别人创造出来的财富玩到自己手里,然后还一边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是聪明人,经济学促进了社会的发展。

    聪明人有两种,一种是将聪明才智放在提高生产力水平上的聪明人,这样的聪明人王翔敬佩,他们同样是财富的创造者,因为他们可以把亩产一石变成亩产两石,甚至十石!比如袁隆平。而另一种聪明人就是所谓的经济学投资者(投机者),这种人一不创造财富,二不提高生产力水平,甚至不用像商人那样南货北运各供所需的跑腿,他们只需在百姓创造出财富之后动用一下高大上的经济手段就可以收割财富了,比如“伟大的经济学家,慈善家”索罗斯。

    然而在鼓吹经济学的后世,索罗斯那一类的人却成了很多人崇拜的对象,比起袁隆平他的人气显然不知高了多少倍。不事生产,投机攫取利益的手段竟然备受推崇,股票,基金大行其道,原本可以创造出更多财富的聪明人反而不事生产,而是投身到经济投机的大军之中。

    享受极少社会资源的普通百姓埋头创造财富,享受极多社会资源的高素质人才却不事生产,这到底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倒退。

    最可笑的是后世出现的一种新兴行业,理财行业,这又让那些经济学高人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可笑之处在哪里?

    千年前的百姓只要不是生逢乱世或者皇帝昏庸无度,辛劳一年还能偷个冬闲,也不至于居无所居。而后世的生产力比起千年前提高了几十上百倍,百姓却发现自己辛苦一年创造的财富居然还不够自己日常开销,所以需要理财。实际上大部分百姓面对飞涨的物价根本无财可理,所谓的理财也是有钱人玩的经济游戏,玩着玩着,一年什么都没干财富又多了几成。而大部分百姓呢?辛劳一年最后发现又什么都没剩下……

    看着依旧蜷缩在寒风中的百姓王翔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ps:  这章真是感慨,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