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李二夫妻联手,王翔孤身难敌
    王翔一进立政殿就看到李二和长孙皇后围着一个精致的小火锅坐着,火锅旁边的碟子里面放着最鲜嫩的羔羊肉片和牦牛肉片,还有木耳,香菇这类高档蔬菜,数量不多,却都是卖相极佳,新鲜无比,一看就是刚从大棚里面摘下来清洗干净的。

    因为王翔的建议立政殿早就不许焚烧檀香之类的东西,只是为了取暖点了一个小巧的暖炉。

    小兕子刚刚吃饱,由宫女带着在偏厅里玩耍,身上穿着一件小小的羊毛衣,脸上粉嘟嘟的煞是可爱。

    看到王翔进来还甜甜的叫一声:“王监丞。”

    虽然王翔现在早就有更高的官位和爵位,但是不知为何,李二家的小鬼们都还是喜欢叫他王监丞,或许就是受李治那个小鬼的影响,他说是这样叫习惯了,叫着顺口。

    王翔当然不会在意一个称呼,自从宫里的御厨从林婶那里学会了制作各种各样的精美点心,小兕子总算不再那么独爱酸果饯了。

    顺手接过小兕子递过来的一枚软如可口的点心放进嘴里,做了一个夸张的好吃表情,小兕子就“咯咯咯”的笑着跑回去找宫女玩耍去了。

    “陛下,皇后娘娘。”

    王翔朝李二和长孙皇后行了一礼。

    李二挥了挥手道:“在这里就不用多礼了,吃过饭了吗?”

    王翔正要回答,李二又淡淡的说道:“今日朕让人准备的菜不多。”

    靠!那你问我吃没吃饭干嘛!火锅是我发明的,大棚是我发明的,我会稀罕你这点木耳香菇?真想说没吃看看你会是什么反应!

    “刚吃过饭来的。”

    李二似乎没有注意到王翔抽搐的嘴角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王翔闻言更加无语了,能不能含蓄一点……

    其实李二倒不是小气,若是他一个人吃饭是不介意让王翔陪自己涮涮火锅,喝上两杯的,但是和长孙皇后的二人温馨小火锅他就不想让别人掺和进来了。

    “陈贵,给嘉远侯搬张凳子过来。”

    等王翔谢恩坐下,李二装作不明所以的问道:“子新这么晚过来所为何事呀?”

    酉时对古人来说确实不早了,一般百姓酉时吃过饭再休息一会就准备睡觉了。睡眠时间比后世的苦逼上班族充足多了,所以来到大唐之后王翔一直觉得古人其实挺懒的,一天要睡十几个小时,难怪一天只吃两餐。

    不过现在不是吐槽这个的时候。王翔心里暗暗琢磨了一番,先是对李二册封小萝莉和武顺的事情表示了一番感谢,其中还隐隐约约透露着自己被忽视的幽怨,这股幽怨直接被李二无视了。

    “既然那丫头在大朝会上为大唐争得一口威风气,朕自然不会亏待她。子新是为这事特地进宫来谢恩的?”

    见李二丝毫没有提及和亲之事的意思,王翔之后硬着头皮主动开口道:“臣是听说这次大朝会不少番邦都派了王子过来。”

    “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往年的大朝会倒是没有见番邦一个个都派王子过来的,今年确实甚是古怪。”

    装,你接着装,李治那小鬼说你都已经册封了好几个公主了,还装作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王翔咬牙切齿的鄙视着李二,却又无可奈何。

    “那陛下可知番邦为何要派王子过来参加大朝会呢?”

    “这个嘛……”

    李二接着装糊涂,一旁的长孙皇后故作思考了片刻说道:“一般来说番邦派遣王子公主前来朝拜大多是为了和亲之事。”

    “对!”李二一拍大腿突然恍然大悟。

    “经皇后这么一说好像是这么回事。”

    看着他们夫妻俩一唱一和的演着漏洞百出的双簧王翔顿时泪流满面,我的样子看起来很傻吗……

    李二“好奇”的朝王翔问道:“子新为何对此事如此关心?”

    “关心?我怎么会关心这事?”王翔打着哈哈说道:“番邦欲与大唐和亲。番邦的王子自然是跟大唐的公主或者郡主才相配,那都是有皇家血脉的,普通人家的女子就算被册封公主也是入不了他们的眼。我们家那丫头被册封个如意公主就得意忘形,还真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就变凤凰了,哈哈,小孩子就是天真,和亲之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嘛,您说是不是,陛下?”

    李二和长孙皇后闻言对视一眼均是愕然,显然没想到王翔会这么说。

    李二当然不会被王翔打个哈哈就给糊弄住。皱眉肃然道:“放肆,册封公主岂是儿戏,既然朕下旨册封了如意公主那么她就是大唐的公主,与其他公主并无二致。这种不敬的话以后不能乱说,否则朕是要治罪的。”

    “果真如此?”

    王翔一脸“惊讶”。

    “臣好像在圣旨里没有看到有关设立公主府的事情。”

    李二干咳一声说道:“那是朕一时疏忽了,回头就让人在长安选址帮如意公主设立公主府。”

    算你狠!

    见李二推脱的滴水不漏,甚至承认自己的“疏忽”,王翔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况且旁边还有一个精明无比的长孙皇后帮衬。他们夫妻二人联手确实非一般人可敌。

    “陛下,臣就直说了,您是不是打算把如意公主嫁到番邦去?”

    李二没料到王翔这么快就摊牌直问,脱口道:“子新为何这么问?朕为何要把如意公主嫁到番邦去呢?”和亲这种事李二也觉得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自然不会理直气壮。

    “那陛下是不会把如意公主嫁到番邦去了?”王翔快速追问道,眼底闪过一丝狡猾。

    “朕……”

    “咳咳……”

    李二正要脱口而出,结果长孙皇后非常及时的“气疾发作”咳嗽了两声。

    李二听到长孙皇后咳嗽心里一惊,也顾不上跟王翔说话连忙关切的转过头看向长孙皇后,见她脸色并无异样才放下心来。

    看到长孙皇后眼角含着笑意李二猛然意识到她是故意装作气疾发作咳嗽出声提醒自己别上了王子新的当。刚才自己还真准备脱口说“朕当然不会把如意公主嫁到番邦去”,若真这么说了,到时候王子新再来个“君无戏言”就可以功成身退了。

    好个狡猾的王子新,居然逼的观音婢假装气疾发作来提醒朕!(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