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七十六章 值这个价
    “二弟,你就听父王的话吧,此行高昌并没有什么危险,还是一个揽取军功的好机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李孝恭看着李晦明懦弱的模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李晦明虽然不是长子,但是李孝恭对他一向不差,李崇义对这个弟弟也是关怀有加,正是这样处处有父兄护着他才养成了现在这副疲懒懦弱的性子。

    疲懒懦弱也就算了,那王子新也是这样的性子,但是人家几番立下大功,跟太子,晋王的关系都是十分亲近,如今更是年纪轻轻就封了侯爵。

    李晦明无法承袭李孝恭的爵位,本想着这次出使高昌是个好机会,让他混点军功回来日后也好封个爵领个闲职,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他还很不愿意。

    “大哥,你就别骗我了,咱大唐才与高昌打了两仗,程处亮胸口都被戳了那么大个透明窟窿,这几日我去格物院见着子新,他都是愁眉苦脸的,若真是什么好差事他定然不会如此。”

    李孝恭心里气极,挥了挥手决断道:“既然王子新去得你便去得,此事就这么定了,还有半月时间,你好好准备一下吧。”

    ……

    王翔不知道他的高昌之行多了一个难兄难弟,盘算了一下目前的余钱他觉得是时候去倚翠楼了。

    倚翠楼如今在长安城可谓是独领风骚,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倚翠楼的冯妈妈见到王翔过来的时候那个热情真是让他有些受不了。

    那日凝香和晓云她们要去登仙楼的时候她还有些不情不愿,没想到凝香竟然带回许多新剧本,倚翠楼的生意顿时又火爆了几分,什么晚香楼,春风楼,早就无法与倚翠楼相提并论,所以对于王翔这个大才子冯妈妈是表现的万分热情。

    知道王翔每次过来都是找凝香,冯妈妈朝王翔笑道:“凝香刚演完花姑子此时正在楼上休息,我让莺莺姑娘带您上去。”

    王翔摆了摆手说道:“不用了,我是来找你的。”

    冯妈妈闻言一愣,片刻后扑哧一笑:“王公子可真会开玩笑,莫不是哄我开心吧,若是王公子真的……”

    看着身材彪悍的冯妈妈摆出一副娇羞忸怩的样子王翔浑身一寒,连忙解释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找你有事商量。”

    “有事商量?”冯妈妈更奇怪了,来倚翠楼不找姑娘却找妈妈商量事情,这真是怪事。

    “是这样,我想帮凝香姑娘赎身。”王翔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直接说明了来意。

    冯妈妈不确定道:“王公子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想帮凝香姑娘赎身,还有晓云姑娘,青儿姑娘和小北,帮她们四人赎身需要多少钱你就开个价吧。”

    玻璃生意和登仙楼这段时间着实赚了不少钱,一品酒坊的生意也非常不错,所以王翔说起话来底气很足。

    冯妈妈听了王翔的话,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王公子又说笑了,您若是觉得在我们这里玩的开心就常来我们倚翠楼便是了。”

    王翔摇了摇头正色道:“我不是说笑,我是来帮她们四人赎身的。”

    冯妈妈脸上的笑意挂不住了:“王公子莫不是刚封了侯爵就想欺压我们倚翠楼吧,来咱们倚翠楼的别说是侯爷,就是王爷都不少,可咱们倚翠楼也从没怕过。”

    “我何时欺压你们倚翠楼了,我又不是白白跟你要人,看中了姑娘帮她赎身不是很正常吗,难道倚翠楼还有不让赎身的说法?”

    “赎身?”冯妈妈冷笑道:“你可知帮凝香赎身需要多少钱?”

    王翔舒了一口气,既然可以赎身那就好办。

    “你开个价吧。”

    狐疑的看了一眼王翔,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认真的并不是来仗势欺人,冯妈妈突然不那么生气了,只是感到好笑,原本以为王翔这段时间在长安城风头正劲做出了许多惊人之举想必是和过去不同了,没想到还是一个纨绔,倚翠楼这种地方玩玩便是了,有谁会真的花钱帮这里的姑娘赎身。

    对于这种一时头脑发热的纨绔冯妈妈再了解不过了,若是王翔看中的是其他姑娘她定然会高高兴兴的夸王翔豪爽大方然后趁机大赚一笔赎身费,可是凝香四人不同。

    “王公子若是喜欢凝香姑娘以后常来看她就是,别人想见凝香姑娘一面不易,可是您过来我哪次拦着了,您说是不?赎身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既然知道王翔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并非故意捣乱冯妈妈的语气自然缓和了下来,劝人不要帮姑娘赎身这可是头一遭。

    王翔不知道冯妈妈一下子想了那么多问题,他只是非常纯粹的想帮凝香她们赎身,现在冯妈妈反而劝他不要赎身倒是让他有些奇怪。

    “你还是开个价吧。”

    见王翔还是一副愣头青的样子冯妈妈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随意开口道:“既然王公子这么坚持我便说了,凝香的赎身费最少十万贯。”

    她不觉得王翔会拿得出十万贯,别说拿不出,就算有人拿的出十万贯又有谁会花费十万贯为一个青楼女子赎身呢。

    “王公子,您可不要觉得我是胡乱开价,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人从外地赶来长安就为了看凝香的一场表演,凝香一天可以给倚翠楼赚多少钱,这些都是要算上的。所以我说王公子您也别想着帮凝香赎身的事了,我们倚翠楼留着这些姑娘是因为她们可以帮倚翠楼赚钱,您说您花十万贯帮姑娘赎身值吗,十万贯都可以……”

    “十万贯是吗?我出了。”王翔松了一口气,十万贯正是他此前估计的凝香的赎身价,说起来他也是自己坑了自己,正是他弄出来的舞台剧让凝香身价大涨。

    冯妈妈话还没说完就傻了,再看王翔的表情完全不像开玩笑。

    十万贯!

    “我说的是十万贯?”冯妈妈的样子似乎是怕王翔听错了。

    王翔淡淡一笑:“我知道,凝香姑娘值这个价。”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