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一百七十三章 非友即敌
    虽然鞠爆大队的对手威武队实力一般,但是鞠爆大队往年都是垫底的存在,如今却以三比零的比分赢得比赛不得不让人感到惊讶万分。

    而侯定远率领的先锋队同样以三比零的比分获得了胜利,至于那个传言中深得侯君集器重的韩娘却未露面,但是大家相信后面的比赛她一定会出现,因为今年的队伍似乎都不简单。

    “明日与常胜队的比赛你可有把握?”

    侯君集坐在书房内手里拿着一本兵书,头也没抬,参加蹴鞠大赛的队伍之中能被他重视的也只有常胜队。

    刚刚端着茶水进来的韩娘微微一笑道:“过了明日或许常胜队就要改个名字了。”

    “老房虽然不是军中之人不过用兵之道比起程老匹夫不知强了多少,你也不可大意了。”

    韩娘目光闪烁,幽幽道:“今日的比赛我也去看了,比起常胜队我倒更在意护国队和鞠爆大队呢。”

    侯君集闻言放下手里的兵书奇道:“秦府的护国队确实是个对手, 不过往年也就跟我们的先锋队不相上下,今年有你指挥应该不足为虑。至于程老匹夫府上的什么鞠爆大队年年都是垫底,今日表现虽然出人意料想来是老高家的那小子有些长进,但和老房比起来还是要差的远了。为何你对他们如此重视?”

    韩娘摇头道:“老爷难道没有发现护国队和鞠爆大队在蹴鞠比赛的时候表现得有些相似吗?”

    听了韩娘的话侯君集皱眉回忆了一番,低声道:“听你这么一说他们今年的表现确实有些相似,我记得比赛的时候护国队和鞠爆大队都有两人始终在球门前方未曾上前。”

    见侯君集发现其中的异常韩娘眯眼笑道:“正因为那两个始终守在球门前方的人两支球队才能确保一球未失,往年的护国队可没有这种八分攻两分守的做法,那个年年被罚下场的鞠爆大队更是如此。”

    侯君集沉声道:“难道老秦和程老匹夫……他二人关系一向甚密,莫非打算联手?”

    没有战事便难立军功,像他们这样的老将也就无法再进一步,这个时候反倒是那些年轻一辈的小将有机会更进一步,只要自己一方的人能够占据军中要职就能提高自己在军中的势力,这也是侯君集的打算。

    在他看来李靖要避嫌。而秦琼因伤病多年不问战事,剩下的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空有武力不善谋略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如此一来只要给自己时间迟早他会成为军中第一人,但是如果秦琼和程咬金两人联手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韩娘看出侯君集的担忧。笑了笑说道:“老爷多虑了,秦老将军多年不问战事,而且以他的品性定然不会贪恋军中权势,弄个护国队也不过是为他那独子争个前程罢了。”

    侯君集面色不悦道:“难道你是说老爷我贪恋权势了?”

    若是旁人听了此言定然会吓的魂不附体,不过韩娘丝毫没有惊慌。反而盈盈一笑道:“真正的好男儿岂有不爱慕权势的道理,便是陛下,当了大唐的皇帝不还想着做天可汗吗。”

    侯君集闻言哈哈大笑:“知我者,韩娘也!”

    “既然如此,护国队和鞠爆大队又是怎么回事?如今细细想来那个鞠爆大队确实可疑,老高家的那个小子虽然资质不错,但也不过弱冠之年,短短的一年的时间也不至于有如此大的变化。”

    韩娘眼角一翘,淡淡道:“老爷忘了一个人。”

    侯君集疑惑道:“何人?”

    “此人也才弱冠之年,却有鬼神之才。借命续命,敬献祥瑞,出使西州,与突厥一战程将军能以八万唐军大败突厥三十万大军也都与他有关。”

    侯君集双目一凝,不禁想起当初在金光湖诗会上遇到的那个纨绔小子,没想到短短的一年时间他居然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想到老程大败突厥三十万大军用的天雷子就是出自王翔之手他就忍不住愤怒,这还不是最让他愤怒的事情,堂堂潞国公右卫大将军的女儿居然拜了王翔的一个护卫为师,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耻辱。为此侯君集没少摔东西,可是偏偏拿海棠没有办法。这股气自然就只能冲着王翔了。

    “你是说王子新?蹴鞠大赛与他何干?”听出韩娘说的是王翔侯君集当然没有什么好口气,心中不喜却也不得不承认王子新确实有鬼神之才,天雷子那等东西都能弄出来。

    韩娘摇头一笑道:“老爷想必不知道那个王子新也是鞠爆大队的人吧,听说连鞠爆大队的名字都是他取的。”

    “哦?还有此事?”过去的王子新就是一个纯粹的纨绔根本就入不了侯君集的眼。不只是王子新,那个年年垫底的鞠爆大队他也从来没有关注过,此时听韩娘一说才知道王翔和鞠爆大队的关系。

    “你的意思是说鞠爆大队今年有如此大的变化跟那个王子新有关系?”

    “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更好的原因,秦老将军和程将军提出改善蹴鞠用球还有在蹴鞠场铺煤渣也都是王子新提出的建议。”

    见侯君集皱眉沉思韩娘继续说道:“此人先前从不显山露水,从金光湖诗会开始突然崛起,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置信。既有鬼神之才又深得陛下信任,听说海棠拜了他手下的侍卫为师,若是老爷能得此人相助……”

    “够了!”听韩娘提起海棠拜铁蛋为师的事情侯君集怒而打断道:“此子数次坏我大事,早前在金光湖诗会便已经与之交恶,这样的话以后不用再提了!有韩娘相助何需一个小儿。”

    韩娘眼底闪过一道异色,摇头轻叹道:“此人之才怕是远胜韩娘。”有些话她没有说,钱庄之事和玲珑书店的变化恐怕也跟王子新脱不了干系。

    侯君集听了韩娘的话眉头皱的更紧了。

    “你的意思是?”

    “非友即敌,此人若为友便是强友,若为敌便是劲敌。”

    “你说他会不会是陛下暗中埋下的一颗棋子?”

    韩娘闻言陡然一惊,她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甚至觉得这个可能性相当大,只是她没想到侯君集也想到了这一点。(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