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一品唐 > 第七十一章 闹剧
    接下来就是皇子公主给李二贺寿的环节了,照理来说应该是由太子起头,但是从寿宴开始到现在就没看到李承乾的影子,长孙无忌不禁感到奇怪,李承乾一向敦厚孝顺怎么会缺席李二的寿宴,然而此时他也不便派人去探查。

    李承乾不在其他皇子也不能不给李二贺寿,小胖子李泰起身朝李二说道:“父皇大寿,儿臣给父皇准备了一份礼物。”

    李二看着春风得意的李泰满意的点了点头,李泰是所有皇子里面学问最好的,最得李二欢心。

    以他的精明对李泰说的礼物早就猜到一二,却不说破,而是鼓励的看着李泰:“青雀给父皇准备了什么礼物?”

    在这种场合李二直呼李泰的小名可见对他是多么喜欢了。

    李泰感觉到李二眼里的鼓励顿时更有信心了,取出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双手举到胸前,说道:“前些日子儿臣得父皇应允编撰《括地志》,馆的学士均在搜罗资料,如今总纲已经完成,特献给父皇,祝父皇福寿安康,大唐江山千秋永固。”

    李二闻言大喜,朝站在身后的陈贵说道:“速速呈上。”

    王翔抬头看了一眼小胖子李泰,许久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显摆,昂首挺胸颇有一副睥睨天下的感觉。也难怪他如此得意,在李二的众多皇子之中恐怕也就只有李泰的才华足以编撰《括地志》,加上向来深受李二宠溺所以傲娇一点也不算奇怪。

    陈贵将檀木盒呈上,李二打开木盒王翔也好奇的凑过头看。

    里面放着一本精心装订的册子,并不厚,看起来也就十来页的样子,封面上用正楷写着“括地志”三个大字,就是王翔这种对毛笔字一窍不通的人也能看出字很漂亮。

    李二满意的点了点头,打开册子一页一页的看过,看的非常仔细,看完之后脸上笑意更盛,开口道:“这份礼物很好,青雀的学问一向做的很好,其他皇子可要多向他学习。”

    在坐的皇子闻言纷纷称是,各国使臣也不吝言辞大夸魏王才华无双,李泰眉宇间更加得意了。

    李二心情大好,笑道:“魏王编撰《括地志》与大唐社稷有功,加领相州都督,许不之官,专心编撰《括地志》。”

    原本他还想让李泰搬到武德殿居住的,但是一想到魏征那张老脸才悻悻作罢。

    李泰得了李二的夸奖和赏赐志得意满的谢恩坐下。

    其他的皇子公主献上的贺礼无非就是一些珍玩之类的东西,李二也都微笑着一一做了褒奖,不过比起对李泰的态度就差了许多,倒是轮到小兕子的时候她献上的是亲手写的一首贺寿诗,让李二大为高兴,直夸小兕子诗作的好,字写的漂亮,同时不忘训斥旁边的王翔不好好练习毛笔字尽想着投机取巧捣鼓什么鹅毛笔。

    王翔无辜躺枪,弱弱的说道:“陛下,小公主这诗是微臣帮着想的。”

    李二鄙夷的看了王翔一眼:“与四岁的孩子争功,真是辱没了文人气概。”

    王翔无语问苍天,化悲愤为力量埋头猛涮火锅。

    鼓乐响起,李恪带着一帮小正太小正妹隆重登场,服装造型均是由王翔一手操办,刚一登场就引起了一阵惊呼。

    长孙无忌并不知道皇子公主排练舞台剧的事情,此时看到台上的阵容惊的把烫好的一片云耳掉进了锅里,同桌的朝廷大员们也都好不到哪里,魏征更是黑着脸。

    “身为皇子公主如此不顾仪态成何体统!”

    见魏老头要起身发飙,长孙无忌连忙伸手拉住他说道:“老魏,今日陛下大寿,这么多番邦属国的使臣看着,你就别给陛下添堵了。”

    魏征闻言顿时吹胡子瞪眼道:“何为给陛下添堵?身为皇子公主不顾仪态,在这么多番邦使臣面前与宫中俳优一道胡闹有损大唐威仪,你身为司空视而不见,是为……”

    魏征一番义正言辞遇上长孙无忌这样的老油条完全无用,长孙无忌淡淡道:“身为皇子公主为陛下献艺贺寿以表孝心有何不妥,倒是你,若是在寿宴上给陛下添堵就真是有损陛下威仪了。”

    “你……”魏征为之一滞,这个时候确实不宜与陛下谏言。

    魏征黑着脸愤然坐下,心里咒骂起来:哪个混蛋东西出的馊主意!

    王翔正在涮一片肥硕的羊肉突然鼻子一痒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涮了一半的羊肉片也掉进了锅里,顿时引来李二横眉怒目。

    王翔尴尬的揉了揉鼻子不要意思道:“想必是我家夫人想我了。”

    在座的妃嫔闻言皆是忍俊不禁。

    经过数日的精心排练,阵容豪华的舞台剧终于还是演崩了,那些年幼的皇子公主一上台就兴奋的找不着北,虽然李恪和李治极力救场终究还是没能挽回舞台剧演变成闹剧的局面。

    当然,听殿内阵阵轰笑声说明这场闹剧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就连李二好几次都忍不住要笑出声来,最后都硬生生憋住了,看得王翔都替他感到难受,当皇帝有时候也真够辛苦的,想笑都要憋着。

    不管怎么说舞台剧这种别开生面的表演还是让大家非常感兴趣的,加上很多番邦使臣并不知道台上表演的是皇子公主,所以笑起来都毫无忌惮。

    好好一场群仙贺寿的舞台剧弄成这样王翔心里也有些忐忑,台上的李恪和李治更是羞愧无比,拉着那群还在使劲卖萌的弟弟妹妹朝李二请罪。

    “儿臣……儿臣搞砸了。”

    儿臣?刚才还笑声震天的麟德殿顿时鸦雀无声,番邦使臣一个个正襟危坐,不苟言笑,麟德殿静的可怕,大家都不知李二会作何反应。

    魏征瞪了闭目养神的长孙无忌一眼,心道:这会儿你倒不看不言了。

    李二看着台上还在微微喘气的皇子公主,李恪和李治的额角还挂着晶莹的汗珠,面上似羞愧似委屈,不知为何李二突然觉得这些皇子公主很需要他这个父皇的肯定和鼓励,他也很想给予他们这样的肯定和鼓励,他发现自己过去忽视了太多的东西。曾几何时他也如此迫切的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和鼓励。

    ;

    []