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臭李治
    小萝莉穿着厚厚的衣服站在屋檐下撅着小嘴巴一脸的不高兴,那个雪人是她和鞠依雅还有小丫昨天花了好长时间才堆起来的,没想到今天一起床就看到雪人身上又插了一根树枝。

    王翔听到小萝莉的声音尴尬的笑了笑:“这个,顺手了……”

    “哼。”小萝莉轻声一哼,这已经是王翔破坏的第六个雪人了,她记得可清楚了。

    侍立在一旁的小丫见王翔做完今天的戳草人运动连忙递上热毛巾,王翔接过热毛巾擦了擦脸感觉通体舒畅。

    蹴鞠大赛已经过去了半个月,最后那场比赛到现在还让大家津津乐道,鞠爆大队获得了最终的胜利,王翔还因此赢了五百两银子,心情不错,不过心情最好的应该是运通赌坊的老板,九成的人都买了常胜队获胜,买鞠爆大队获胜的只有王翔一人……

    比赛结束之后大家记住了一个名字,韩娘。至于王翔,他的名声早就传遍了长安,甚至在遥远的西域都有了不菲的名声。最后的比赛完全就是韩娘和王翔之间的较量,各种战术层出不穷,一场比赛愣是踢到球员筋疲力尽,最终还是王翔略胜一筹,但是他一点都不敢小看那个韩娘,要知道他是凭借后世无数人总结出来的经典战术,而那个叫韩娘的女子完全是靠着自己的随机应变。

    侯君集身边有这样的奇女子难怪近年来在朝中的势力越来越强。

    “姐夫,你说的毛衣什么时候可以做好啊?”

    小萝莉怕冷,躲在屋檐下搓着小手朝王翔发问。前些日子从西域运回来好几车羊毛,王翔便跟她们说了毛衣的事情。先前他也想过用棉花做棉衣棉被,奈何百瑞园里只有几株用来观赏的棉花,不要说棉衣棉被了,做副棉手套恐怕都不够,如今他已经把百瑞园里面的棉花全都移植到庄上的菜园子里面。那几株棉花产的种子也都播下,明年的这个时候应该就有足够的棉花使用了。

    若不是去司农寺的百瑞园移植棉花王翔几乎忘了自己还挂着司农寺监丞的职……

    棉花今年是指望不上了,王翔便想着先把毛衣弄出来,说起来毛衣比棉衣还要暖和而且轻薄许多。只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看到运回来的羊毛他才发现现实中的羊毛和想象中洁白柔顺的羊毛简直是天壤之别,又黄又皱,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膻味,如果不是来福告诉他羊毛就是这样他简直怀疑那些西域商人是不是坑自己的。

    这样的羊毛显然是无法弄成毛衣的,那膻味隔着大老远都能闻到。他只好让人把这些羊毛一股脑儿全都拉到格物院去,然后自己跑到仓库查了半天资料。

    原来刚从羊身上剪下的羊毛叫做原毛,原毛里面含有大量杂质是不能直接用来织毛衣的,需要经过一系列的处理才行。

    原毛的前期处理就分为洗毛,碳化,漂白三个过程,后期处理更加复杂,如果让格物院自己研究怕是研究个几年都不一定能够整明白,王翔把查到的资料摘抄下来送到李淳风手里,实际操作就让他带着格物院的人去研究。

    如今也有好几天了。正好今天没什么事情王翔便打算过去看看羊毛弄的怎么样了,他还想着过年之前让府里的人人手一件羊毛衣。

    “二囡,我们去格物院看看他们弄得怎么样了。”

    小萝莉闻言皱了皱眉毛:“啊,那味道难闻死了。”

    王翔苦笑道:“那我自己去看看吧。”

    “不要,我也要去。”小萝莉缩着脑袋跑出来抱住王翔的胳膊,这丫头最喜欢黏着王翔。

    见小萝莉冻得小脸通红王翔摸了摸她的小手,一阵冰凉。

    “姐夫的手好暖和呀!”

    听到小萝莉的惊呼王翔笑了笑说道:“握着我的手就不冷了。”或许因为跟着孙思邈早起锻炼的缘故王翔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不用穿太多的衣服也不觉得寒冷,手心也暖呼呼的。

    小萝莉低着脑袋抓着王翔的手,心道:姐夫的手又大又暖和。真舒服。

    感觉到王翔的大手把自己的小手全部握住小萝莉心里就像有头小鹿撞来撞去更加不敢抬头了。

    “走吧。”

    “嗯。”小萝莉点了点头乖乖的跟着王翔。

    自从出了刺客的事情训练黑卫的事就全部交给了海棠,铁蛋只是偶尔过去教他们武艺,其他时间全都跟在王翔身边,去格物院也是铁蛋驾车。

    “少爷。是不是我的新斧头弄好了?”

    坐在马车里的王翔听到铁蛋的问话笑道:“哪有那么快,全用神铁打造兵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有煤矿和高温炉但是锻打还是很耗时间,况且还是千锻。”

    “哦。”铁蛋倒也没有多想,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

    到了格物院,里面没有往日的热闹。快过年了学生们都放假回家,过完年再来上学,不过还是有几个人留在格物院。

    “王监丞,小武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王翔和小萝莉刚来到格物院的后院就听到李治的声音。

    “不要过来!”

    李治诧异的停下脚步。

    小萝莉捂着鼻子一脸嫌弃道:“臭死了,稚奴,你身上怎么那么臭啊。”

    李治一脸尴尬,低头闻了闻自己的手,小萝莉看到李治的动作皱了皱鼻子:“稚奴,你好恶心啊。”

    “啊……”李治连忙解释道:“这是羊毛上面的味道,我刚刚正在洗羊毛。”

    王翔都有些同情这个悲催的小鬼了,拍了拍小萝莉的脑袋说道:“稚奴洗羊毛还不是为了能早点给你弄出毛衣,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他呢。”

    “不过他身上真的很臭嘛。”

    “那不是臭,那是膻,不过确实不太好闻。”

    “就是嘛……”

    李治顿时泪流满面。

    这小鬼一向好奇心极强,凡事都喜欢动手一试,特别是王翔说的新东西他总是想要亲自试试,结果弄得一身膻味。

    “稚奴,我跟你们说的洗毛的法子管用吗?”

    听到王翔的问话李治总算提起了精神,兴奋道:“王监丞,你说的法子真管用,洗出来的羊毛一点味道都没有了。”

    王翔闻言眼睛一亮,说道:“带我去看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