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举钱一贯
    应该说钱庄比银行还要赚钱,因为钱庄无论存钱还是借贷都要给钱,存钱自然要付保管费,借贷自然是要付利息。

    可以说钱庄的出现代表着金融的诞生,因为钱庄的这种模式摆脱了钱货交易的桎梏是纯粹的资本运作,以前的赚钱模式无非就是简单的以物换钱或者复杂一点也就是商人所做的以低价买进货物再高价卖出货物。

    而钱庄不同,钱庄不涉及货物,只运行资本,如此一来擭取资本的速度将会提高十倍甚至百倍千倍,只要对比后世的银行就知道了。

    不过要办钱庄也不容易,其中的风险以及所需的威信和前期的大量资本都不是王翔可以承担得起的,有这种威信和能力的也只有那些世家大族。

    王翔想到的自然还是李二,比起世家大族李二显然更加具备这些条件,而且王翔对那些世家大族并没有好感。

    安顿好凝香她们王翔就迫不及待的进宫,连询问盘铺子的事情都顾不上。

    进宫之后李二正在太极殿和群臣议事,王翔没有立刻求见而是在外面候着,钱庄的事情不宜在太极殿上说出来,殿内有半数以上的官员都代表着世家。

    等到议事结束已经快到午时,李二直接在太极殿用膳,自然不能让王翔饿着肚子,于是两人边吃边聊。

    伺候的太监宫女都被李二挥了出去,偌大的太极殿只剩下他们二人。

    昨日刚说过印刷书籍的事情今日王翔又主动进宫,李二以为他是为了这件事而来。

    “可是印刷书籍的事情谈妥了?”

    “谈妥了,玲珑书店的雕版师傅是欣怡的叔父,雕刻活字的事情交给他应该没有问题,不过要把所有的单字雕刻出来也要不少时日,现在还不能印刷。”

    “嗯。只要把活字雕刻好日后便可一直沿用,耗费些时间也是值得的。”李二夹起一片醋溜黄瓜丢进嘴里点了点头。一想到食盐和印刷书籍的买卖他的心情就很不错,到时候不仅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大量利益还能狠狠的打击一下世家。

    “印刷书籍的事情不着急,臣今日进宫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李二闻言顿时好奇起来。昨天刚和自己说了印刷书籍的事情今天就去玲珑书店谈妥了可见他对印刷书籍的事情还是很上心的,现在却说不着急,那么他说的另一件事定然比印刷书籍的买卖更加重要。

    “难道比印刷书籍的买卖还要重要?”毕竟当皇帝的人,虽然好奇但是依旧一脸淡定,不急不忙的伸出筷子夹了一块土豆。第二批的土豆成熟之后李二已经可以率先品尝这种宜菜宜粮的祥瑞之物。

    “比这天下所有的买卖加起来都要重要。”

    “嘶!”用力过猛竟然将炖得酥烂的土豆夹断,李二终于无法保持淡定了,筷子还举在空中就转头看向王翔:“你要说的事情比天下所有的买卖加起来都要重要?”

    王翔郑重的点了点头,李二放下筷子目光闪烁,他知道王翔不是一下喜欢夸大其词的人。

    “说吧,什么事情如此重要。”

    见李二放下筷子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王翔也不好意思继续夹菜了,开口说了两个字:“钱庄。”

    “钱庄?”

    “此事若能办成将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到时候陛下就会发现其他的买卖都不足为道,那些世家大族也都不足为虑了。”

    之所以加上后面一句是因为王翔知道李二对世家的态度,果然。听了这话李二的目光顿时凌厉起来。

    “细细说来!”

    王翔微微一笑道:“这件事要从臣今日遇到的一件事情说起。”

    “宫里的金丝楠木可是由一扬州商人负责供应?”

    李二不知王翔为何会问这个,皱了皱眉头说道:“宫里的金丝楠木确实是由外面的商人供应,不过是不是扬州商人朕就不清楚了,此事该归户部管理。”

    王翔笑了笑说道:“我今日见到那个给宫里供应金丝楠木的扬州商人了。”

    知道王翔还有话说所以李二并没有开口。

    “那商人正在四处凑钱而不得不变卖长安的宅子。”

    李二疑惑道:“既然是给宫里供应金丝楠木的商人想来是颇有家资,何以落得要变卖宅子的地步?”

    “臣听他说这次运来的金丝楠木在途中出了问题,金丝楠木贵逾黄金,就算是变卖了宅子恐怕也凑不齐足够的银子。”见李二皱眉王翔继续道:“此人倒算有些担当,出了这样的事情并没有潜逃而是四处凑钱想要重新运来一批金丝楠木。”

    李二点了点头:“宫里金丝楠木的供应从未出过问题,偶有差错也不是不可原谅。”

    王翔笑道:“陛下仁慈,可是有错就是有错。若是他不能在限期内凑够银子重新运来一批金丝楠木那就是违反了大唐的律法。”

    李二也搞不清王翔的意思了:“那你的意思是?”

    “帮他一把。”

    “朕说过偶有差错也不是不可原谅,这次的事朕就不予追究了。”

    “臣不是帮他求情的,就算陛下不予追究他这金丝楠木的买卖也是做不下去了。”

    李二越发糊涂了:“那你打算如何帮他?”

    王翔笑了笑说道:“此人能做金丝楠木的买卖说明是有些能力的,遇到这样的事情其实他只是缺少一次弥补的机会。只要能凑够钱我相信他可以继续将这买卖做下去。”

    李二似乎有些明白王翔的打算了,问道:“你打算借钱给他?”

    “不是我借钱给他,而是陛下借钱给他。”

    “朕借钱给他?”李二闻言瞪大眼睛,“朕不追究他的过失就算格外开恩了,居然还要朕借钱给他?”

    王翔显然早就料到李二会有如此反应,不慌不忙道:“臣说过就算陛下不予追究。但是对他来说也只是免了牢狱之灾,金丝楠木的买卖却是做不下去了。如果他借到了一笔钱就能在限期内重新运来一批金丝楠木,过失自然就不存在了,无需陛下法外开恩,而他的金丝楠木买卖还可以继续做下去,只需一些时日便能将借的钱还上,如此岂不是更好。”

    李二沉吟片刻,心思不知转了几番。

    “对他来说这确实是个更好的办法,为何你不直接借钱给他而是来找朕?”李二觉得此事绝不简单,况且还没有听他再提钱庄。

    “臣当然想借,不只是臣想借,恐怕很多人都想借,世家也想借。”

    “这是为何?”

    “因为钱当然不是白借……”

    李二突然醒悟过来,喝断道:“你打算让朕行那举贷之事!”

    王翔被李二突然的变化弄懵了,举贷?听起来是像这么个意思,不是说唐朝没有钱庄的吗?

    李二见王翔一脸不解压下心中的怒火挥手道:“此事勿需多言,朕岂能行那不义之举!”

    这怎么就成了不义之举了?王翔争辩道:“若能借贷到一笔钱那扬州商人就能将金丝楠木的买卖继续做下去,此举与他大善,为何是不义之举呢?”

    “哼!你方才不是说了钱不是白借的吗?”李二面色不善的冷哼一声。

    王翔愕然:“是啊,借钱自然要付利息。”难不成古人借钱都是讲交情的?

    听王翔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李二更加气愤了:“举钱一贯,每月纳利两百文,这不是不义之举是什么!平日你一门心思钻研买卖朕都不说什么,如今你竟然想出举贷这等不义之举实在是太让朕失望了!”

    王翔可以看得出李二这次是真的发怒了,绝不是以前的佯怒,可是他真不明白李二为何会如此愤怒,等等……

    “陛下,臣何时说过举一贯钱每月纳利两百文?”(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