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九十四章 风起
    这一日王翔带着铁蛋和鞠依雅在集市等到申时也没见到卡桑,前些日子卡桑给王翔拉来了几车煤矿,王翔如约付给他几颗玻璃珠,按说今日又该是他拉煤矿来的日子,可是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

    眼看着就快到酉时,军士已经召集百姓准备返回怀远镇。

    “可能卡桑今日有事来不了吧,我们准备一下跟大家一起回去吧。”

    鞠依雅自从跟王翔来了一次集市后,每次王翔过来她都要跟着来,此时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听了王翔的话说道:“厨子,你不再等等了吗?”

    对于鞠依雅喜欢叫自己厨子这回事王翔已经纠正了很多遍,现在已经懒得纠正了。鞠依雅关心的并不是卡桑来不来,她只是想要多逛一会,看她买的一堆古古怪怪的东西王翔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等了,酉时一到我们就和大家一起回去。”

    “好吧。”鞠依雅从一个西域商人手里买下一个兽骨制成的古怪饰品苦着脸应了一声,如今她是身无分文,买的东西都是由王翔付账,自从她把身上能抵押的东西都抵押给王翔之后让王翔付账也就变得心安理得起来。

    就在王翔转身的时候突然看到不远处有几辆货车慢慢行来,为首的正是卡桑。

    “卡桑,你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来了呢。咦,卡桑,你这是怎么了?”

    等到靠近一些王翔才发现卡桑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狼狈,蓬头垢面,衣服也是凌乱不堪,几个帮他拉车过来的焉耆人也都是差不多的样子。

    “你们不是遇到马匪了吧?”

    卡桑喘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和污渍说道:“不是马匪,是要打仗了。”

    “打仗?”

    正在收拾东西的军士和百姓听到卡桑的话也都不急着出发了,纷纷凑过来,这种事情还是了解清楚点比较好,王翔开口问道:“哪里打仗?”

    “还能是哪里,高昌不知道发什么疯,突然发兵攻打我们焉耆,要不是我跑的快恐怕就来不了了。”

    王翔皱了皱眉头问道:“高昌为何攻打焉耆?”

    “我哪里知道,听说我们国王陛下已经派人前往长安向天可汗求助了,高昌这次可是来真的。”

    王翔不明白高昌为什么打焉耆,但是一旁的王喜心里却感到不妙,焉耆一向归顺大唐受大唐庇护,西域的番邦属国都是知道的,高昌如此公然攻打焉耆显然没有把大唐放在眼里,只是一个高昌定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况且焉耆距离大唐边镇怀远镇更近,若是焉耆一失,那么怀远镇必然首当其冲。

    “此事关系重大,我必须尽快回去告知张将军。”

    王喜不敢有丝毫停留,又问了卡桑几个问题就带着人返回怀远镇,一路上大家都是忧心忡忡。

    回到镇上将此事一说,张奎山和长孙无忌的脸色都凝重起来,他们都看得出来高昌突然如此公然挑衅大唐背后一定有人撑腰,而给高昌撑腰的不用多想也知道定是突厥无疑。

    突厥从未放弃过进犯大唐夺取中原的野心,指使高昌攻打焉耆便是突厥大举南下的第一步。

    焉耆国力比高昌差了不少,况且高昌的背后还有突厥,如此看来焉耆恐怕撑不了多久,焉耆一失,突厥趁机南下怀远镇就危险了!

    议事厅内气氛有些沉闷,长孙无忌,张奎山还有几名副将均在皱眉苦思应对之策。

    此时派人送信回长安调兵显然是来不及了。

    长孙无忌沉吟片刻,开口道:“如今只有一个办法。”

    张奎山急问道:“什么办法?”

    长孙无忌双眼一眯,沉声道:“立刻派人护送我们前往西州,如果顺利的话,或许能解焉耆之危。”

    张奎山皱眉道:“长孙大人,高昌与焉耆正在打仗,这个时候去高昌太危险了,您……”

    长孙无忌打断张奎山道:“如今只有这一个办法,否则焉耆危矣!”他没有说的是如果高昌打下焉耆恐怕李二交给他的任务也就难以完成了。

    张奎山也是果断之人,并未多问,当机立断道:“好,我亲自率领一队人马护送大人前往西州。”

    长孙无忌提醒道:“再遣一人快马回长安报信,即日起关闭城门下令守军严守怀远镇待大唐大军前来,突厥这一次定然不是小动作。”

    交代完这些事情,长孙无忌回到住处通知使团的人明日一早就出发前往西州,扮成商队的货物全部放在怀远镇,所有人骑马赶赴西州。

    长孙无忌离开后,议事厅内沉默了片刻,张奎山立刻派人送信长安,一个副将忍不住开口问道:“张将军,为何长孙大人这个时候还要出使高昌呢,若是他出了什么事陛下定然会迁怒于我们。”

    张奎山目光闪烁道:“这次高昌攻打焉耆发生的太突然,一旦焉耆有失等到大唐的军队赶到我们怀远镇也怕是保不住了,所以只有保住焉耆不失才能保住怀远镇不失。”

    “可是如何才能保住焉耆不失!高昌敢如此公然攻打焉耆那定然是突厥崽子背后搞鬼,焉耆是撑不了多久的。”

    张奎山呼出一口气说道:“或许这就是长孙大人急着赶往西州的原因,他们这次是秘密出使,而且确切的说并不是出使高昌,而是出使西州。”

    “这有什么区别吗?”

    张奎山嘿嘿一笑:“区别可大了。西州是鞠文雅的地盘,他曾几番秘密遣人到长安,这次怕是要得偿所愿了。”

    那副将一下子明白过来:“您是说?”

    “长孙无忌是什么身份,若是寻常的出使任务岂用得着他亲自出马。”张奎山眼里闪过一道寒芒:“鞠文泰近来和突厥打的火热,对大唐是越发没有敬畏之心,甚至频频挑衅,这样的高昌王可不是陛下喜欢的高昌王。”

    “我也早看那鞠文泰不顺眼了,前几年还对我们大唐卑躬屈膝,如今却一副嚣张的嘴脸,真当靠上了突厥就拿他没办法了吗!”

    “孙副将,你从守军里挑十个好手明日随我一起护送长孙大人前往西州。”

    张奎山走出议事厅抬头看了看天:高昌的天要变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