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八十三章 赌棍公主
    李晦明朝王翔投去一个佩服的眼神,然后才注意到他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子新,你的鼻子怎么了?”程处亮开口问道。

    “是啊,王兄,你的鼻子怎么了?”李晦明总算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王翔的鼻子里面塞着两个小布条,鼻梁通红。

    “不小心摔了一跤。”王翔随口扯谎,他肯定不会说是被鞠依雅一拳打的流鼻血了,那太没面子了还容易让人误会。

    王翔不说鞠依雅自然不会主动承认自己的“恶性”,而是好奇的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王翔把从仓库拿出来的零食全都放到托盘里面,开口说道:“我们在玩斗地主。”

    鞠依雅对这种新奇的纸牌游戏非常好奇,坐在一旁边吃零食边看他们玩牌,看了一会她也渐渐弄明白了这种纸牌游戏的玩法。

    程处亮吃烤肉吃多了果酒也喝了不少,需要出去解决一下身体的负担,王翔便让早就跃跃欲试的鞠依雅顶替程处亮的位置。

    一贯钱一把的输赢鞠依雅并不是很在意,李二这次大寿高昌得到的赏赐是所有番邦属国里面最丰厚的,当然,不是明面上的赏赐,毕竟这些赏赐实际上是给西州的,若是传到鞠文泰的耳朵里面对李二后面的计划不利,所以其他番邦的使臣并不知道鞠依雅得到了多少赏赐。

    等程处亮解决完身体的负担屁颠屁颠跑回来的时候早就没了他的位置,打牌这种事情玩到兴头的时候换人是最坑爹的,所以程处亮只好坐在一旁观战。

    鞠依雅的技术实在不比程处亮好多少,而且还容易犯程处亮和李晦明之前的毛病,乱抢地主。

    程处亮和李晦明在连输几十把之后还知道幡然醒悟及时悬崖勒马,但是鞠依雅财大气粗,区区几十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再加上傲娇的公主性子,老想着把输掉的一把捞回来,在输了几十贯钱之后居然主动提出加大筹码,一贯的输赢一下子变成了十贯。

    有个乱抢地主的公主在李晦明着实捡了不小的便宜,跟着王翔很快就把之前输掉的赢了回来,还有赢钱,看得程处亮羡慕不已,他现在可是负债上百贯了。

    虽说有一品酒坊的分红,百十贯钱对程处亮并不算什么,但是有句话叫赌债最难偿,牌桌上输掉的钱总想着要从牌桌上赢回来,否则心里不痛快,所以说赌钱这玩意儿就是个坑。

    此时鞠依雅正在这个坑里面越陷越深。

    “那个,公主啊,不如我们休息一会吧。”王翔小声提议道。

    鞠依雅狠狠的咬了一口玛瑙蛋盯着手里的牌说道:“不行,不准休息,我还没有赢呢。”

    王翔一头冷汗:你要是一晚上不能赢咱不是一晚上都不能休息了……

    “公主,你已经输了不少了。”王翔好心提醒了她一句。

    鞠依雅随口问道:“我输了多少?”

    王翔一阵无语,原来她玩到现在连自己输了多少都不知道……

    李晦明得意洋洋的笑道:“我已经赢了两百六十贯了,王兄赢的比我多多了。”

    “啊,这么多啊?”鞠依雅惊的张大嘴巴。

    王翔开口道:“公主,你已经输了快一千贯了。”

    鞠依雅急道:“怎么会呢,一把才一贯钱……”

    “咳,那个,公主,在一个时辰之前你就坚持要求把一贯钱改成十贯钱了。”李晦明“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他可不想自己好不容易赢来的两百六十贯变成二十六贯。

    “有吗?”鞠依雅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翔。

    王翔摊了摊手道:“确实是这样,一把十贯钱,你每次抢到地主翻倍就是二十贯,输了还是输双份,那就是四十贯,如果碰到炸弹再翻倍……到现在居然还没有输到一千贯真的是输的很少了。”

    “那……”

    不等鞠依雅开口王翔连忙说道:“按照规矩,输了这么多应该先付清欠债才能继续玩。”说实话王翔是真的想休息了,不知不觉玩了差不多快三个时辰,这都半夜了,铁蛋和程处亮已经倒在一旁直打呼噜,李晦明也是哈欠连连,之所以还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因为赢钱的缘故,倒是鞠依雅一直输钱还这么有精神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

    鞠依雅踌躇道:“你可不可以先借我点钱?”

    “啊?借钱?”

    看到王翔惊讶的表情鞠依雅不好意思道:“天可汗陛下的赏赐要带回西州,等回了西州我……我一定把钱还给你。”

    王翔心里那个汗啊,这压根不是钱的问题,他也没真打算要他们的钱,只不过是看到程处亮和李晦明乱抢地主才想了这么一个办法,他现在是想休息啊!

    “公主,这个借钱打牌实在是……”王翔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多漂亮的一个小妞,怎么就成赌棍了呢。

    “要不我,我把那个押给你。”鞠依雅脸上一红。

    王翔疑惑道:“什么那个?”

    “就是那个呀!”鞠依雅的脸更红了。

    尼玛,什么这个那个的,我哪知道是哪个。看到李晦明八卦的小眼神开始燃烧起来王翔心里郁闷无比,好好的你脸红什么呀,这个那个的加上你那一副娇羞的模样也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吧。

    见王翔还一头雾水,鞠依雅小声道:“就是在登仙楼我给你的……”

    李晦明深吸一口气嘿嘿一笑:有故事啊,还是发生在登仙楼,公主给了王翔,这话听着……

    王翔这下算是明白了,原来鞠依雅又打算把金刀押给他,不就是押把金刀吗,至于支支吾吾的还一副娇羞的模样吗,想到之前鞠依雅要求自己对金刀的事情保密王翔就更加郁闷了,看李晦明的表情就知道这货一定想歪了。

    ……

    天色发白,李晦明终于抗不住睡意一头栽倒。

    一宿下来鞠依雅不知道押了多少东西给王翔,除了她自己之外恐怕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抵押了……

    等到鞠依雅满怀幽怨的离开,两眼朦胧的王翔忍不住心想:不知道西域的小妞是不是都这么精力旺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