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未卜先知
    李二和长孙皇后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里看到惊讶之色,而坐在下面的王翔也是小声惊呼出来。

    看到李二的反应禄东赞和吐蕃使臣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陛下听说过我的名字?”禄东赞疑惑的问道,这是他第一次前来大唐,而且此前他在吐蕃也没有丝毫名气,为何大唐皇帝却好像听说过他的名字一样。

    李二反应过来,笑了笑说道:“朕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奇怪。”说完还看似随意的瞄了一眼坐在下面的王翔。

    奇怪吗?番邦人的名字不都是这样吗?不过倒没人会因为这个质疑李二的话。

    长孙无忌刚才也听到了王翔的惊呼,再看到李二的反应老狐狸顿时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眯眼笑道:“子新认识那个叫禄东赞的吐蕃人?”

    王翔摇了摇道:“不认识,我怎么会认识吐蕃人。”

    “那你刚才听到他的名字为什么那么惊讶?”

    “我有惊讶吗?我只是觉得他的名字比较奇怪而已。”

    ……

    李二按奈下心中的惊讶和疑虑,朝禄东赞说道:“那便说说你有何办法解此难题。”

    禄东赞笑了笑上前两步说道:“若想将这丝线穿过九曲明珠只需一只蚂蚁即可。”

    “蚂蚁?”

    听了禄东赞的话殿内的人均是疑惑不解,穿丝线跟蚂蚁有什么关系?只有李二,长孙皇后还有王翔心中一动,塔卡塔扬也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九曲明珠里面孔洞纵横交错,蜿蜒曲折,想要自己穿线谈何容易,除非有谁能够带着丝线在这些小孔之中随意穿行。只需寻一大小合适的蚂蚁,将丝线的一头系在蚂蚁身上,然后将蚂蚁放入九曲明珠的孔中,在九曲明珠另一端的孔洞外面涂抹一些蜜糖。蚂蚁自会循着蜜糖的气味在九曲明珠里面爬行,待蚂蚁从涂有蜜糖的孔洞钻出的时候丝线自然也就穿过了九曲明珠。”

    禄东赞站在殿下侃侃而谈,淡定自若,倒是比那些番邦使臣更有风范。他那担任吐蕃使臣的叔父目光之中惊喜连连,似乎发现了一块不得了的璞玉。

    “妙啊!此法大善!”

    “蚂蚁可以在九曲明珠的孔洞之中随意穿行,再以蜜糖诱之前行,能想出此计这个吐蕃的年轻人的确才智过人。”

    “只怕不逊色于大唐的那位如意公主。”

    听到下面的议论李二心中更是复杂:若是能解出此题都让你们如此赞叹,那能想出这些难题的人岂不是……

    不过眼前这个叫禄东赞的年轻人确实不错。才智过人,应对自如,而且气质也不同于一般番邦人,比起在座的这个王子那个王子不知强了多少倍,李二点了点头说道:“吐蕃有如此青年才俊可喜可贺呀。”

    禄东赞不像巴托那样喜欢显摆,听了李二的话谦恭道:“陛下过赞了,我也只是突然之间想到这么一个办法,比起大唐的那位如意公主多有不如。”他这话也是发自内心,毕竟九曲连环他就没能解开。

    “不知陛下这几道题可是出自那位如意公主?”

    李二闻言看了一眼王翔,脸上的表情明显在告诉他:你瞧。这可不是朕要坑你,是人家真的对你们家那个丫头感兴趣,现在你出的三道题已经有两道题被吐蕃解了,接下来你看着办吧。

    “这几道题确实跟如意公主有些关系。”李二含糊其辞的说了一句,题目虽然不是小萝莉出的,但也是王翔因为她的缘故才出的题,说有关系也不算乱说。

    只是听在别人耳朵里面意思就不同了,在他们听来这几道难题定然就是出自那位才智过人的如意公主之手,这一下他们对小萝莉的兴趣更大了,吐蕃使臣更是想到如果能帮赞普娶回一个如此聪明机智的大唐公主。吐蕃何愁不能更加强盛。

    想到这里吐蕃使臣也有些迫不及待,朝李二说道:“还请陛下出最后一道题吧。”

    “陛下!”

    李二还未开口王翔就忍不住站起身。

    像他这样突然出言打断可以说是非常不敬,不过李二看样子并未生气,反而很有兴趣的看着他问道:“嘉远侯有何话要说?”

    看到李二对待王翔的态度在座的番邦使臣如何还不能猜到这个嘉远侯是受到何等的圣眷。暗暗寻思着上次送过去的礼是不是轻了,毕竟连堂堂司空长孙大人都坐在他的席下。

    王翔见大家都看向自己,干咳一声笑道:“臣看今日时间不早了,陛下出的题目也都不简单,不如等到明日再出最后一道题,这样大家也有充足的时间想出解题办法。若是现在出题,考虑的时间太短对他们岂不是很不公平。”

    李治不知王翔心中的真实想法,见他居然帮番邦考虑,使劲拉了拉他的衣角急道:“王监丞,你怎么向着那些番邦人啊!”

    李二见王翔悄悄朝自己使眼色如何还不知道他的想法,他这是心虚了,不过李二心里也有疑惑,所以听了王翔的话顺势点头道:“嘉远侯说的也有道理,最后一题就明日再出吧,大家且饮酒看表演。”

    王翔的话听起来确实是为那些番邦考虑,吐蕃使臣也担心时间太短不够自己这边的人想出解题办法,所以对王翔的提议并没有异议。

    大朝会一结束,王翔就被李二叫到了立政殿。

    李二和长孙皇后夫妻二人坐在一道摆出一副随时准备审讯的架势。

    王翔一看这架势就感到莫名的心虚。

    “说吧,为何让朕等到明日再出最后一道题。”李二肃然端坐。

    “臣觉得这最后一道题要换。”

    “换题?”李二愣了一下,故意板着脸说道:“你不是说番邦之中没人能解开你出的题吗,如今吐蕃都连续解开两道题了!”

    王翔脱口争辩道:“这可不能怪我啊,臣先前就问过陛下吐蕃有没有一个叫禄东赞的使者,是陛下说没有的。”

    听王翔提起禄东赞李二和长孙皇后都是眼睛一亮。

    “那禄东赞确实不是吐蕃的使者,他是随他叔父一起来长安见识见识的,朕也是刚刚才知道,不过你怎么知道那禄东赞能够解得此题,某非……你能未卜先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