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老房,咱的事没完!
    否则的话怎么可能各国使臣都解不开的九曲连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可以轻松解开?而在得到大唐皇帝许诺的一件事之后又怎么会提出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要求?

    李二自己都被小萝莉提出的要求惊呆了,不是她提出的要求太难,而是太简单了,简单到李二都觉得浪费了自己的一个许诺。

    若是正常人得到这么一个机会求财求官都算正常,只是想要坐到前面来算是什么要求?

    李二好意提醒小萝莉说:“你真的想好了吗?就这事?”

    结果小萝莉还以为这个要求太过分,弱弱的问道:“不行吗?坐在后面真的看不清楚……”

    李二实在是哭笑不得,最后只好答应了小萝莉这个非常“特别”的要求,笑问道:“那你说说你想坐在哪里?”

    小萝莉闻言看了看四周,坐在她身后的李治一个劲的悄悄招手,小萝莉也看到李治的小动作指着李治朝李二开心道:“我想坐在这里。”

    李二早就知道李治和临川侯府一向亲近,倒也没有感到意外,大笑道:“好,来人,在晋王之下设坐。”

    ……

    王翔放下望远镜没有多久就看到小萝莉跟着陈贵一蹦一跳的跑回来,似乎非常开心。

    只是陈贵的脸色似乎有些古怪。

    “姐夫!”

    听到小萝莉的欢呼王翔笑道:“金环解开了?”

    小萝莉仰着小脑袋得意洋洋的说道:“当然了,那有什么难的,几下我就解开了,其他人都很惊讶呢。”

    武顺摇了摇头一脸宠溺的看着小萝莉笑道:“二囡可别骄傲,还不是你姐夫教的好。”

    小萝莉吐了吐舌头,想到李二答应自己的事兴奋道:“姐夫,姐姐,我们可以坐到前面去了!”

    王翔疑惑的问道:“坐到前面?”

    “是啊,是陛下答应让我们坐到前面去的。”

    王翔看了看站在小萝莉旁边的陈贵。陈贵连忙点头说道:“确实是陛下让侯爷去前面坐的。”

    多难的的一个机会呀,竟然就用在了这么一件事上……

    陈贵都替她感到可惜,小萝莉还邀功的炫耀道:“是我解开九曲连环陛下才同意让我们坐前面的。”

    能坐到前面去看大朝会也算好事,王翔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笑道:“二囡厉害。”其实他心里估摸着李二之所以让自己坐到前面一定是想着再遇到麻烦事的时候找自己顶缸会比较方便。不过他倒不怕那些番邦能提出什么特别的难题能难倒自己这个拥有后世知识的人。

    既然李二都让自己坐到前面去了,王翔自然不会客气,他来参加大朝会本来就是想要看个稀奇,坐在后面虽然可以用望远镜看,但是肯定比不上坐在前面看的清楚看的舒服。当下就收拾东西高高兴兴的跟着陈贵往前走,若是他知道这是小萝莉用李二的一个许诺换来的恐怕就不会这么高兴了。

    新设的位置就在李治之下,长孙无忌之上,看到王翔带着女眷乐呵呵的坐过来,长孙无忌的表情非常复杂。

    李治可不管那些,看到王翔和小萝莉过来显得非常高兴。

    “王监承,坐这里看的清楚。”虽然是跟王翔说话,眼睛却一直看着小萝莉。

    王翔点头笑道:“不错,不错,确实比坐在后面清楚多了。”

    大朝会上的位置都是一个挨着一个没有空位的。既然在李治之后新设了一席长孙无忌自然是要往后挪上一挪,这一挪就是连锁反应,之后的大唐官员都得往后挪,在场有很多番邦使臣突然觉得眼前的情形似乎有些熟悉。

    李二也觉得似曾相识,坐在旁边的长孙皇后掩嘴一笑,轻声道:“当日二郎寿宴的时候,王子新让各妃嫔妹妹挨个挪位,今日大朝会上又让大唐百官挨个挪位,可算是前无古人了。”

    李二这才恍然大悟,摇了摇头笑道:“何止前无古人。我看恐怕也是后无来者了,你看辅机的脸色都有些怪呢。”

    说到长孙无忌的时候李二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刚才长孙无忌故意看不见自己的暗示李二怎会看不出来,若不是自己让房玄龄“提醒”他。他指不定还要继续装傻呢,站起来抓耳挠腮了半天没想出解环的办法倒是想到了把王子新拉出来顶缸,如今让他憋屈一下也是活该。

    长孙皇后自然不会取笑自己的哥哥,微微摇了摇头。

    王翔坐下后看到长孙无忌坐在自己下首不好意思的说道:“占了长孙大人的位置真是不好意思。”

    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得罪坑死人不偿命的长孙胖子,别看这段时间长孙胖子和自己关系不错,可不是有句话说:坑的就是熟人。

    看着王翔的笑脸长孙无忌一脸郁闷。他是一品司空,三公之位,乃百官之首,现如今却有个五品监承坐在自己上面不郁闷就怪了,不过谁让他坑人在先还不好意思说出来。

    “没事没事,我和子新的关系还用在意这些吗。”

    见长孙无忌如此客气王翔顿时警觉起来,以他对长孙无忌的了解这胖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如此客气。

    “长孙大人,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怎么会!老夫堂堂司空怎会做出什么对不起子新的事,子新想多了。”

    “是吗?”王翔依旧一脸狐疑。

    “那就是长孙大人打算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你……老夫是这种人吗!”

    长孙无忌感到有些心虚,暗道:这小子也太精明了吧。

    坐在长孙无忌下首的房玄龄见状出声帮长孙无忌解释:“子新,这次你可是冤枉辅机了。”

    长孙无忌闻言朝房玄龄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还是老房可靠啊,咱就不计较你刚才坑咱的事了。

    “子新能坐到前面来还多亏了辅机,是他向陛下推荐子新解九曲连环的。”

    ……

    老房,咱的事没完!(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