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第一道难题
    对下面争论不休的番邦来说,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因为他们也知道不可能所有提出和亲的番邦都能得到满足。

    巴托小王子转头看了一眼塔卡塔扬自信满满的说道:“请陛下出题。”

    吐蕃等国使臣也不甘落后,纷纷朝李二行礼道:“请陛下出题。”

    李二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坐在李治旁边的王翔也嘿嘿一笑。

    李治见王翔发笑,有些担心的问道:“王监丞,若是那些番邦有人答出父皇提出的三个问题怎么办?”

    王翔笑道:“放心吧,陛下提出的问题岂是那么容易答出来的。”

    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那三个问题是他告诉李二的,其实准确来说那三个问题本来就是李二提出来的,不过那是后世历史上在贞观十四年的时候李二才提出的,当时在场的番邦使臣只有一个吐蕃的禄东赞答出了这三个问题。而王翔已经跟李二了解过,此次大朝会吐蕃派来的使臣并不叫禄东赞,如此一来这三个问题就相当保险了。

    李二见各番邦的王子和使臣都对自己的提议没有意见,哈哈一笑道:“那好,朕便先出第一个问题。”

    “来人!”

    一声令下,殿外顿时传来一阵马匹的嘶鸣声,大家全都好奇的转头看向殿外,李二起身离开座位笑道:“诸位随朕一同出去。”

    大家都是一头雾水,跟着李二出了麟德殿,原先的蹴鞠场上被一群大大小小的马匹占领了,在十几名马夫的驱赶下,大马小马分成大块站定。

    李二见大家不明所以笑了笑说道:“这就是朕出的第一道题。”

    “蹴鞠场上是一百匹母马和一百匹小马驹,这一百匹小马驹分别为这一百匹母马所生。若是谁能辨认出哪匹小马驹是哪匹母马所生便算解出这题。”

    此言一出,在场的番邦使臣都是议论纷纷。

    这算是什么题目?也太简单了吧!

    听着大家的议论李治也着急了,推了推站在旁边的王翔小声说道:“王监丞,父皇出的这道题也太简单了吧。小马驹怎么会认不出自己的妈妈呢?哎呀,要是他们都答出来怎么办才好呢!”

    见李治一脸着急的样子王翔笑了笑说道:“简不简单试过才知道。”

    在场的番邦使臣都和李治似乎同样的想法,人或许认不出来,但是小马驹怎么会认不出自己的妈妈,只要把小马驹一个一个拉到母马面前。哪匹母马与它亲近就知道小马驹是哪匹母马所生了。

    一时间各番邦的使臣全都争相说出自己的想法,生怕说晚了李二不认账。

    “大家都觉得此法可行?”李二微微一笑,淡淡的问了一句。

    “绝对可行!”

    “此法定然可以辨出小马驹是哪匹母马所生。”

    “我焉耆盛产良马,只要把小马驹带到母马身边自可分辨。”

    ……

    听大家七嘴八舌的“肯定”着,李二脸上的笑意更浓,开口道:“既然各位如此自信那就请上前一试,只要能分辨出小马驹是哪匹母马所生此题便算你们解开。”

    李二一发话,各番邦的王子和使臣便派人争前恐后的冲进蹴鞠场,从马夫手里抢过小马驹手里的缰绳就拉扯着小马驹往另一侧的母马身边凑。

    塔卡塔扬看着冲进蹴鞠场拽小马驹的两个突厥大汉皱了皱眉头,他觉得李二绝对不会出如此简单的题目。还有一个皱眉思考的是先前在麟德殿上反驳巴托小王子的那个吐蕃使者。年纪不大,而且身上带着一种其他番邦人不具备的气质,这种气质倒是和大唐文人的气质有些相近。

    李二和一众大唐官员站在蹴鞠场外看着里面一阵闹腾都是忍俊不禁,这么多人突然闯进蹴鞠场顿时惊扰了场内的母马和小马驹,原本还算平静的母马和小马驹一下子惊慌起来,四蹄乱踢,嘶鸣不断。不过番邦人大多孔武有力,虽然被折腾的灰头土脸总算是硬拽着小马驹靠近母马身边。

    谁知无论他们把小马驹拉到哪匹母马身边,母马和小马驹都会拼命挣扎,看不出一丝“母子情谊”。

    试过几番尝试有些小马驹甚至被暴躁的母马踢伤。可怜兮兮的呜呜直叫,那些进去拉拽马匹的番邦人也都一个个累的筋疲力尽。

    这一下不只是番邦的王子和使臣傻眼了,围观看戏的大唐官员也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一开始也都认同番邦提出的方法。如今看来此法根本就行不通。

    其实不光是他们,就连李二一开始也很怀疑王翔说的话,哪有母子不相认的道理,然而事实就是如此,若非王翔后世看过这个故事他也不会相信,万物都有不同的天性。不是非常熟悉马性的人根本不会知道,吃饱喝足之后的马在受到惊吓的时候是六亲不认的,所以在战场上才会经常出现战马在惊慌之中践踏自己人的情况,受惊的马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怎么会认那些骑在他们马背上的家伙。

    李二是派人做过试验后才彻底相信王翔说的话,所以今天他让人弄来一百匹吃饱喝足的母马和小马驹,还让番邦派人亲自进去尝试,就是为了让吃饱喝足的母马和小马驹受到惊吓。

    如今看来效果很不错。

    看到灰头土脸跑出蹴鞠场的番邦人李二感到心情特别舒畅,那些番邦人可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其中有个番邦小国的使者怀疑道:“莫不是这些小马驹根本就不是那些母马所生吧?”

    李二闻言不屑的冷哼一声,那自觉“失言”的番邦使者顿时吓的缩回脑袋,李二生气还是很有威严的。

    塔卡塔扬和吐蕃的那个青年人鄙夷的看了一眼那个被马匹折腾的最惨的番邦使者,堂堂大唐皇帝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一定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