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二百零五章 印象不错
    长安贵族多如狗,侯爷的爵位并算不上稀奇,侯府的管家就更不算什么了,可是王管家如今掌握着林川侯府在长安的所有产业,还是王翔最信任和倚重的侯府老人,如今就是那些贵族老爷见到他也会客客气气的唤一声王管家,别提有多威风了,这在以前根本是不敢想的事。

    铁蛋跟着王翔不仅成了西域第一勇士还娶了一个漂亮贤惠的西域姑娘,人家还是高昌公主的贴身丫鬟,不知羡煞多少人。

    来福现在已经把一品酒坊的事情交给一个信得过的人打理,自己则筹划着跟西域的贸易,那些从西域各国来到长安的商人一个个跟在他屁股后面赔笑讨好,只为能拿下一份买卖。

    做为长安最大的酒楼登仙楼的掌柜德贵的名字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至于林婶,手里握着王翔抄录给他的几本食谱,连宫里的御厨都要求她指点厨艺,谁还敢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厨娘。

    便是府里最普通的小丫,大柱还有二柱,平时攒下来的赏钱都足够他们在城外买几块地置一间宅子舒舒服服的当个富家翁。

    可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离开侯府,因为在这里他们过的很开心和快乐,别说当下人的,就是长安的富商贵族又有多少人可以吃上如此丰盛美味的宵夜?而且在府里不管是王翔还是武顺,从来不会打骂他们,上次大柱不小心把一个西域商人送的白玉雕打碎除了挨了王掌柜一顿训斥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后来他们了解到那块被大柱打碎的白玉雕价值上千贯,这要是在别家大柱恐怕早就被主家打死了。

    当初侯府落魄的时候府里的下人走了很多,留下的都是对侯府最忠心的,如今侯府兴旺起来,那些离开的人想要回来王管家一个都没有收。在王管家看来,忠心才是最重要的。

    王管家他们在偏厅吃饭说笑,王翔和武顺,鞠依雅。小萝莉还有孙老头在正厅吃饭,之前在登仙楼陪巴托小王子和丹琪儿公主的时候他并没有吃多少东西,去了一趟温泉宅子运动了一番这回正好饿了。

    一边吃饭一边和小萝莉她们说笑,其乐融融。

    “后日大朝会宫里有庆典,你们想不想去瞧瞧热闹?”这个问题是问小萝莉和鞠依雅的。孙老头是肯定不会去参加那种无聊的庆典的,若不是王翔亲自去拉他过来吃宵夜他还在屋里研究《本草纲目》呢。

    小萝莉闻言歪着脑袋问道:“大朝会好玩吗,是不是和上次陛下寿宴一样?”

    “我也不清楚,不过听太子说大朝会的时候会有很多表演,应该有点意思吧。”

    “那姐夫的鞠爆大队是不是会和那些番邦的蹴鞠队伍比赛?”

    上次长安蹴鞠大赛鞠爆大队获得了第一名,所以可以代表大唐在大朝会上和番邦的蹴鞠队伍较量。

    “应该是的,这段时间都没看到程处亮过来蹭饭,想必卢国公和李大将军对鞠爆大队的训练还是非常严格的。”鞠爆大队获胜之后王翔就被剥夺了球队的教练一职,改由老程和李靖担任,而王翔则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知道的战术和训练方法全部交代清楚。

    他训练鞠爆大队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所以被剥夺教练一职并没有什么不满,真要他一直训练蹴鞠队伍他还不愿意呢,有那功夫还不如在府里陪武顺和鞠依雅说说话,或者去温泉宅子和川村两姐妹一起泡温泉。

    小萝莉和鞠依雅都是喜欢热闹的性子,听王翔说的大朝会好像挺好玩纷纷表示要一起去,至于武顺,她是没有什么意见,王翔要去她便一起去。

    吃完饭王翔给府里的下人都发了一百贯的赏钱,府里的气氛更加热烈了,王管家更是带着酒意拉着王翔让他早日给侯府添丁。弄的王翔哭笑不得,王管家的酒量真是不怎么样……

    林川侯府一片欢闹,突厥使团的临时住处却气氛严肃。

    塔卡塔扬眼角微眯,淡淡的说道:“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派遣一个巡城营的小兵前去迎接我们是嘉远侯的提议。”

    “他?”丹琪儿闻言惊诧道:“怎么会是他?”

    巴托也点头道:“是啊老师,是不是弄错了,那个嘉远侯其实挺不错的,刚刚还在登仙楼设宴给我们接风呢。”

    在他们看来,专门给他们设宴接风的人应该不可能故意派个巡城营的小兵前去让他们难堪,而且丹琪儿和巴托对王翔的印象都还不错。就连塔卡塔扬都不得不承认仅看王翔今天在他们面前的表现连他也觉得这个嘉远侯是个不错的人,豪爽热情,还没有丝毫架子。

    图鲁对王翔没有什么好感,愤然道:“汉人都是狡猾的,他们喜欢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巴托王子可不要被他们糊弄了。”

    塔卡塔扬当然不会如此轻易相信王翔表现出来的样子,不过王翔在大唐的地位非同一般,而且突厥使团此行的目的也和王翔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不易和他起冲突,既然王翔对突厥使团表现出善意那么他们自然要接受并维护这种善意。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尽量和嘉远侯保持良好的关系,明天让人到他府上送上一份礼物就当感谢他今天的设宴款待,还有让人四处打听一下万国学堂的事情,能让这么多小国争抢入学名额显然是有原因的。”

    塔卡塔扬的话很管用,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决定好之后便都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身形普通的突厥人悄悄进了塔卡塔扬的房间。

    “大人。”

    “嗯,老地方,小心一点。”

    “是。”

    等到那个突厥人离开后塔卡塔扬喃喃道:“到了长安自然要去见一见长安的那一位,她知道的应该更多,而且……”

    塔卡塔扬老弱浑浊的双目陡然射出一道厉芒:“我突厥三十万大好男儿的性命怎么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