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八十一章 打牌
    阿琪奴回来之后正打算再劝劝鞠依雅让她多少吃一点胡饼和肉干,却没想到鞠依雅居然吃上了烤肉,还给自己留了一点。

    “公主,这烤肉?”

    “是那厨子自己给我送来的,我可没管他要。”鞠依雅连忙解释道,她可不想让阿琪奴认为是她找王翔要的烤肉。

    鞠依雅不只是一个吃货公主,还是一个傲娇的吃货公主,否则当初在登仙楼就不会把金刀押在那里了。

    阿琪奴笑了笑,虽然鞠依雅还是叫王翔厨子,但是语气显然好了许多。

    “公主喜欢吃就多吃一点吧,我刚刚吃了两个胡饼,一点都不饿。”

    阿琪奴想着再过几日不管是烤肉还是点心便都吃不着了,毕竟这些东西不可能久放,到那时鞠依雅就真的只能吃胡饼和肉干了。

    鞠依雅自然不愿意一个人独享烤肉,最后两人一起把剩下的烤肉分食了,至于王翔送来的一壶果酒阿琪奴只喝了几口,剩下的让鞠依雅装进随身的水袋里面留着慢慢喝。

    等到果酒喝完就只能喝清水了,阿琪奴是没有关系,只是鞠依雅,这以后胡饼加清水的日子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

    古时候也没有什么娱乐,吃完饭大家说了一会话便都准备休息睡觉。

    王翔估摸着现在也就七八点钟的样子,这么早睡觉他还真不太习惯。

    程处亮和李晦明吃饱喝足,吹牛打屁了一会儿都准备回自己的帐篷睡觉,王翔连忙拦住他们。

    “你们这么早就睡觉吗?”

    李晦明奇怪道:“平日不都是过了酉时便睡觉吗,如今都戌时过半,不早了。”

    “这么早你们睡的着吗?”王翔不甘心道。

    “想睡着自然就睡着了。”

    看着李晦明和程处亮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王翔真是无语了,现在睡觉到明天早上差不多有十几个小时,难怪唐朝以胖为美,尼玛,一天睡上十几个小时能他娘的不胖吗。

    不提程处亮和铁蛋那两个牲口,就连李晦明这个纨绔的身板都要比王翔壮硕。当然,主要是因为以前的王子新流连烟花之地,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所以才会比较瘦削,这段时间经过调养已经恢复了许多。

    “现在睡觉也太早了,不如我们找点事情做做?”王翔提议道。

    李晦明闻言会心一笑,用一副我明白的眼神看着王翔,这大晚上的还能做什么事情。

    “王兄想必是忘了我们已经不在长安了吧,这里可没有倚翠楼,更没有凝香姑娘,等到了高昌小弟倒是愿意陪王翔一起见识见识高昌美人。”

    程处亮也是哈哈一笑:“子新,你不会才离开长安一天就寂寞难耐了吧。”

    靠,寂寞你妹呀!还什么见识高昌美人。王翔见他们二人都想歪了郁闷道:“你们想到哪里去了,我就是想找两个人打打牌消磨消磨时间。”

    李晦明这才知道原来王翔想的不是那种事情,也没感到什么不好意思,奇怪的问道:“打牌是什么东西?”

    王翔解释道:“打牌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种娱乐,你们平时一般都有什么娱乐?”

    “娱乐?”李晦明越听越糊涂。

    “就是你们平时都玩什么?”

    李晦明这下明白了,嘿嘿一笑:“王兄不是明知故问吗。”

    这货彻底没救了,将来的死法几乎是可以预测的,王翔气道:“除了那些事难道就没有其他可玩的吗!”

    李晦明皱眉想了想说道:“这个时辰还能有什么玩的?”

    王翔懒得多说,直接取出一副早就准备好的扑克,说道:“今日我便教你们一个好玩的东西。”

    扑克牌这种东西规则其实很简单,只是玩法不同而已,不过在开始之前王翔先要给他们普及一下牌上的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

    “这真是二?”程处亮摆出一副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样子,虽然他读的书是不多,但是二还是认识的,和牌上面的完全不同。

    “我说了这不是我们大唐的文字。”

    “为何不用大唐的文字?”

    “因为这扑克不是大唐的东西。”其实扑克起源于宋朝时期民间一种叫“叶子戏”的牌戏,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王翔只想找两个牌友消磨一下时间而已。

    李晦明插嘴道:“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天下的东西都是咱们大唐的。”

    王翔额角青筋暴露:“能不能不要打岔!”

    感觉到王翔的怒火,程处亮和李晦明都讪讪闭嘴。

    好在他们二人都不是太笨,过了一会总算大概的了解了扑克的规则以及斗地主的玩法,对这种新奇的游戏也有了一丝兴趣。

    三个人刚好可以玩斗地主,至于铁蛋,王翔一开始就没考虑过他,打牌对铁蛋来说还是挺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况且比起打牌他更喜欢多吃一点东西。

    打牌的乐趣在于赢牌时的爽快,程处亮和李晦明因为是刚刚学会打牌所以只有输的份,偶尔有几次赢牌还是因为和王翔一起当农民,自己没出什么力然后就莫名其妙的赢了。

    不过就算如此,程处亮和李晦明还是越玩越起劲,轮到他们抢地主的时候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乱抢一通,在他们看来就得当地主才够威风。

    就在他们玩得开始有点像模像样的时候王翔提议道:“就这么玩意思也不大,不如我们加点东西吧。”

    程处亮和李晦明正玩的兴起,听了王翔的建议自然是满口答应。

    半刻钟后,程处亮面红耳赤,一刻钟后,李晦明额角冒汗,半个时辰后,两人握牌的手已经开始颤抖,手里拿着双王都不敢乱抢地主。

    王翔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淡定的拿下地主,不来点真格的这俩货真以为地主是好当的呢。

    整理牌的时候王翔的余光瞄到李晦明正在朝程处亮挤眉弄眼,左手还在腿侧频频打着手势,王翔假装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心里却暗乐起来,李晦明还真是个人才,刚学会打牌没多久居然就有了作弊的想法。不过他的队友程处亮同学显然不怎么给力,拿了一手烂牌急得抓耳挠腮偏偏无法理解李晦明充满深意的表情和动作。

    整理好手上的牌王翔故意咳嗽了一声才抬起头来,李晦明连忙正襟危坐,摆出一副认真思考的表情,程处亮见队友突然放弃与自己沟通顿时满脸幽怨。

    王翔突然觉得看他二人“表演”比打牌还要有趣,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们这么有喜剧天赋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