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一百一十章 议婚
    王翔原先只是打算在西州建立一个贸易市场,后来突发奇想弄出个大唐商会,规模比贸易市场大了数倍,就设立在孔雀湖畔的唐人街正中位置。

    大唐和高昌的商品贸易全部在大唐商会进行,由大唐官员和西州官员分别担任商会的正副会长,商会还设有专门的账房和品质检测人员,这样一来就能避免很多不必要的纠纷。

    唐人街也是王翔整出来的,因为西州一直施行优待大唐商人的政策所以在西州有很多唐人定居,再想到怀远镇外面的集市,他突然就有了建立唐人街的想法,老刘羊肉汤面若是在西州有个店铺一定很受欢迎。

    这个想法得到了鞠文雅的绝对支持,他一心想让高昌百姓过上大唐百姓那样富庶繁华的生活。

    有了鞠文泰的支持王翔就立刻让人动手在孔雀湖畔清理出一条宽阔的街道,在街道两旁建造商铺,这些商铺以后可以租给大唐商人或者租给像老刘那样有手艺有营生的大唐百姓。

    “以大唐军队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征服西域诸国,何必要如此大费周章?”

    楚娘这些日子一直帮着王翔忙里忙外,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出心里的疑问,她本来是有机会跟着唐军回长安然后趁机逃走的,但是在跟着王翔后面看了几日之后她决定暂时留在这里。

    听到楚娘的话王翔笑了笑,这个问题不是第一次有人问他。

    “我从来不认为武力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大唐乃礼仪之邦,陛下更是圣明之君,行的是王道,而不是霸道。”

    楚娘好奇的问道:“何为霸道,何为王道?”

    “霸道是征伐之道,行之迅疾,可以赢得一时的胜利,却非长久之计。等到对方羽翼丰满自然会奋力反扑。而王道则是融合之道,见效虽慢却能潜移默化的将对方融合进来,长此下去两者不分你我,既然不分你我何乱之有?”

    楚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所以你在这里建立唐人街?”

    王翔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王副使!”

    听到这个声音王翔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

    转过身。一个英姿飒爽的戎装女子一阵风似的跑过来。

    “海棠姑娘,你还不回长安吗?”王翔也是前几日才知道海棠偷偷留在了西州,就是为了跟铁蛋学武艺,虽然他对侯君集没有什么好感,不过海棠和侯君集完全不同。对这个热情开朗没有心机的活泼少女王翔还是非常喜欢的。

    听了王翔的问话海棠一甩马尾辫微微仰头道:“我不回去,我还要跟着铁蛋练武呢,我爹和程伯伯加上方将军和驸马都尉四个人都打不过那个图鲁,铁蛋能一个人打败他一定非常厉害,我要跟他学最厉害的武艺。”

    看着海棠一脸认真的模样王翔笑道:“女孩子学那么好的武艺干什么。”

    “我要像我爹那样当大将军!”

    “你就不怕你爹派人来把你抓回去?”王翔摇了摇头轻笑一声。

    “不怕,铁蛋说了要是有人来抓我他会帮我把人赶跑的。”海棠嘻嘻一笑:“是阿琪奴姐姐帮我说的,我看铁蛋好像很听阿琪奴姐姐的话呢。”

    阿琪奴其实也不比海棠大多少,不过阿琪奴的武艺好而且比较照顾海棠所以海棠便唤她姐姐,或许是因为两人都喜欢练武,阿琪奴和海棠虽然只见过几天关系却很好。

    “你今日怎么有空来找我。不跟铁蛋练武了?”

    “哎呀,我都忘了,是高昌王要找你。”海棠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鞠文雅找我?王翔有些疑惑,其实他和这个新任的高昌王并没有太多的接触,之前有什么事情也都是长孙无忌和鞠文雅商议。

    带着疑惑来到西州王府,鞠文雅一脸微笑的坐在王位上面,坐在他旁边的是鞠依雅,脸上带着面巾,看到王翔进来的时候连忙低下脑袋,眼睛闪烁不定似乎有些紧张。

    下面还坐着莫拉和其他的西州将领。显然是在商议什么事情。

    “不知陛下找我何事?”王翔朝鞠文雅行了一礼,不管怎么说鞠文雅如今也是高昌王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

    鞠文雅笑道:“王副使请坐,今日请王副使过来是商议我这女儿的婚事。”

    鞠依雅要办婚事了?王翔正准备找个位置坐下。听了鞠文雅的话顿时有些惊疑,心里纳闷起来,原来是在议婚,只是高昌公主的婚事叫我来商议是怎么一回事?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鞠依雅要大婚的消息王翔还是感到有些微微失落的,脸上的表情也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如果说面对鞠依雅这样漂亮的西域女子不动心那一定是假的,况且鞠依雅还是唯一一个知道王翔秘密的人。一路上两人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没想到鞠依雅突然就要大婚了。

    鞠文雅看出王翔的疑惑开口说道:“我们高昌的习俗,公主大婚以金刀为信物。”

    金刀?王翔总算想起来了,鞠依雅押给他的金刀还放在仓库里面呢,话说到西州之后鞠依雅也没主动找自己要回金刀,加上事情一多就把金刀的事给忘了,原来金刀是公主大婚的信物,难怪之前她把金刀押给自己的时候表情那么古怪,还嘱托自己要保密。

    不过看现在的样子鞠文雅似乎已经知道金刀在自己这里了。

    “哦,对对,是公主把金刀暂时存放在我这里的,我这就去拿过来。”

    什么暂时存放,明明就是打牌输掉后抵押在你那里的。鞠依雅藏在面巾后面的俏脸一阵通红。

    鞠文雅抬手笑道:“不急。”

    不急?王翔又有些搞不懂鞠文雅的意思了。

    “我已经让西州的祭司看过日子,半月之后就是吉日,王副使和我这女儿的婚事便定在半月后,金刀到时候再拿出来就行了。”

    哎?王翔以为自己听错了。

    “陛下刚才说什么?”

    “我说西州的祭司已经看过日子,半月之后就是吉日。”

    “不是这个,陛下刚才说公主和谁的婚事?”(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