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一百五十二章 何必借自己的钱
    被李二一顿批评教育王翔真心觉得冤枉,不过也算弄明白了一件事,唐朝确实没有钱庄,但是放贷这种事情自古有之,而且都是高利贷,所以听王翔说起借钱收利的时候李二才会如此愤怒。

    李二误会自己想要放高利贷王翔当然要赶紧解释清楚,一贯钱月利两百文就是百分之二十的利息,而且古代都是利滚利的,他可没那么黑。一贯钱月利十文他已经觉得很多了,后世哪家银行有这么高的月利息?可还不是一个个赚的盆满钵满,当然放贷只是其一,最重要的东西他还没说出来。

    “陛下若是觉得十文的月利还是高了咱们可以再降一些,八文如何?”

    李二这才反应过来,摇头道:“若是一贯钱月利十文倒是不高。”何止是不高,在李二看来这利息实在是太低了,借出去一千文一个月才十文钱的利息,十文钱够干什么?能随便借出一千文的人谁会瞧得上十文钱?

    “这个,朕也不差这十文的利……”堂堂大唐皇帝居然谈论十文钱的利息李二都有些不好意思。

    王翔一看李二的样子就知道了,原来是看不上这十文的利息,心里不禁鄙视:利息高了说是不义之举,利息低了又瞧不上,真是难伺候啊。

    不过谁让办钱庄的事离不开李二呢,王翔只好循循善诱道:“一贯钱月利十文,十贯钱一月就是百文,一百贯一月就是一贯的利……若是十万贯,一月就有一千贯的利啊!十万贯放在手里永远是十万贯不会多出一文钱,可是借出去,每月就有一千贯的利。”

    李二闻言顿时有了兴趣,他刚才只想到借出一贯钱一月获利十文,十文他是瞧不上,可若是上千贯的利恐怕就没人不在意了。

    “不过有人会借十万贯那么多吗?”李二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王翔笑了笑说道:“做买卖的需要个几千上万贯周转并不稀奇。况且陛下也不是只能借给一个人啊,就算只借一贯,若是大唐的百姓都跟陛下借一贯钱那是多少?”

    李二眼睛越来越亮,大唐百姓何止百万。每人借一贯……

    当然,不可能真的每人都跟自己借钱,可是也不可能都只借一贯,如此算来收益还真是非常可观,最重要的是只需借钱就能获益。没有什么比这更轻松的买卖了。

    想到这里李二确实有些动心了,一贯钱月利不过十文,非但不是不义之举,还正如王翔所说的那样是利民之举,百姓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以极少的利息借到一笔钱解决困难定然会心怀感念,此举既能获利又能取得百姓的拥戴着实可行。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嘛……

    一想到内库所余李二就忍不住皱眉,有了格物院的琉璃买卖李二的内库确实充盈了许多,但要说给天下百姓放贷那只能说是杯水车薪根本是不可能的。

    理论上来说借出的钱越多获得的收益也就越多,可问题是李二内库之中最多也不过百万贯左右。而且宫里花销不小他也不可能将所有的钱都借贷出去,想到这里他又有了另一层忧虑。

    “若是有人借钱不还呢?”

    王翔笑道:“所以我才说这钱得陛下借啊,臣借出去的钱或许有人敢不还,可是陛下借出去的钱恐怕没多少人敢不还吧。况且这钱也不是随便借的,谁可以借,能借多少这些都需要细细考量,简单点来说就是根据借钱人本身的经济实力,经营能力,人品道德等各方面给他们划分信用度。”

    “信用度?”

    “对,比如说那个做金丝楠木买卖的扬州商人。首先。他做了多年买卖从未出过差池只有这么一次意外说明他具备很强的经济实力和经营能力,只要能过这一关日后定有偿还的能力。其次,出了意外之后他没有潜逃而是变卖家宅争取弥补过失说明此人讲究诚信值得信任,有了偿还能力自然会主动换钱。再者。这个扬州商人多年为宫里供应金丝楠木朝廷对他知根知底。各方面结合起来可将他划为信用度较高的那一类。若是一个好吃懒做言而无信的光棍汉自然就没有什么信用度。信用度高的人借钱就容易,可借贷的数目也大,信用度低的人借钱就难,可借贷的数目自然也不多。”

    “当然,经常借贷并且一直还款良好的人也可以慢慢积累信用度……”

    王翔说的非常详细,李二听的也很仔细。时而颔首时而沉思。

    不得不说王翔提出的信用度的想法很是新奇,但是却让人非常信服,李二不禁微微点头。

    王翔趁热打铁道:“陛下若是觉得此法可行可以让人制定一个详细的信用标准,到时候也就不会出现陛下担心的那种情况了。”

    李二习惯性的轻轻敲打着桌子,沉吟了片刻抬头道:“你说的信用度确实可行,不过……”

    见李二已经有些意动王翔连忙问道:“陛下还有什么疑虑吗?”

    “朕虽是大唐的皇帝,但若是像你说的那样天下百姓都跟朕借钱,朕也没有那么多钱借啊。”

    李二的内库之中能借出去的也就百万贯左右,也就是说一个月一万贯的利息,一年十数万贯,少是不少,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恐怕连食盐和印刷书籍的买卖都比不上,况且还要先把自己内库的钱都借出去才行,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愿意的。

    王翔闻言哈哈一笑:“陛下可是觉得这买卖还不够大?”

    李二不置可否的轻哼了一声,他自然不会说出来,不过脸上的表情就是这么个意思,王翔说过天下的买卖加起来都比不上这桩买卖,现在可还差得远呢。

    “臣是说过要陛下借钱给百姓可没说过都要借陛下的钱啊。”

    此话听着怪异,李二忍不住皱眉道:“既然是朕借钱给百姓怎得又不是借朕的钱了?”

    银行放贷的钱难道是银行自己的钱吗?王翔展颜一笑,意味深长道:“陛下何必借自己的钱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